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天医 » 正文
| 繁体版

903 斗智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903斗智

    很不坦率的女人!

    显然,宫旬并不欣赏这类型的女人。他喜欢直率又有勇气的女人,外加一点女人该有的柔情。

    路曼声不具备其中任何一个要素,许多情况下甚至都算不得是一个女人。无趣、生闷,还有着比谁都强的自尊心。

    但真是见鬼,他居然觉得偷偷在册子上记录下每一个微小感动的路曼声,还挺阔爱。

    这件事还是作为他们之间的一个秘密好了,宫旬不会告诉路曼声他已经发现了这个秘密。

    正相反,他想要凭着这本册子顺藤摸瓜,去抓住路曼声的内心世界,想要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什么样的事值得路曼声铭记?

    当他摸清楚路曼声的思路、了解她的感情偏好,他是不是就能化被动为主动,一举攫获路曼声的心?

    宫旬是个狩猎人,哪怕是心中所爱,他也不喜欢被动地等着被她所选择,或者说是被她考验。他喜欢将一切掌握在手掌之中,至于其他,他很乐于配合路曼声。

    而他付出的感情也绝对是真的。

    接下来的日子,宫旬就开始了漫长的试探之旅。

    但他这段时间太忙了,应付那些大食人并不是一个愉快的经历,金慕殊的案子也没有明显的进展,都得他过问。

    或许只有路曼声这里,能让他得到暂时的安宁。

    而他也从来不担心在路曼声面前做出什么,即便别人看起来有些愚蠢,宫旬都觉得是他们两人之间宝贵又不错的经历。

    宫旬在宫外,有几个不错的朋友。有的时候请他们帮忙办事,有的时候也会坐在一起喝喝茶。

    他就曾问过对待路御医这种冰冷的女人,怎么样才能得到他们的心?

    他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这个人就是路曼声,但这是不需要问出来的,每一个都心知肚明。

    太子殿下不耻下问,都愿意向他们请教这些问题了,他们当然不遗余力。将这么多年的泡妞秘笈和宝典贡献出来,虽然也很奇怪太子殿下连个女人都搞不定,也难以置信这世上真的会有哪个傻女人会拒绝宫旬,他们还是自动忽略了这些告诉宫旬最想要听到的。

    想要融化这样一个女人的心,你在做男人之余,先得在她们面前做一个孩子。这听起来有些像谬论,却是攻破她们心防的好办法。因为打动这类女人的心,孩子永远比男人更有优势,也更能让她们卸下心防。

    这当然不是让他们做个幼稚单纯的孩子,这种事情宫旬也做不来,而是让他在和路曼声相处的时候尽可能的简单、做一些看似很幼稚实际上却很温暖、能拉近两个人之间距离的事。

    他们有经验,这样的效果是最好的。

    宫旬磨搓着下巴,孩子,金慕殊就是个孩子,显然路御医对他是特别的。还有白念,虽然很成熟,其实也是个小家伙,路曼声对他也不错。

    或许他们说得对,要突破女人坚硬的心防,还是孩子更有希望。

    路曼声发现最近的宫旬有些奇怪,总是拉着她做一些奇怪的事。

    譬如用膳的时候,宫旬忽然张着嘴,看着桌上的某道菜,示意她给他夹。

    路曼声起初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平时夹菜多半都是宫旬为她做的,居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张着嘴,夹到他碗里还不行,要直接夹到他嘴里。

    “这点小事,非要我做吗?”在宫旬第三次张开嘴时,路曼声有些无奈的问。

    “嗯,因为白天奔波得太辛苦了,和人交涉也是口干舌燥,累得我这会儿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

    路曼声懂了,也不多说,摇摇头,提起筷子耐心地给宫旬喂食。

    “我想吃这个。”宫旬的手飞快地指了一下面前的祥龙双飞,路曼声便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塞进他嘴里。

    他嚼得是心满意足。

    “这是我品尝过的最有味道的一次御膳。”

    路曼声停下筷子,“太子殿下,是出什么事了吗?”

    变化这么大,很难让她不产生遐想。

    “就只是想看路御医做这些事。”路曼声有一天当母亲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如同天下万千母亲一样呵护着她的孩子,百般珍爱地抱着他,睡前为他哼着歌谣?

    只要想到那个样子,宫旬都有些迫不及待。

    路曼声动作愣了一下,低下头,自己慢慢用起膳来。

    用完晚膳后,宫旬去书房处理白天剩下来的公务。自从木哈哈儿小王爷被杀之后,宫旬就把公文都搬进书房了。

    常常要和大臣以及属下商量事,晚上也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辰,另一方面宫旬也不想给路曼声过大的压力,干脆就在书房办公了。

    “只要太子殿下想,我很乐意为你做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比起宫旬的辛苦,这么一点小事确实算不了什么。

    “真的?”宫旬伸出手,抚摸着路曼声的脸庞。他的眼睛凝视着路曼声的脸,一动不动。

    路曼声恍了恍,明白了宫旬的暗示。

    “……是的,殿下。”

    宫旬笑了,收回了自己的手,“吓唬你的,路御医还真的信了。”

    “……”

    “待会儿早点睡,我还有些事要办。”

    路曼声点头。

    这些年来,她已经养成了亥时正入寝的习惯。宫旬可能会晚一点,有些时候子时都已经过了才会回来。也因为不想打扰路曼声休息,就宿在书房。

    亥时末,路曼声还未见宫旬回来。

    又看书房那个方向仍然亮着灯,便让香儿让厨房给太子殿下准备一点夜宵,别忘了嘱咐殿下吃。

    香儿本想向之前一样建议路曼声亲自送去,但想到路御医可能有的考量,便闭紧了嘴巴。

    夜宵刚送去,宫旬便回来了。

    “我是吃完夜宵回来的,听说是路御医吩咐人送去的,就想着不能浪费。”

    宫旬回来之后的第一句话便是如此。

    路曼声则接过他脱下的大氅,挂在了衣架上。

    “大杨那边有回复了。”宫旬喝了口茶,让路曼声靠在床上,自己则枕着她的腿。

    就在前两天,宫旬忽然迷上了这样的聊天方式。路曼声一开始有些不奇怪,但据宫旬说他之所以喜欢这样纯粹是因为靠在路曼声腿上更加的暖和和安心。

    现在的路曼声,是不会因为这点事就拒绝宫旬的,那完全没有必要。

    虽然她也敏锐地意识到最近的宫旬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