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一章 相逢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好不容易煎熬到六点,屋里的一桌一椅都清晰可见起来,宛春方起身按铃。嗄汵咲欶昨夜外头睡着的正是周妈,听见铃响,胡乱披了件对襟大褂子进来道:“四小姐要什么,我给你弄去。”

    宛春道:“我不要什么,今日是柳小姐的生日会,我正要去参加,你去换了秀儿,叫她来给我挑件衣服,梳梳头发。”

    周妈年纪也有四十上下了,本就懒怠,闻听不叫自己伺候,嘴里头哎的一声,就忙出去,到隔壁厢房里叫了秀儿来伺候。

    宛春便打开衣柜,尽管让秀儿拣去,自己却道:“你帮我长长眼,怎样穿才叫不失礼,又不会夺了寿星的风头。”

    秀儿满眼里花花绿绿的绸缎华服,一时看的缭乱,揉着眼珠子笑道:“四小姐,你平日很会打扮的,今日怎么反倒请教起我来了?既然是柳小姐的生日会,自然年轻人多,那些洋服岂不是很好?”

    宛春道:“我知道很好,但是不能确定是怎样的好。依你说,该穿哪一件呢?”

    秀儿听罢,似真似假的上前在衣柜里翻检一通,挑出一条白网针织镂空连衣裙来,递到宛春面前问:“这一件如何?”

    宛春赶紧摆手,笑道:“不好,不好,若是出去玩倒罢了,去参加别人的生日未免喧宾夺主,太轻佻了。”

    “那么,这件呢?”秀儿又拿出一条湘妃色缎面印花的无袖长身旗袍。

    宛春眼前一亮,接在手里看了看,才点头道:“这件就很好,既不会很出众,也不会很简朴。”说着,看柜子里的衣架上还挂了一见米白色镂空针织短外套,便也顺手拿下来,两者搭配着比了比,问秀儿道:“这样子穿好看么?”

    秀儿带笑带说道:“很好看。”

    宛春就换了这样的一身,照旧是秀儿给她梳了头发,将额前刘海用桂花油统一梳拢,左右各分一半,拿了一对花式发卡夹住,余下的卷发则用手蘸着桂花油拧成几缕,如麻绳一般垂坠在脑后,配着宛春身上的那一套衣服,竟很有中西合璧的感觉。

    连母亲余氏见了都笑说穿的不俗,季元更加得意,偷偷对宛春道:“待会子去了柳公馆,我们要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初时宛春不解其意,吃过早饭坐上汽车时才想起繁光耀说的校花大赛一事,想必季元也脱不了干系,便道:“这是密斯柳的生日,不是我的生日,你可别来闹我。”

    季元嘿嘿的笑,也不理她,只管自个儿开心。

    汽车开了大概半个时辰左右,便到了柳公馆门前。

    才下车,宛春便见外头如那日在香山公园一般,停满了汽车。因她和余氏出来坐的是父亲李岚峰的车子,柳公馆的听差都见过,便赶上前哈腰问好,一直将他们的汽车放行到院子里。

    宛春扶着余氏下了车,入目便见一栋坐北朝南的中西合璧式两层楼房,青砖灰墙,顶上绿色釉瓦屋脊,黑色筒瓦屋面,四方顺水,高雅不凡。房前遍植了松柏月季等作物,真正地花木扶疏,苍翠欲滴。

    不等她看完,穿着笔挺的听差就一力领着她们往客厅里去,边走边吆喝道:“李司长李太太三少爷四小姐到。”

    客厅外头站着的两个听差忙向里头传话,没多会儿只听屋里扑通扑通的脚步声响,宛春她们才到门外,门里一众人就花团锦簇般迎出来,齐声道:“贵客,贵客,我们有失远迎了。”

    李岚峰与余氏都连说客气,叫这一帮子人众星捧月的接进客厅里。

    因为是寿星的关系,柳静语今日很是盛装打扮一番,跟在父母的身后迎出来,两家人见了面,少不了要叙旧几句。季元怕不耐烦,已经先一步避开,去寻自己的世交朋友了,只有宛春还寸步不离余氏左右。

    柳思卿及其夫人看见,便笑对李岚峰和余氏道:“这位就是世侄女吧?多年不见,出落得越发水灵了,多少人比她不上。”

    李岚峰和余氏也都笑道:“不要谬赞她,她在家里久居惯了,比不上你们家的静语。”

    旁人便都跟着附和,也有夸赞静语的,也有恭维宛春的,竟也一片的欢声笑语。

    柳静语和宛春笑着彼此递了眼神,打个暗号,两个人于是手拉手从大人堆里出来,上了二楼的阳台,靠着铜绿栏杆说着悄悄话。

    宛春便将礼物奉上去,特地把金丽的话重复一遍,如此的盛情难却,柳静语只好笑的收下道:“下一次密斯何上京来,我定要好生请她一次,答谢她这一番心意。”

    “那也只看下一次说罢。”宛春说着,正有心要找一个人,便探身看一眼楼下道,“客人都来齐了吗?看外头的那阵仗,倒像是万国开会一样,你这生日当真过得气派。”

    “大概就要来齐了。”柳静语撇了嘴一笑,哼声道:“有什么气派可言,但凡这样的场合,总少不了名利纠纷的,等你做这样生日的时候,就会明白了。”

    宛春不置可否,眼睛只在楼下的人群里打转,柳静语等了等,看她不说话,便也趴在栏杆上往下看道:“密斯李,你在找人吗?”

    宛春咬了咬唇,沉吟了一会儿才道:“那日你们说赵纯美和侗五爷会来,今日怎么没见他们两个?”

    “赵纯美和侗五爷吗?”

    柳静语目光一扫,忙伸手指着入门处假山旁的一座小亭子笑道:“那不就是他们?好像我家大哥和你家季元哥哥也在。”

    宛春顺着静语手指的方向仔细瞅了瞅,因隔得太远,她只模糊看见四五道人影,或坐或站的偎在亭子里,有几个穿西装的自然是男士无疑。又有两个穿红黄裙子的女眷,都是正身坐着,看不清面庞,因此倒不知哪一个是自己要找的赵纯美。

    于是她转动了心思,也指着那个方向问静语道:“那个穿红衣服的是谁?倒不像是赵二小姐呢。”

    静语细细看了一遍,笑道:“不是很像,却也不能断定不是她。若不是她,那么就是总统府的六小姐张曼宜了。只不过,曼宜年纪小一些,若是当面见到就分得清了。要不,咱们下去与他们打个招呼?”

    打个招呼吗?宛春缓缓吐出胸中的闷气,光是这样遥看着,她就忍不住想冲出去杀了那个女人,倘或当着静语和季元等人的面,与她起了冲突,问起来可怎么搪塞呢?

    说自己已经死了,现在不过是重生而已,所以才要找人报仇?还是说,自己受人托梦,打抱不平,要为枉死的谢雅娴母女伸冤?

    那可真的要被写入当代聊斋志异了,任谁都不会相信她的‘胡言乱语’,想必季元也该回去禀明了余氏,说她失心疯才对。

    这等结果她可不要看到,她想摧毁的是赵纯美的人生,而不是自己以命易命换来的人生。

    心下无端怅然,宛春摇摇头道:“我与他们又不曾相识,贸然的去打招呼,怪失礼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