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章 真相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你说真的么?”金丽柳眉一挑,格外高兴道,“那么你们来时定要去我家里做客,我们家新近买了一台爱迪逊?帕拉牌的留声机,放的都是李玉君和梅若兰的歌,你来了我们可以开个舞会,把我的朋友们都请来,好好地欢迎你。嗄汵咲欶”

    她说的李玉君和梅若兰,宛春倒是不陌生,那是上海大乐园出了名的金嗓子姐妹花,陆建豪那会子一心要进上海市政厅财政部,为了巴结时任财政部的秘书长宋久明,还曾带着她专门去大乐园陪着秘宋久明与他的夫人跳舞,当时台上站着唱歌的便是李玉君和梅若兰。

    而今,从金丽口中再次听见她们的名字,倒是有一别经年之感。

    两个人又闲叙几句,车子在香山脚下的公园外头停住。

    怀安熄了火,转头笑着对她们说:“两位小姐不常来,大抵不知道这香山公园里头最近开了个跑马场,那些富家少爷都爱在山脚下纵马疾驰,怕车子进去惊了马,坏了兴致,所以有条不成文的规矩,不论谁家的汽车,只要到了公园外都得停下,要进园子只能步行进去。”

    “这有什么难处,我们下车就是了。”

    金丽原不知他为何不开进去,一听这话,倒是很谅解,握着宛春的手笑道:“他们想的却也周到,总不能图一时便利,坏了半日情趣。旧京到底是数百年的古都,体面人家的做派远比别处大方的多。”

    宛春见金丽没有异议,她自己也就随意了,怀安就从驾驶座下来给她们两个开了车门,彩珠也跟着出来。

    公园外果如怀安所言,到处停满了汽车。金丽下车瞥见彩珠大有跟随的意思,眉头不经意一皱,扯了扯宛春的胳膊,却说:“怪热的,我们两个去亭子里坐。”

    宛春正要说她为何来了却又贪懒,余光瞧了一眼她的神情,倒有些不乐意的味道,想来是不愿彩珠怀安两口子跟着。其实在李家这么多日以来,为怕宛春旧疾复发,上上下下都看护的如铁桶一般,宛春也正想有个闲暇的时光,做自己的事情。

    金丽既有这个想法,她就顺坡下驴,对彩珠怀安说道:“彩珠姨,怀安叔,我们已到了目的地,你们就不需跟着了,先回家去吧。我和表小姐只在香山的赏花亭坐会儿,待过了两三个时辰,你们再来接我们回去。”

    彩珠听罢很不同意,便道:“四小姐,不是我要打扰你和表小姐,实在是你的身子娇弱,我们要是不仔细,出了差池,太太回来可没法交代。”

    “能出什么差池?”

    金丽可喜宛春明白她的意思,忙跟着帮衬说:“彩珠姨,我在这里你还不放心么?我来时就听说,宛姐姐因为旧疾已在家里休养了半年多,正怕她烦闷,所以才上京陪她玩几日。你这么盯着,我们便是想玩都没心情玩了。”

    说到后来,金丽的语气里已经很有些不满。

    她在上海的家中虽也如宛春一般仆佣成群,可因了她父亲何长远是外放的官,不与族里那些人同住,就在家规上疏懒许多。金丽上的又是上海有名的美国教会学校――圣玛利亚女子中学,她母亲李岚藻是李岚峰的三妹,在美国留学期间结识了很多朋友,于是金丽受其母熏陶,学的全是西方做派,向往自由与洒脱,自然不惯有人约束。

    彩珠也明白这个上海内务部总长家的小姐是极为爽利的,不敢明面上顶撞她,只好取个折中的法子,对宛春说道:“那么,我们就在园子外面等吧,小姐和表小姐不论何时有事,只要叫个跑腿的出来告诉我们一声,我们就立刻去办去。”

    金丽闻听此言,喜悦之情重新溢于言表,又笑道:“这话我爱听,我瞧这外头也有好些风景,你们夫妻每日里跟着大伯母里外忙活,想必也没时间出来玩耍,今日就权当是我和你们四小姐放你们半日的假,得空也四下转转吧。只要走不远,若有事,我们再叫你。”

    彩珠连连说是,不好意思笑道:“我们是年纪大的人,不比小姐们年纪轻,见识的又多,我们看见花便是花,看见草便是草,也说不出什么好来。小姐们尽管玩去,我们在外头歇歇就罢了。”

    金丽只听她不跟着就万幸了,口头上不过几句客气话,哪里管她是真的赏风景还是假的呢。听彩珠说完,就道了句告辞,兴致冲冲的拉着宛春往里走。

    怀安不敢违逆跟进去,只好在后头喊了几句:“左转是上香山的近路,直走是跑马场,往右就看到宜江了,两位小姐,你们尽情玩吧。”

    “哎。”

    金丽和宛春在前头听见,忙一道嘴里答应下,却没有回头,只有金丽高举了手臂摆了两摆。

    入园子之后,看守大门的门房看见她们,忙哈腰迎出来,问要往哪里去。

    宛春便问金丽的意思,金丽看太阳还大得很,说遛马未免太晒些,就道:“我们去赏花亭。”

    门房笑的伸出手,递过来两张一指长三指宽的纸片说:“这是去赏花亭的票,一共四毛钱,二位小姐拿好。”

    宛春倒不知这里还要收钱,想着上次被陆建豪诳来时并没有这回事,以为门房欺她们是生客,故意讹诈,就道:“何时定下的规矩,前儿不是不要钱的么?”

    门房一听就笑出了声:“我的小姐,您是不是有些日子不来了?我们这里定的这规矩都有半年了。”

    金丽奇怪道:“为何早不定,现在却定了呢?”

    那门房左右看着无人,才放低声音说:“小姐们没听说么,我们这里出了一桩人命官司。说是有个当官的开车带着老婆孩子来香山玩,打算从宜江那里盘旋一圈再绕到赏花亭,不想路上车子打滑,连人带车都冲进了宜江里去。那个当官的命大,砸了车窗逃出来,可惜他的老婆孩子,没有力气爬出来,竟被活活的淹死了。警察署知道了这事,就派人打捞了尸体,那个当官的一见捞上来的大人小孩都是没气儿的,当场就哭的晕过去了,看得人眼泪都掉下来。后来为怕再步后尘,警察署就决定在园子里派个巡逻队,只是花销超出了预支,无奈就从我们这里找些添头补上咯。”

    金丽听完大大惊异一番,不想里头有这样一番缘故,又问他:“那么,就这么算了?那个当官的是哪里人呢,他老婆孩子都是多大的年纪?”

    门房说:“不知道是哪里人,听口音像是南边来的,他老婆倒是极年轻的,不过二十余岁。最可怜的就数他们的女儿了,只有周岁的样子。死的时候被她母亲抱得紧紧的,掰都掰不开,只好两人一块入棺了。”

    宝宝……入棺……

    宛春闻言心头一阵惊恸,莫名的手脚发软,一下子瘫倒在金丽身上。

    唬的金丽哎呀叫了一声,忙抱住她道:“宛姐姐莫不是吓到了?”

    宛春正浑身冰冷,骇到极处,她从不知从别人口中听到自己和宝宝的死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