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三章 生日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说话间,人群中走出一少女,看年纪与宛春和静语差不离,看样貌也是清秀可人,身上一袭浅粉色竖领右衽无袖旗袍,左手执一长颈的玻璃瓶,右手端了高脚的玻璃杯,笑颜轻展的站到宛春面前道:“迟了的都要自罚三杯,密斯李,你既是身子好了,自然也逃不开。嗄汵咲欶”

    便将玻璃杯里满斟了一杯白兰地酒,直送到宛春嘴畔,笑道:“你快喝了吧。”

    宛春无奈苦笑,看这状况,自己该当是走进李宛春的同学中间去了。

    面前的人对于她固然是熟悉的,然而她对于她们,却陌生不已。想要推却这杯酒,话到嘴边,怎么也不知道面前女郎的名字,倒不好开口了。

    只得勉强笑着低下头,就着玻璃杯的边缘轻啜了一口,道:“我虽然喝了,然而私心里认为这一杯罚的并不公平。今日我可是九点钟就到了柳公馆,那会子还有好些人没来齐呢,只不过我和密斯柳在楼上聊天,这才下来寻你们晚了一些,你们这可算是酿了一起‘窦娥冤’呀。”

    众人听她字字珠玑,都带笑带说道:“半年不见,密斯李的口才倒是越发好了。便是我们冤枉了你,可你自己就没错了么?既是来得早,如何不叫人通知了我们一声,只你和密斯柳有悄悄话可言么?”

    “可不敢这么说。”

    宛春笑的摆手,看着大家有心要拿她打趣,便自己转了话题道:“密斯柳今日着实忙得很,我听了她几句吩咐,下来客尽主谊,代她照顾你们一回,不好么?”

    此言一出,前番敬酒的少女便笑道:“当然是好极了,我们能得四小姐如此厚待,着实是受宠若惊呀。”

    一席话,说得在座之人又是一通哄然大笑。

    宛春在阵阵的笑声里慢慢放松下来,方才几乎没把她唬死,先时应对柳静语和繁光耀就够她伤脑筋的了,如今竟要费尽心思去应付一个班的同学。亏得真正的李宛春不是个善交际的人儿,要不然自己早晚有穿帮的时候。

    稍坐少时,宛春渐渐与四周的人熟悉起来,才知道方才给自己倒酒的女孩子叫做周湘,是旧京法制局参事周德亮的千金,因周德亮与柳思卿同在一个衙门工作,且是上下级的关系,故而两府往来很是密切,周湘与柳静语便成为了极要好的朋友,静语又同宛春交好,她与宛春竟然就比别人熟识一些。

    此刻问清了宛春的身体状况,见无大碍,旁人多已散开去,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话。周湘于是坐到了宛春身边,笑问她:“我听静语说,秉钧哥他们要趁着这一次的生日会,将你与她两个推到校花大赛上去,是也不是?”

    宛春浅笑道:“我亦是听闻了这事,不过说句实在话,对于校花大赛我并不热衷,相反地倒是很想推却掉呢。”

    周湘惊讶道:“这是为何?”

    宛春道:“你想啊,我因身体不好在贝满女中只读了两年半,缺席了半年,那就算不得是个好学生,更不能作为贝满女中的代表来参加这个大赛了。以免传扬出去,人家倒是要说我滥竽充数呢。”

    “那也得看说话的人有没有这个胆子呀。”周湘不以为意的笑起,又道,“旁人或者是滥竽充数,你是北岭李家的四小姐,岂能这样自谦?其实,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学校里可全都是推举了你和密斯柳呢。”

    宛春笑了一笑,只道:“是吗?”

    见周湘拼命地点头,脑门子一疼,直觉这一次是真的无处可逃了。她在身为谢雅娴的时候,从不知自己将来有一天会有这等的魅力,可以叫别人一次又一次的推举到校花大会上去。

    她想,这可真是见叫人哭笑不得的喜事。

    一侧里周湘难得见她说这么多话,不觉就打开了话匣子,七七八八又说了许多事情,无外乎是关于旧京各个女中的绯闻及出色人物之事。言之尽处,还提到了学堂的选择。

    宛春算是女中肄业,不知道要作何打算,唯有听周湘细说道:“我父亲要叫我去旧京人文学院,可我看了专业课,并没有什么感兴趣的,倒是医科学院让我很心动。我听说,在国外女子也是可以有一番作为的,若然我学会了医术,将来当个女医师,救死扶伤岂不妙哉?”

    宛春点点头,倒没想到这个参事府的大小姐会有这等侠骨仁心。想当初自己在她这样大的年岁的时候,还不知道今夕是何年,就盲目的出嫁从夫了,初时围着锅台瓦灶转,后来陆建豪一门心思往上爬,就有心让她去学习社交场上的东西,她便只好围着麻将桌和影院戏场转,虽举止不十分像,到底也有些官家太太的做派。只是自己却没有周湘这份心思,想过自立一番事业,若当初便如此,会不会又是不一样的结局?

    她正胡思乱想着,玻璃门又叫人推开来,不期然探进一颗脑袋说道:“你们还在聊天么?快些去大客厅吧,密斯柳的生日会就要开始了。”

    屋子里霎时响起桌椅的擦碰声,一众女客皆起身你拉着我,我牵着你,笑闹着一边出了门一边道:“这会子什么时候了?这么早就要开始么?”

    队伍里有人回道:“已经到中午了,据说这一顿只是为了宴请世交宾朋,咱们这些人留在晚上还有一场热闹呢。”

    于是大家伙儿心照不宣的笑起来,都道快走快走,一团烟似的往大客厅去了。

    里头季元正与李岚峰和余氏站在一处,因余氏问起宛春,季元便将自己在花园子里遇见她的事情说了,李岚峰听见笑道:“那样正好,她多结交一些朋友,对于她的自身也是有好处的。”

    余氏本是要叫季元去找宛春回来的,一听李岚峰这样说,倒不好开口了,只好站在客厅里朝门口张望着。正巧宛春与一众同学从外头进来,柳静语迎上去彼此笑问了好,宛春看见余氏站在人丛之后,微微笑着看向自己,就撇了同学径自走过去叫了一声:“妈妈。”

    余氏伸手将她额前散落的发丝抿到额角去,看了一眼她的身后,才道:“和谁玩了这么一会子功夫?我和你父亲找不到你,正着急呢。”

    宛春笑道:“下楼的时候遇到了同学,和她们一起玩的,方才我叫静语传了话给爸爸和妈妈,妈没有听到么?”

    余氏笑道:“听到了,不过我上楼的时候你已不再那里了。”

    宛春含笑,未待答话,便听台上的司仪打开了麦克风,宣布起生日会的开始了。她也就不再说什么,专一看着一场盛世繁华里才可见得热闹在自己面前展现。

    听完柳家夫妇的发言,及静语的感谢之情,这厢就已经开始切蛋糕开香槟了。由于这场宴会是包括了两件事,静语的生日以及校花的选举,柳家便决意要办的与众不同,没有在厅里放置圆桌和椅子,只是绕着客厅的边缘摆了回字形的长案,上头放满了各色的菜肴点心和酒水,客人爱吃哪样,便可以从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