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直死无限 » 正文
| 繁体版

244 跟我想象中的一样呢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现在,离第三次讨论会结束,不过是刚过去十五分钟差不多的时间而已。

    这个时间点,平田洋介一定在为了各个小组的同学的状况而奔波劳累,绫小路清隆亦是肯定会在想办法打开局面,高圆寺六助就更不用说,绝对不会在考试结束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回到房间。

    所以,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方里的房间现在是空的,没有一个人。

    “砰…”

    当那轻微却又清晰的关门声从背后传来时,轻井泽惠的娇躯亦是猛然一颤。

    紧接着,仿佛针对弱点发出攻击一样的平淡声音从轻井泽惠的背后传来。

    “把衣服脱了。”

    轻井泽惠心中所想象的最糟糕的局面,似乎正在化为现实。

    “唔…”

    轻井泽惠拼命的忍耐着身体的颤抖,却又想不到去反抗。

    (没事,就跟以前一样而已…)

    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只能接受。

    过去,轻井泽惠就是这么一直忍耐过来的。

    “跟以前一样而已…”

    如对自己施加咒语一般,轻井泽惠颤抖着手,解开身上的衣服的纽扣,将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

    没过多久,一具白皙又美妙无比的娇躯出现在了这个房间。

    轻井泽惠只能遮掩着上面和下面,闭着眼睛,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欺凌。

    可是,轻井泽惠想象中的状况并没有出现。

    “跟我想象中的一样呢。”

    方里那完全没有任何波动的声音传入轻井泽惠的耳中。

    这一刻里,轻井泽惠感觉到了。

    方里的视线,并没有停留在自己身上的敏感部位,更没有携带一丝一毫污秽的感觉,只是冷静、平淡的注视着一个地方。

    那就是轻井泽惠的侧腹。

    “啊…!?”

    轻井泽惠这才想起了绝对不能被别人给看到的东西,猛的睁开眼睛,不顾身上的敏感部位的暴露,双手并用,慌慌张张的遮掩住了侧腹的位置。

    但已经太迟了。

    方里已经看到了轻井泽惠最不想被别人窥视到的秘密。

    “就是因为这个,你才会在无人岛开始,变得想接触我吧?”

    方里无视轻井泽惠那令人血脉喷张的娇躯以及慌慌张张的动作,从床头的行李包上取出了一瓶草药。

    那是在无人岛的特别考试中剩下的东西。

    “除疤的草药。”

    方里将草药瓶举在了轻井泽惠的面前,在轻井泽惠泛白的表情下,如此开口。

    “你的目的,应该是这个东西吧?”

    闻言,轻井泽惠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投至方里手中的那瓶草药瓶。

    话语,则是几乎条件反射的挤出。

    “你…你怎么会知道?”

    这句话,让方里面色平静的回以一句。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清。”

    在知道了轻井泽惠的真面目以后,方里一度以为,轻井泽惠想接触自己,只不过是想像利用平田洋介一样,借用自己的名声而已。

    毕竟,自己在无人岛的特别考试中拿到了全面的胜利,将A班与C班都给踩了下去,还与B班形成了合作,再加上于D班中累积起来的威信,那只论影响力和话语权的话,早就远远的超过了平田洋介了。

    也许,方里不像平田洋介那么有人气,但他的每一句话都足以产生莫大的能量。

    这一点,从兔组的状况中就可以看得出来,不管是A班的町田浩二一行人还是C班的真锅志保一行人,哪一个不是对其忌惮万分又被警戒不已呢?

    所以,方里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轻井泽惠是想将寄生的目标转为自己,进一步的提升自己的地位。

    但仔细一想,这又不太可能。

    “再怎么说,一之濑现在都是我明面上的女友,你想用假扮情侣这一套,已经不可能了。”

    再加上轻井泽惠似乎没有舍弃平田洋介的倾向,即使是在说明会的时候都是一口一个洋介,仿佛除了平田洋介以外,其余所有的男生都不堪入目一样,如果轻井泽惠真的想转而寄生方里,这绝对是很不明智的一个做法。

    因此,方里便开始明白。

    “不需要想得太复杂,只要想想我在无人岛的特别考试上到底展现过什么除了地位以外能够让你获益的作用,那就能懂了。”

    方里将手中的药瓶给举了起来。

    “而在无人岛上,除了地位以外,我唯一展现过的手段,就是这调配草药的能力了吧?”

    那么,轻井泽惠就是为了方里的草药,方才想和方里进行接触。

    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聪明反被聪明误的现象,在方里的身上可不管用呢。

    至于为什么能够猜到轻井泽惠是想要除疤的草药,那就更简单了。

    因为,这是唯一的可能性。

    方里的草药中,除了这个有着除疤的作用的以外,其余通通都是能够在学校中找到替代品的。

    感冒、发烧、安眠、养生,拥有这些作用的药,全部都能够在学校中买到。

    唯独这个除疤的药,在学校中是买不到的。

    于是,经过排除法,那就只剩下这个可能性了。

    “我想,你应该是遭受到了什么极为严重的创伤过,要不然也不会在面对真锅那些人的时候反应那么强烈。”

    能够经受住近十年的霸凌,最后还能爬起来,重新振作的人,怎么会因为几个女生对自己咄咄逼人的逼近过来就禁不住打破好不容易形成的强势,露出异常来呢?

    在兔组里的时候,轻井泽惠之所以会禁不住对真锅志保一行人表现出胆怯和恐惧,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身边没有能够视作同伴的人物的关系。

    被其赖以寄生的平田洋介不在。

    平时拥护她的女生团体也不在。

    兔组里,与轻井泽惠同一个班级的只有方里、绫小路清隆和幸村辉彦这三个人。

    而显然,这三个人都不是轻井泽惠的同伴。

    结果,在孤立无援的状况下,轻井泽惠才会联想到自己的过去,从而心生恐惧。

    可仅仅是孤立无援的话,轻井泽惠还不至于表现得那么不堪。

    更重要的还是第二个原因。

    那就是心灵上的创伤。

    轻井泽惠一定遭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