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校花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二章 罩着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了几个沉重的脚步声,然后王学权在冯志涛和几名市公安局政委领导的陪同下,推开审讯室的大门,走了进来。..

    审讯室本来就不是很大,现在一下子涌出这么多人,空间瞬间被填满了。

    钟队长和其余几名小警员,看到公安局的重量级领导,竟然同时出现,心里大吃了一惊,赶紧站起身把王学权和冯志涛他们让到了前面。

    “哪位是林天昊同学?”王学权瞅了瞅,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林天昊的身上。

    这里这么多人,就只有林天昊一个像是名学生,他不难看出来。不过以前没见过,心里不敢太肯定这个人是不是他要找的林天昊。

    “我就是。”林天昊打量了一下来人,这些人他虽然都没见过,不过冯志涛等人制服上的肩章他是认识的,也知道除了身着便装的王学权以外,其余的人都是公安局里警衔很高的领导人物。

    这些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是周坤找来的?林天昊想了一下,只想到这个可能。心里猜测,肯定是周伟打通了周坤的电话,然后周坤亲自来保他,惊动了公安局里的高层领导,所以这么多人才会陪着周坤一起出现在这里。

    想明白这点,林天昊把目光朝着王学权投了过去。这么说来,这个人应该就是周坤了?可是怎么感觉和周伟没有一点儿相像的地方,而且年龄还有点太大了,这是怎么回事?

    正在林天昊心里疑云重重的时候,王学权开口了,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先确定林天昊的身份,是不是他心里想的那个人,别巧合碰到重名的了,到时候搞个乌龙那就糗大了“你就是江瑞城的外甥?京南大学的那个林天昊?”

    处理完赖艳夫妇的事情后,他从乔玉龙那里得知,林天昊是瑞城国际董事长江瑞城的外甥,这是他知道的唯一关于林天昊背景的线索。

    林天昊心里很纳闷,不知道自己何时变成了江瑞城的外甥。不过,他能听懂对方是想确定他的身份,于是点了点头道“不错,你是谁?”

    “他是本省的省委书记王书记。”冯志涛趁机介绍道。

    怪不得这么眼熟,原来是省委书记!钟队长和宿全等人,大吃了一惊,他们以前只是偶尔在电视上见过,做梦都想不到,今天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们这些小人物的面前。

    原来不是周坤,怪不得和周伟没有一点儿相似之处。林天昊心里很讶异,不明白王学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确定了林天昊的身份,王学权彻底放心了,就像长辈对晚辈那样关切的道“刚才听周副市长说,你和几名城管发生了点冲突,我特意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你没有受什么委屈吧?”

    他虽然不知道林天昊的真实身份,不过久经官场近三十年,他多少能猜出一些什么。

    他这次来的目地,就是想罩着林天昊,好让林天昊以后在京南市办事更方便,所以言语中丝毫不掩饰关切之意,是人都能听出他和林天昊关系非同一般。

    钟队长和宿全两人,听到王学权这么一说,腿肚子一软,差点没跪倒在地。敢情人家说认识周副市长不是吹牛的,就连省委书记都和人家关系匪浅。

    想到这,钟队长和宿全两人,头皮发麻,满眼绝望,他们可没忘记刚才是怎么得罪林天昊的。只要林天昊稍微在省委书记面前说一句坏话,就足够他们死上好几回了。

    “是发生了点冲突,不过没受什么委屈。”林天昊淡淡的说道,有省委书记替他出头,不用他说坏话,以后宿全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去。

    城管局的领导,要是知道宿全得罪了省委书记罩着的人,不撵他滚蛋才怪呢。

    只是林天昊心里有点好奇,不明白省委书记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替他出头。想来想去,也只有赖艳夫妇那一件事,多半是组织找上了中央政治局,然后政治局吩咐王学权处理此事,于是王学权间接的就知道了他的名字。

    想通这点,林天昊很快就摸清楚了王学权这次的意图,是想罩着他,好方便他以后行事。

    钟队长听到林天昊竟然没有趁机在省委书记面前雪上加霜,心里很意外,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同时,心中暗骂宿全瞎了狗眼,差点把自己也给连累了。

    “没受委屈就好。”王学权淡淡的看了冯志涛一眼,道“冯局长,林天昊同学我就先带走了。这件事你好好查清楚,不论是谁的错,都要严惩不贷。”

    又是一个严惩不贷?冯志涛脊背发凉,刚才他还想借王学权的势头,将周坤一军。没想到,原来王学权也认识林天昊,关系还非同一般。

    这个林天昊到底是什么人物,竟然能劳烦省委书记亲自出马?冯志涛心里琢磨着,嘴上却陪着笑,连忙表示一定会认真调查此事。

    之后,王学权就带着林天昊和叶婧媛两人离开了。

    “钟队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冯志涛满脸杀意的望着钟队长,王学权已经离开了,公安局里就他最大,局长的威势自然而然的散发了出来。

    钟队长打了个哆嗦,不敢隐瞒,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冯志涛心里那个气啊,宿全的口供漏洞百出,有谁找人去理论,会带上十几个人,还全部携带警棍的?这摆明就是哄三岁小孩的么?

    想到这,冯志涛心里明白,多半是宿全和钟队长私底下有点交情,所以钟队长才会偏袒他。

    这让冯志涛心里更气,如果不是钟队长想以权谋私,早点放走林天昊,哪里会招来省委书记,这不是在省委书记面前往他脸上抹黑么?“你这个队长到底是怎么当的?这么明显的问题,连谁对谁错都分辨不出来?要你还有何用?明天好好写份报告交上来。”

    钟队长干了二十多年警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要不是念在这点情分,冯志涛肯定立刻让他卷铺盖滚蛋。

    钟队长侥幸逃过一劫,心里除了感激局长的手下留情,还很感激林天昊的宽宏大量。刚才只要林天昊表示一丁点儿对他的不满,冯志涛绝不敢留下他。

    想到这,他又想起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宿全,怨恨的眼神凌厉的瞪了过去。要不是这个宿全,他今天也不会落到差点饭碗不保的地步。

    此刻,宿全已经意识到自己捅了个马蜂窝,双眼无神的瘫软在地。他和钟队长不同,作为当事人,他知道自己这次就算运气再好,也绝不可能逃过这一劫。

    &#119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