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章 旧恨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她正想的出神,忽又听柳静语道:“不提赵纯美和侗五爷我也想不起来这件事,听说了吗?赵纯美因为和侗五爷相好过几日,二人分了之后,侗五爷又包了北班子里一个唱曲的歌妓做女朋友,赵纯美气不过,就戏弄了南边来的一个男子,以此泄愤。嗄汵咲欶倒不想一语成谶,无辜折了两条人命呢。“

    宛春脑中嗡了一声,不知何故疼的厉害,便一手轻抚了额头,一手问道:“这又是哪一年里的事了,我全不记得。”

    繁光耀道:“你自然不记得,那会子你还在病中呢。”说罢,似是不大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接着道,“方才我要说的也是这事,只是碍着你们都是女同胞,我怕贸然说了倒叫你们心里不痛快。”

    金丽和宛春便都道:“没有的事,你说吧。”

    繁光耀于是对柳静语笑了一下,看她也不反对,才接过话说:“我也只听了个大概。说是去年二月里,侗五爷蓄养歌妓的事,叫赵二小姐知道了,两人闹了好大的不愉快。赵二小姐就赌气在外头找乐子,正巧打南边来个携家眷出公差的先生,因为交际上的事情碰在了一处。赵二小姐的身家和魅力,你们是知道的,那个先生被她几句话迷住,两人亲亲我我纠缠了半年多。那个先生便认真起来,要向赵二小姐求婚,赵二小姐便说你是有家室的人,若无妻无子,倒可以考虑考虑,还拉了身边的朋友作见证。那先生看她这样的话,分明是有心敷衍,心灰意懒之下,一个多月里都不曾登赵家的门。我们只以为这出闹剧就此了结了,不想数着日子刚过二月吧,就闻听那先生带着妻子女儿去香山游玩,车子打滑开进了宜江里,竟是两条人命没了。所幸那先生无事,只是孑然一身也着实可怜了一些,彼时赵二小姐又搭上了陆军部冯次长家的公子,早已对当日的诺言忘个一干二净,听说出了人命官司,仅仅派了家下人送上一副挽联,就没了下文。足可见,最难消受美人恩呀。”

    宛春捂住额头,听罢繁光耀的话,脑子里嗡鸣声更大,像是有人拿着一把老旧的锯子,在里头不断拉扯一般,生生的疼,连带头皮都是一阵痛得发麻。

    怪不得自己听见这个名字,会觉得熟悉,原来前生已经从那个人口中听到过了。

    赵纯美……赵纯美……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人,让自己输得一败涂地,甚至命殒宜江?

    倘若她比她贤惠,比她温柔,比她体贴,比她当初更爱他,她倒是觉得自己的死还有一丝值得开脱的地方。可如今,她样样不如她,仅是因为那一个北岭赵家二小姐的出身,就将她比了下去。

    尽管额头痛得欲裂,尽管心中恨得入骨,宛春依然止不住想笑。

    陆建豪啊陆建豪!你也有今天,你也有被人嫌弃玩弄的一天!瞧见了吧,你杀妻灭子之后换来的不过是别人的一副挽联。

    忍痛将目光一一从屋里的摆设上流转而过,宛春凛然冷笑:你当真以为……这泛金流银的前程,仅靠着那样一个女人就能轻易得到手的吗?没那么简单的!一定不会叫你们那么简单的就达到自己的目的。

    冤有头债有主,她和宝宝的两条人命,必然要叫你陆建豪和赵纯美原样的偿还回来。

    五指在膝下缓缓攥紧,脑门上的痛感已经稍稍消散一些,繁光耀和柳静语还在说着赵纯美额外的故事,金丽正听得津津有味,插嘴道:“她那样的人,怎么会选上了校花大赛的冠军呢?”

    柳静语点着她的鼻尖笑道:“小东西,如今人们选美除了美貌,别的都是附属品了,怎么会有功夫去打听每个人的人品如何?依我说,你这样的标致,要不了两年,你们南边的学校里就该以你马首是瞻了。”

    金丽受了柳静语这样的美人儿的夸奖,自然是高兴非常,又对一直沉默的宛春说道:“宛姐姐,你们学校里现如今的校花是谁呀?我好奇的很,宛姐姐和柳姐姐已经很漂亮了,若非不是你们两个,那岂不是天仙下凡了吗?”

    “你快看看她这张嘴。”

    柳静语止不住的笑,拉了宛春一把道:“这样大的小东西,嘴巴就像抹了蜜似的,将来长大了还得了,要找个什么样的妹婿才厮配得起呢。”

    静语只管开玩笑,时下西式教育盛行,但凡中等以上的富贵人家,多将儿女送进教会学校或者是中西私塾,课业安排中不仅仅有传统的中式文化,还有舶来的西洋文化,顺带着将大洋彼岸那点子浪漫而开放的男女交往风气也吹了过来。

    于是金丽并没有对静语的话反感,反而大大方方的昂着头,稚气未脱地说:“我以后要找个大英雄呢。”

    说的静语和光耀都笑了,宛春的心情也叫她这么一搅合,慢慢好起来,脑海中已然有了些许的计划,便问静语道:“方才说的那两个人,赵二小姐和侗五爷,也会在你生日那天去贺喜吗?”

    繁光耀道:“怎么不去,这交际往来最受他们欢迎。况且……”说到这里,他抿住唇,不往下说,只拿眼睛看着柳静语。

    柳静语嗤笑一声:“好端端的,又瞧我做什么,该你说的时候你尽管说,你这话说了一半,倒像是我要拿你怎么样。”

    金丽闻言就在旁边冲着繁光耀眨了眨眼,要俏皮他,繁光耀含笑推过她的小脑袋,这才道:“况且,你们这一届的校花还没有选出来,他们也有心趁此机会当场选举呢。”

    柳静语果然竖起了眉毛,瞪大杏眼道:“这话是从谁嘴里说出来的,太不像话了。我们这一班是已经毕业的了,没选出来校花,是因为当初提名的几个都叫你们这起人给闹了回来,与我们何干呢?若这次要在我的生日上闹,我是定然不依的。”

    繁光耀急忙道:“你看你,这就恼起来了?那一次提名的事情,你还好意思说吗?密斯李生病不能来,你又明说了不会参加,总统府的六小姐才上的中学,自然提不上名。这样三个名门闺秀不去,选了别人可有什么意思,到头来南北一比,就只身家一事上岂不是要输给南方许多?”

    宛春听得稀里糊涂,她原先上的是上海当地豪绅捐助建立起来的中式私塾,学的都是四书与五经,即便后来西方文化盛行,学校里也不过是多添了一堂英文课。再则,她从中学毕业之后,立刻就与陆建豪结了婚,很少参加校内外的活动,故而对于这类赶时髦的活动并不知晓,就问柳静语道:“如何又牵扯上我了?这样的校花选举每年都有一次么,南方的学校又如何来比呢?”

    柳静语纳罕笑看向她:“你这半年过得都是什么日子,竟把一切都忘了。当真说起来,我也不知是哪一年里时兴起这样的事情,定下来南北各个中学每三年选举一次校花,并且在当地知名报社参赛之后,将会由胜出者代表南北两方,进行最后的校花冠军角逐。外人看着新鲜热闹,其实细想起来,这与捧角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