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校花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九章 高省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找了半天,原来都在这呢?”又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及时的推门走了进来。..

    这名男子,身材高大,穿着得体。虽然年近五十,可外表看起来只有四十多岁。行走间气度不凡,虎虎生风。

    “高省长?您怎么来了?”屋里的人,全部大吃了一惊。来人是江南省省长,兼省委副书记高世亮,国家正部级干部,真正的跺一跺脚整个江南省都得颤三颤的人物。

    “怎么?我不能来么?”高省长开了句玩笑。

    他这么晚急急忙忙的赶来,是受程军所托,前来保林天昊的。

    程军的身份他很清楚,虽然级别不太高,可权利很大。别说是他一个省长,就算是中央里面的人,也没人敢和国安过不去。

    都说十个高官九个贪,这一点儿都不假,也是现实社会*迫的。要是你不贪,不送礼,你也不可能爬的上去。高省长也不例外,他以前多少利用过几次职务之便,为自己服务过。

    这次程军难得有求于他,要是他不给面子,程军随便派几个手下来查查他的底细,都足够致他于死地了。

    反之,要是能做好这件事,程军就等于欠了他一个人情。以后有程军庇佑,谁想动他,都得顾忌三分。

    所以,高省长这次才亲自出马,势在必行,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林天昊。

    娄培全屁颠屁颠的迎了过去“不,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的意思是您老日理万机,事务繁忙,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自古官官相护,拉帮结派是常有的事。娄培全就是属于高省长派系的人,一直受他庇佑,对他尊敬有加。

    “我听说一个叫林天昊的学生,和你的儿子发生了点小矛盾,所以特意赶过来看看。”高省长道“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伤的严不严重。”

    京南市是江南省的省会,江南省委就坐落于京南市东郊地段,所以高省长才能这么快就赶过来。

    “谢谢您老的关心,我儿子他目前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娄培全声泪俱下,误以为高省长是关心他这个下属,特意赶过来探望他的儿子,激动的感激涕零“不过双腿被那林天昊打断了,下半生都要在轮椅上度过,您老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人欢喜有人愁,娄培全夫妇是喜不胜收,可乔玉龙和周坤两人,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下真的完了,高省长都赶来替娄培全出头,就算林天昊有再大的能耐,恐怕也难逃这一劫。

    “那个,老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也别太难过。”高省长心里很尴尬,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这倒变得棘手了。不过,要是不棘手,程军也用不着请他帮忙“这个林天昊下手那么重,确实太可恶。不过,他毕竟还年轻,不懂事,得饶人处且饶人。我看这件事最好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觉得呢?”

    娄培全呆住了,搞了半天,高省长是来保林天昊的,不是来替他全出头的。

    难道高省长是江瑞城搬来的救兵?他一个小小的商人,怎么有这么大的能量?该不会是自己一直都小看他了吧?

    想到这,娄培全脸上阴沉不定,心情从天堂跌到地狱,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乔玉龙相反,大喜过望,心想,这个江瑞城还真有本事,居然能请动高省长替他外甥出头,这下娄培全可要头疼了。

    周坤冷眼旁观,心里惊疑不定。这个林天昊到底是什么人物?居然能让高省长替他出头,没听说过京南市有哪个大人物是姓林的啊?

    想到这,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暗暗记在心里,打算有机会问一问侄子,或许他可能知道林天昊的背景。

    “前几天,省里人大副主任退休了,职位一直空着。你在建设局也干不少年头了,论经验和资历都够,我看你挺合适的。等明天开会的时候,我和其他省委提一提,看看他们怎么说。”高省长淡淡的说道,要想别人做出牺牲,总得给点甜头。

    不过,这里还有外人在场,他也不能说的太直接,只能隐晦的暗示了一下。

    周坤和乔玉龙两个都是人精,哪能听不懂其中隐藏的含义,心里暗暗佩服。不愧是一省之长,连说话的方式都那么高明漂亮,让人抓不住把柄。

    娄培全心动了,在华夏,省部级以上才能算的上是高官,厅局级只能算是中层官员。

    省人大副主任的职位,可是副部级的高干。虽说只比他现在高了一级,可这一级是质的飞跃。只要他肯卖高省长的面子,人大副主任的职位唾手可得,以后飞黄腾达更是指日可待。

    “不行,这个林天昊废了辉儿,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谁来讲情都没用。”赖艳吼道。

    “住嘴,妇道人家你懂什么?”娄培全大怒。

    混迹官场这么多年,察言观色的本领他还是有的。高省长肯抛出这么大的诱饵,说明他很看重这件事,已经打定主意要保林天昊了。

    如果他识相,以后平步青云。要是不识相,就是和高省长作对,后果可想而知。

    “娄培全,算我瞎了眼看错你了。你儿子被人打成这样,你不替他报仇,还想踩着他的伤痛往上爬,你还是人么?”赖艳咬牙切齿道。

    娄培全真想给她两巴掌,不是他不想替儿子报仇,是他根本无能为力。胳膊永远拧不过大腿,他不想明知死路一条,还非去送死。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