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校花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七章 转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带着众人来到主席台上,工作人员中的领头,先让林天昊几人各自站好,然后把刚才的事情,如实的告诉了老刘和乔玉龙两人。阿甘小说网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乔玉龙走到林天昊身边,先询问了一下,得知他的名字后,接着问道“你无缘无故为什么拿东西砸别人,我希望你能给个解释。”

    “我个人很讨厌小鬼子,刚才听到他们在后面叽叽咕咕的用日语讲什么花姑娘,一听就不是好话,一时没忍住,拿着饮料瓶砸了过去。”林天昊淡淡的说道,他不可能把会日语的事情暴露出来,不然让王晶知道就不好解释了。

    “你才是小鬼子,我们是大倭帝国公民。”赤石双目喷火,仿若要把林天昊给生吞活剥了似的“校长,你也听到了,他侮辱我们,就是在歧视我们大倭帝国,破坏我们倭国和华夏的友好邦交政策,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们明天就把这件事上报我们的领事馆。”

    领事馆,是代表一国家政府派驻另一国家处理外交事务的机构,负责维护本国公民的合法权益。

    京南市是华夏重要的经济、政治、文化基地,自然有很多国家的领事馆,倭国也是其中一个。

    “这位同学,你先不要激动,等我们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会给你一个合理的交代的。”乔玉龙很头疼,林天昊单凭几句不着调的花姑娘,就出手殴打外国留学生,这个理由太不合理。万一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会上升到政治问题的高度。

    “真相就是他侮辱我们,还殴打外国友人,歧视我们大倭帝国,这还有什么好调查的。”眯眯眼气势汹汹的说道“我们现在强烈要求校方立刻开除他,把他移交公安局处置。”

    “林天昊,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么?”乔玉龙很为难,身为华夏人,他很想维护林天昊,可又没有理由。只能抱着侥幸心里,希望他可以给个更好的解释。

    “没有。”林天昊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不过,他也不怕去公安局,大不了让龙七出面解决就行了。

    “看到没,他已经无法可说了,你们还不快报警抓他?”赤石两人得理不饶人,神态更嚣张了。

    “等一等,我有话要说。”旁边几名被一起带上来的同学中,传来了一个弱弱的声音。

    林天昊望去,看到一名戴着眼睛,长得瘦小的男子,怯懦懦的走了出来。

    还真巧了,这名同学,刚好就是昨天报名时被徐川给推了一把的那位眼镜男,现在已经是林天昊的同班同学。上午自我介绍的时候,林天昊记得他好像叫做汪磊。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要说的,不妨大胆说出来。”乔玉龙殷切的鼓励道,感觉到事情好像出现了转机。

    “事发当时,我就坐在这两位日籍学生的附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看到了林天昊同学拿瓶子砸他们。”汪磊鼓起勇气,娓娓的道出了事情的经过,把赤石两人之前龌龊的对话,详细的说了一遍。

    原来,汪磊竟然也听得懂日语,在赤石两人侮辱王晶她们的时候,他心里也很气愤。只是他家境普通,性格怯弱,不敢多管闲事。如今看到林天昊即将蒙受不白之冤,他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男儿热血,勇敢的把真相说了出来。

    “好无耻的小鬼子,欺人太甚。”那名吹潇的美丽学姐,现在还在主席台上,气的俏脸煞白,浑身打颤。

    不过,想到林天昊最后为她出了头,心里一暖,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至于乔玉龙等几位校领导,各各面带寒霜,目光如炬的望着赤石两人,眼中全是愤怒。

    “你们不要听他胡说,他血口喷人。”赤石两人脸色巨变,神情慌乱。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大一的新生,居然有人能听得懂日语,这让他们从绝对优势瞬间转变成了劣势。

    “我和你们无冤无仇,有必要血口喷人么?”汪磊气急,暗骂赤石两人不要脸,死到临头还想扭曲事实。

    其实不需用他反驳,乔玉龙等人也能从双方的反应判断出孰真孰假。他们活了这么大的年纪,社会经验极其丰富,要是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就真的白活了。

    “你们两人还有什么好辩解的?”乔玉龙威严的说道,刚才被赤石两人步步紧*,现在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你们身为京南大学的学生,素质却如此的低下,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被录取的,看样子我们京南大学今年招生方面的问题很不小。”

    “校长,我们是冤枉的,您一定要相信我们。”眯眯眼急了,他能考上华夏知名的京南大学,父母费了不少苦心。要是因为这事被退学,不仅给父母丢人,还给国家丢人,这罪名他可扛不起。

    “到现在还不知道悔改?”乔玉龙真的怒了“你们这种人,根本就不配成为京南大学的学生。”

    说着,乔玉龙一时冲动,就准备下达开除的命令。

    “校长,不要。”身后的赖艳,及时的拉了乔玉龙一把,朝着他摇了摇头,然后小声提示道“那个赤石,他的父亲是本市康吉尼电子的社长,和倭国驻京南市领事馆的领事关系很好,要是这么草率的把他开除,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她的老公娄培全,和赤石的父亲,有些工作上的往来,关系很不错。赤石能考进京南大学,也是走她的后门,所以她才知道这么清楚。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