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校花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八章 周副市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铃铃铃!

    乔玉龙的手机突然响了,犹豫了一下,他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喂,老周,我就知道你会打电话过来的,有什么事说吧!”

    这个老周,不是别人,正是瑞城国际的周总经理,也是江羽瞳搬来的救兵。阿甘小说网

    大学时期,周总经理和他是穿一条裤子的死党,两人关系亲如兄弟。当初林天昊和王晶两人能混进来,就是周总经理出面托他帮的忙。

    “我刚刚听说,林天昊和娄局长的儿子,发生了点矛盾,还受伤了,不知道他们伤的严不严重。”周总经理问道。

    “林天昊没什么事,不过娄局长的儿子伤的挺严重的。”乔玉龙叹了口气,用脚趾头他都能猜的到,老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多半是想让他出面保住林天昊。

    可这次事情闹得太大,娄培全多半不会卖他面子。想到这,心里很犯愁。

    周总经理很了解乔玉龙的性格,听到他叹气,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皱了皱眉,为了加重林天昊的分量,只能撒了个小谎“林天昊他是我们董事长江瑞城的外甥,要是可以,你帮帮他,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我也无能为力,不过尽量试试,你别抱太大的希望。”乔玉龙苦笑了一下,然后挂断了电话。

    “这人是谁?和林天昊有关系?”娄培全警觉的问道,他现在最想弄清楚,林天昊究竟有没有什么身份背景,这好让他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是瑞城国际的总经理,他说林天昊是江瑞城的外甥。”乔玉龙道“想请你看在江瑞城的面子上,放林天昊一马。”

    “江瑞城算老几,不过就是一个商人,我给他面子?他外甥打我儿子的时候,怎么不想到给我面子?”娄培全嗤之以鼻,虽说江瑞城也算京南市跺一跺脚震三颤的人物,可毕竟只是个商人,小事可以给他面子,这种事他还不够格。

    “不给他面子,给我点面子行么?我和老周上大学的时候,同穿一条裤子,现在他来求我,我总不好博他的面子吧!”乔玉龙咬了咬牙,放低姿态道。

    “乔校长,不是我不想给你面子。要是你的儿子被打成这样,你会放过凶手么?”娄培全恨恨的说道,知道林天昊的底细,他心里放心了许多,也打定主意一定要置林天昊于死地,为儿子报仇。

    乔玉龙心想,这还不是你儿子自找的么?我儿子可没你儿子这么混账,十足的草包恶少。

    不过,他也知道多说无益,干脆闭口不言,只能在心里祈祷,希望江瑞城还能有更大的能量,找到更有分量的人物出面,这样或许可以保住林天昊。

    “哟,这里好热闹。”这时,一名长得慈眉善目,好像弥勒佛一样的中年男子,推门走了进来。他就是周伟是叔叔,本市的常务副市长周坤。

    “周副市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乔玉龙笑呵呵的打了声招呼,他心里清楚,周坤这个时候出现,多半是为了他的侄子来的。

    果不其然,周坤唉声叹气的说道“还不是为了我那个调皮捣蛋的侄子么?”

    说完,来到娄培全身边,一副关心的样子问道“老娄,听说我侄子和你儿子闹了点矛盾,还都受了伤,你儿子他没事吧!”

    “双腿全废了,这辈子都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你说有没有事?”赖艳原本尖锐的声音,都变得嘶哑了,一副想要择人而噬的样子。

    “什么?”周坤大吃了一惊,嘴角弥勒佛的招牌笑容,再也笑不出来了。

    他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件小打小闹的小事,还信誓旦旦的向侄子保证,一定会把他们四个人都保住的。

    可现在看来,别说是保住四个人,就连他侄子一个人能不能保住,都还是个问题。

    “乔校长,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严重?”周坤皱了皱眉问道,然后乔玉龙把陶主任刚才所说的,重新讲了一遍。

    “这么说来,伤人致残的只是林天昊一个人,和其他三人无关。”周坤心里权衡了一下利弊,想要把四个人全部保住,那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多保一个是一个,最起码要把他的侄子保住才行“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要找就找林天昊一个,其他三个人我看还是算了吧!”

    “你想的美,他们三个都是帮凶,我谁也不会放过的。”赖艳声嘶力竭的吼道。

    “赖副校长,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他们三个怎么能是帮凶呢?据我所知,他们也都受了伤,也没本事能把你儿子打残废。就算是到了公安局,也不可能算他们是帮凶。”周坤不悦的说道。

    来这之前,他已经陪哥哥嫂子去探望过周伟,知道他们都受了伤。根据三人瘦弱的体型,不像是有本事可以把娄辉打成终生残废。

    娄培全知道周坤说的很有道理,心里沉思了一下,要是真把周坤惹毛了,他未必能占到便宜。

    想到这,只能退让一步“周副市长,你侄子那我们可以不予追究,不过其他两人,我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你应该不至于为了两个陌生人,和我拼个鱼死网破吧!”

    “其实那两个孩子也是无辜的,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大人大量,也放他们一马。”周坤的语气也软化了,就像娄培全所说那样,他确实没有必要为了两个陌生人,和娄培全撕破脸。

    反正他最初的目地也达到了,保住了侄子,娄培全不愿意放过其余两个,他也没办法。

    “我没那么大的度量,这两个,还有那个林天昊,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娄培全眼中厉芒一闪而过。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