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仙医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5章 最后时刻变卦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秦朗走后,办公室内的江心泰,有些不满地朝哥哥江心忠嘟囔道:“两百三十万有些低了,刚刚大哥你应该再抬抬价,多要个十万二十万的。”

    “两百三十万不少了,最主要是能够将厂子里的老员工都留下来。”江心忠明显没有江心泰那样在乎钱。

    “哼,留不留的,我们去操心干什么,只管将厂子卖了收钱就是。多出十万二十万的,还能换一辆好车开开。”江心泰依旧在埋怨刚才谈价格的时候,江心忠以及柳真真要钱要少了。

    “你懂什么!”江心忠一听弟弟将大小姐柳真真也抱怨上了,平素好脾气的他一下就怒了,“你如果不满意,那你留着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卖就是!”

    江心泰哼了一声,仍然桀骜不服。

    江心忠没好气地说道:“不过你别忘了,你手上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怎么来的!”

    一听这话,江心泰脸色一变,不敢再表示不满了,从椅子上站起来,就走了出去。

    “小姐,你不要跟我弟弟一般见识,他就是钻钱眼里了。”江心忠连忙向沙发上坐着的柳真真说道,表情恭敬,真的就像老管家在服侍自家的大小姐一样。

    柳真真拨了拨肩后的秀发,笑道:“柳伯,都跟您说过好多次了,您就将我当晚辈看就行,我已经不是柳家的大小姐了,柳伯您也退休了,用不着再遵循那些繁文缛节了。”

    “叫习惯了。”江心忠憨厚地笑道,五十多岁的他,并没有觉得在二十岁的柳真真面前保持恭敬,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对。

    “习惯了也可以再改嘛,我很喜欢现在普通宁静的生活,叫我大小姐,真是让我觉得不自在呢。”柳真真莞尔道,明明是一件伤心的往事,可从她口中说出来,却仿佛云淡风轻了一样。

    “哎!”江心忠内心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真是苦了大小姐了。

    别的人,那个家族的其他人,怎么看大小姐无所谓,反正到他这儿,柳真真以前是他的大小姐,那么现在以及将来,都会是。

    思绪从那段伤心的往事中抽出来,江心忠说到了现在的事情上:“大小姐,除了我弟弟那部分的股份外,其余股份所值的钱,我都会交给大小姐。说起来我很汗颜,我弟弟手上的股份,其实也应该属于大小姐的。”

    听到“柳伯”江心忠又称呼自己为大小姐,而自己似乎也叫柳伯叫习惯了,柳真真便明白,这份习惯是很难再改的了,索性不再执拗于这事了。

    柳真真笑道:“柳伯说的什么话!心泰叔手上的股份,自然归他,至于其他的股份,也是柳伯您自己的,和我没什么关系的。”

    江心忠很固执地摇头:“大小姐不肯要这笔钱,那也没关系,我给大小姐存着就是。”

    江心忠很明白,当初柳真真和她的父亲,给了他很大的支持和帮助,这些年他靠着这家工厂也赚了一些钱了,如今大小姐这边遭了难,他一定会知恩图报。

    以前鼎鼎大名的柳家的一主一仆,到最后谁也没能说服谁,这事便搁置了下来。

    “柳伯,草拟合同的时候,别忘了将最重要的那一条写进去啊。”柳真真离开办公室之前,没有忘记这点。

    江心忠当然清楚大小姐指的最重要的那一条,便是购买者秦朗掌控蓝叶工厂后,要继续雇佣工厂的老员工这事。他头,表示记住了。

    与此同时,在哥哥江心忠这儿受了气的江心泰,心态很不平衡。

    “哼,为了留住那些员工,十几二十万的钱就宁愿不要了,真是傻得可以!工厂都卖给人家了,还管那些员工干嘛?”

    江心泰很为少掉的那十万二十万而耿耿于怀,责怪哥哥江心忠太愚忠了。

    “柳家都将她驱逐出来了,哥还整天大小姐大小姐地叫着她,俗话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真不知道哥是怎么想的。”

    江心泰这样自语着,对柳真真也不满了,在他看来,如果没有柳真真插手工厂被收购这件事,收购价绝对会多出二十万的。

    这边,秦朗已经回到了家中。

    明天签合同之前,他还是会去蓝叶工厂实地再看一看,尽管之前他已经查看过了,对工厂的设备、员工等较为满意。

    不出意外的话,这桩生意应该能谈下来了。

    此刻秦朗有些微的兴奋。

    毕竟他完成了一次收购,动用的资金还在两百万以上。

    想到以后自己也能当上老板了,秦朗砸吧砸吧嘴,很有些得意。

    大概除了他自己以外,别人都不敢相信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他就能够从一名需要为生计辛苦奔波的苦逼针灸师,一下成为一名一次能够拿出几百万现金巨款的人吧。

    秦朗找来一只密码箱,将家中的现金点出两万三十万来,装进了箱子中。

    箱子沉甸甸的,在手上提了提,秦朗有种很踏实的感觉,毕竟这些现金,才是明天交易完成的重要筹码。

    除掉这些钱,秦朗的现金加上银行卡上的钱,还有大概一百万左右。

    其实这一百万也并非闲钱,以后要研究化妆品、要购买设备、要给员工发工资、要打开销售市场,这笔钱肯定需要动用的。

    所以秦朗也明白,真说起来,现在他手头上还真没多少余钱,百万百万地流出去,真是花钱如流水啊。

    以至于现在秦朗想买一辆车都不敢了。

    秦朗想到这儿,不禁笑了笑。

    将密码箱放在安全的地方后,秦朗的兴奋心情已经平复下来了,他从容地运转起赤炎诀,开始修炼,心态显得很稳重。

    第二天,秦朗到了工厂,沿着工厂周围仔细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于是便在傍晚的时候,如约到了江心忠的办公室。

    江心忠已经在等候了,见秦朗到来,江心忠憨厚地笑了笑,给秦朗泡了一杯茶,然后笑道:“我弟弟江心泰有点事,还在外面,为此耽误了秦先生的宝贵时间,我先说声抱歉。”

    江心泰手握蓝叶工厂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签署合同时,江心泰也必须签字,才能保证蓝叶工厂的全部股份,都掌握在秦朗的手中,这人自然需要来。

    只是,柳真真这个恬静、温柔的少女去哪儿了?

    秦朗道出了疑惑。

    江心忠解释道:“小姐下午有课,这会应该在公交车上,过一会儿就会回来了。”

    秦朗心中惊讶,又被雷了一下。

    学生?

    也是,柳真真听说才二十岁,是学生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