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仙医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8章 你要对我负责啊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掏出来一看,是一个粉红色的塑料袋子,里面明显装着东西,软乎乎的,像是衣料之类的。

    “你一屁股坐下去,就不怕将姐姐刚刚买的内衣内裤坐坏了?”

    正在发动汽车的蒋盈盈,突然笑意吟吟地冒出了这么一句。

    秦朗真的无语了。

    你玩我啊?

    就算屁股压到的是你的内衣内裤,就算你新买的内衣内裤足够小巧足够性感,可也不用说出来吧?

    如果是一般人听到蒋盈盈如此诱惑甚至可以说是“风骚”的话来,一定以为蒋盈盈这是在挑逗自己,只怕顺着杆子就往上爬,想要和美丽漂亮的盈盈小妞来场负距离的亲密接触了,可秦朗没打算色令智昏。

    这摆明了就是一个套,蒋盈盈正等着他按捺不住往下跳,一旦被套住,形象肯定尽毁,以后甭想在蒋盈盈面前抬起头来。

    因此,秦朗很平静甚至面带笑容地,不慌不忙将手上粉红色的袋子,扔给了蒋盈盈。

    蒋盈盈心中直乐,暗道还真是好玩,愈发坚定了要拼命引诱秦朗的心思,至于自己是否会在这场引诱中深陷进去的事情,蒋盈盈还没有考虑过。

    “小秦朗,你就这样将姐姐的内衣内裤扔过来了,没兴趣打开袋子看一看?错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蒋盈盈继续眼波流转,明目张胆地诱惑着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

    秦朗微微一笑:“用不着。”

    “为什么?”蒋盈盈有些不相信地说道,“我的私密东西,你就真没有兴趣?”

    这话说得有些歧义了,当然,纯真的蒋盈盈,指的是袋子里刚买的衣物。

    秦朗坦然地笑道:“因为我早看过了。”

    这样一说,蒋盈盈顿时想起了一些事情,很快就明白了。

    “好哇,上一次你和唐大美人在家里幽会,你是不是趁机进入姐姐的卧室,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了?”

    秦朗泰然自若地点了点头。这妞要挑逗自己,自己也挑逗挑逗她,反正只要不过线就行。

    “所以说,上一次我就看到了这一类的东西了,而且对蒋盈盈你的大小尺寸,都有了了解呢。”

    蒋盈盈脸色一窘,感觉脸部有些发烧,是害羞造成的,她没成想反过来被秦朗调戏了一次,不过引诱计划不能改变,她还没玩够呢。

    于是蒋盈盈笑道:“那这样最好了,以后你就可以去帮我买内衣内裤了,反正你知道尺寸。”

    秦朗偃旗息鼓了。这话题不适宜继续谈下去了。

    “怎么了,小秦朗?是不是害羞了?”蒋盈盈得意地说道。

    秦朗双手枕在脑袋后面,舒舒服服地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起来。

    没办法,他只能自甘下风了。蒋盈盈是女孩子,可以为了好玩而引诱他,但他总不能一直明目张胆地调戏蒋盈盈吧?那不得被人看成了下流的人?

    蒋盈盈见秦朗败下阵来,开心地哼起了歌儿。

    “呵呵,以后就经常这样逗逗他,挺好玩的。”

    蒋盈盈这样想着,驾驶着红色奇瑞,朝云海大学驶去。

    半路上,秦朗和蒋盈盈终于谈到了正常的话题,从蒋盈盈口中,秦朗知道了蒋盈盈当大学老师时,发生的不少趣事。

    听着这些趣事,秦朗也忍不住发笑,车内的气氛一直很好。

    忽然,蒋盈盈闷哼了一声,接着放慢了车速,左手从方向盘上撤下,捂住了自己的小腹。她的面容像是被什么牵扯着,露出了痛意。

    “怎么了,蒋盈盈?”秦朗询问道。

    “没什么事。”别看刚才蒋盈盈挑逗得那么欢乐,但现在车内的气氛变了,她实在不好意思道出实情。

    秦朗却说道:“是痛经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蒋盈盈脱口而出。

    这家伙,就不知道用一个委婉一点的词么?

    还有,这家伙莫非是神仙不成?虽然听唐大美人说这家伙有些本事,但怎么可能光看自己几眼,就知道自己饱受痛经的折磨?

    “就上次呗!上次你不是喝醉了,我扶你回家吗?便从你包里找房门钥匙来开门,无意中发现你包中装着一瓶治疗痛经的药,便知道了啊。”秦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蒋盈盈恍然。不过她也没工夫扯这个了,将车停在了路边,从挎包中掏出一个药瓶,道出了两粒白色药丸,就着一瓶矿泉水服下了。

    但蒋盈盈的脸色依旧难看,光洁的额头上,还是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显然饱受了这种妇科疾病的折磨。

    足足等了五分钟后,蒋盈盈这才重新发动了汽车。不过她的脸色已经苍白了,要恢复红润还要一段时间。

    秦朗忽然说道:“蒋盈盈,我能治好你的痛经毛病。”

    嘎吱!

    蒋盈盈猛踩刹车,奇瑞再次停在了路边。

    “你刚才说什么?”蒋盈盈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毛病了,这家伙刚才真说了能够治痛经?

    “我说我能治好”秦朗说道。

    “行行行,我知道了,”蒋盈盈打断了秦朗的话,然后认真地问道:“你真能治?可别玩我啊啊,要不然姐姐让你好看!”

    说罢,蒋盈盈示威似的挥了挥小粉拳,咬牙切齿地。

    秦朗:“”至于这样吗?我没想过要玩你好不好!

    “真能治,不过在治疗之前,我得先了解清楚你痛经的一些情况。”秦朗说道。

    蒋盈盈见秦朗说话也认真无比,知道秦朗真有办法,也就放心了。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怎么了解?我可跟你说啊,你别搞得跟妇科男医生一样啊,要那样的话,我拒绝检查,宁愿不要你的治疗。”

    蒋盈盈一板一眼地说道。

    秦朗心想,原来这妞就算火辣奔放,可还是无比保守的,以后这妞再调戏自己的话,自己只需要做出要“非礼”她的动作,保管能够吓唬到这妞,自己也算有了杀手锏了。

    至于像妇科男医生一样,对蒋盈盈进行身体检查?

    这根本没必要!

    要知道“玄青子”所在的清河大陆,民风习俗比现代地球要严谨了很多,既然那种条件下,“玄青子”都能掌握治疗痛经的方法,那自然不需要对女性病人进行身体检查的。

    实际上,药物或者银针扎穴,都是解决的办法。

    因此秦朗在稍稍了解完了蒋盈盈每一次痛经的时间长短、症状反应后,很快就有了方法。

    药物治疗不方便,毕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