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章 来客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宛春跟着笑起。嗄汵咲欶

    在旧京,或许你可以不知道天街在哪里,但一定会知道那个扬名关内外,曾帮着北阀都督张祚凌,挥师横扫九省十八区的北岭李家在哪里。

    她的祖母,也许该叫李宛春的祖母,便是李家的当家主母。

    李家这一族共有八房,除了两房堂表宗亲远居嘉兴,其余近房的六支都住在旧京里。宛春的祖父在族里行三,仗着军功,在京里的政事堂任国务卿一职,宛春的父亲李岚峰乃是三房的长子,跟着祖父在旧京任海军部军学司长,底下的两个叔叔岚山岚水都是祖父的姨娘所出,已放了外省的文官,姑姑李岚藻如今是上海内务部总长夫人。

    宛春上头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大哥李伯醇在日本留学读博尚未回来,二姐李仲清由姑姑搭桥做媒,嫁给了上海镇守使谭汝临,现随着丈夫住在上海枫桥官邸,家里便只余了她和三哥李季元。

    由于是政府高官,考虑如今局势并不十分太平,祖父并没有与李氏族人住在祖宅里,而是和长子一家住在北国政府拨下来的静安官邸,原为前朝一品大员的旧宅子。祖母对嫡子疼如骨肉,又有儿孙绕膝得享天伦之乐,自然对李宛春与李季元要厚爱许多。

    宛春醒来时老夫人已经病故数年,并不知道她生的如何,只是从下人嘴中常常听到,她与已故的祖母是如何相像。

    伸手将玻璃茶几上里放的针线篮子递到娜琳手里,宛春将手肘搭伏在膝盖上,仰着头问:“妈妈叫我来,是为了什么事呢?”

    “还能有什么事,坐了一下午你也不嫌身子乏累,不过是叫你来歇一歇罢了。”余氏放下报纸,笑的凝神看了看宛春的眉头,“你瞧,眉毛那儿都耷拉下来了,看着也没个机灵劲。”

    宛春笑了笑,天下间的父母都是这般心思,无时无刻不嘀咕着是否有照应子女不到的地方。抬手将眉毛眼角梳理几番,又听余氏说道:“过几日是你外祖母七十大寿的日子,我原要带了你一块去苏州的,可巧你姑姑家的妹妹不日就要开学了,趁着假期要过来玩几日,就只能留你在家里,带你哥哥去就罢了。上房里我把彩珠一家子留下了,你的奶母和丫头由于你的纵容,都是不管用的,设若你有什么事只管和彩珠说。早起记得吃饭,别来了人玩耍起来就忘了时辰。你在旧京的学业已经结束,问过你父亲的意思,竟是想送你出国去,随着你表哥一块儿学习。这主意虽好,然而你身子薄弱,去了只怕别人照看不周,我倒不十分乐意。只是他如今和你祖父出公差下了南京,也是几日回不来,这事权且放去一边,以后再说吧。你也别把它放心上,该做什么该玩什么都照旧便是了。我这一去也需得十天半个月,你们只管在家里玩,要是出去千万记得找些人跟着,免得街上人多有些闪失。”

    嗯,外祖母七十大寿?宛春蹙紧眉,她竟不知外祖母尚还健在,想想自己于那里也不熟,便是去了也未免会露出马脚,倒甘愿留在家里,就笑着应声道:“妈妈还当我是小孩子吗?妹妹来了,我也不过带她去香山北海转一转,过个三两日她就要上学去,我还能怎么样呢?您就只管放心去看外祖母吧,跟她说过些日子得空我也去苏州玩一会子,不急于这一时。”

    “你真这么想我倒是放心了。”余氏笑着摸摸她的面颊,依旧捧了报纸,慢慢看着。

    宛春外祖母的大寿不过是在后日,翌日家里就开始打点礼品衣物并旧京特产,装备了一车,余氏带着李季元出去,想到那时宛春因外出淋雨受的磨难,临行前拉住她的手还是有些不放心:“千万记住我的话,不要出去胡闹,过些日子我们回来,自然给你带好玩的东西。”

    宛春笑着应允。

    三哥季元只比她大了两岁,在城里的京师讲武堂特别班寄读,习得是普通学科及军事学基本教程。据宛春的父亲与母亲闲谈所言,季元于课业不经,倒是别业精通,与旧京里的一众官家子弟,惯会在绮罗丛中玩闹,是风月场上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只不过花花公子对待女朋友绝情,对待宛春这个小妹妹却一力爱护,见她不跟去苏州,便刮着她的鼻梁小声嘀咕:“昨儿干什么那么晚才睡?我和朋友打牌后回来见你屋里的电灯还亮着呢,可见你又背着我倒腾好东西了。”

    “哪里有什么好东西?”宛春好笑推开他的手道,“不过是得了本书,看的晚些罢了。”

    他是明显不信的,点着头长哦一声:“我们家里难道要出一位女博士吗?那么,你就在家里看书吧,待我回来,给你找些苏州的小玩意。”

    “嗯。”宛春欣然应允。

    “三少爷,我们该走了。”

    大门外头,娜琳已经有些等不及,季元瘪嘴皱眉嘟囔一句多管闲事,终是在宛春掩口笑声里坐上汽车远去。

    他们走了只一日,余氏所说的那个姑姑家的妹妹何金丽就乘车到了北京,彩珠仔细遵循着余氏的话,不敢让宛春出去接应,只让她的丈夫带着两个人去了。

    不多时,门外响起汽车的声音,宛春还没有迎出去,就听见外头一串的笑声传进来:“宛姐姐,你在哪里呢?”

    她大抵是如李宛春一样,自幼受宠惯了,向来不在规矩上留心,人未到声先扬。

    宛春亦是对这个妹妹好奇极了,一路小跑着出去,慌得彩珠秀儿在身后跺脚直说慢一点。

    出门就见一辆雪佛兰停在外头,年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正拎着裙摆跑过来。头发烫成极为时髦的波浪卷,额前的一字式刘海全用粉红色的发箍束住,身上穿的是时下最为流行的白色泡泡袖蕾丝裙,领口系着一个粉红的蝴蝶结,脚下是一双黑皮鞋,配着白袜子,华丽而洋气。

    她看见宛春,便将行李箱子交给听差拿进屋里,张开手不顾形象的扑上来:“怎么打发了那些人接我,害得我白高兴一场,还以为是你来呢。”

    宛春在陌生之余却又倍感亲切,因为怕多说多错,重生之后她便极为安静,正喜金丽这样活泼的性格,纵使心底里于这个妹妹知之甚少,面上仍是含笑,搂住她说:“我何尝不想接你去?只不过家下人顾忌外面人多,总不让我出去。”

    “要我说他们就是太大惊小怪了。”金丽皱眉,不满的从宛春怀里起身,略微理了一理衣衫才继续说道,“我这次来正是要好生玩上几天,若都似你这样被看管的死紧,可有什么趣味?”

    宛春一耸肩,不觉伸手点着她的鼻尖,嗔笑道:“我早就替你想好去哪里玩了,你来的虽然早些,香山的枫叶红是看不见了,然而却也别有其他的意趣;再者北海也是极佳的观景处,咱们只往这两处去便是了。”

    “那倒是好极了。”金丽欢快的应允下来,彩珠总归是小心谨慎惯了,宛春她们不过在门前站了片刻的功夫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