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四章 失踪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张曼宜闻声看过来,见宛春如此诚心相邀,想起自己对于她所做的臆测,倒显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免有些不好意思,面上动了一动,轻轻回笑道:“那么,打扰密斯李了。嗄汵咲欶”

    宛春笑不做声,看她一步步走过来,当真在长条沙发上坐下来,自己也就顺势坐回了原处。

    两个人既是坐到了一起,总不好这么沉默着,宛春于是主动问张曼宜道:“六小姐不与她们一起玩去吗?”

    曼宜道:“正是玩得累了,才过来歇歇的。”说着,似是想起什么,又笑道,“密斯李不必这样客气,你既是与我同校,又是高我两届的师姐,叫我曼宜便可以了。”

    “曼宜?”宛春嘴里念了两遍,方道,“是不蔓不枝,宜家宜室的蔓宜么?”

    曼宜摇头说:“并不是这个蔓字,而是娥眉曼绿的曼。”

    宛春便看了她一眼,倏尔笑道:“果然人如其名。”

    曼宜叫她夸得很有些羞赧,她原不是这等薄面皮的女孩子,素日与赵纯美在一起,两人也爱互相追捧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只是不知为何,一旦夸奖的人换成了李宛春,她就深觉受宠若惊起来。

    心底里不由唾弃自己一句没出息,她因看宛春也静默坐着,便也问道:“密斯李不去玩吗?”

    宛春道:“我不是爱热闹的人,去了也只会扫别人的兴儿,不如老老实实在这里坐着,看他们热闹罢了。”

    曼宜似是非是的点着头,可心里终究是孩子心性,未免觉得宛春为人很无趣,连这么样的晚会都无心去热闹,别的日子又有什么可乐的呢?

    她兀自的想,外面大客厅里周湘正因为不见了宛春,和静语二人四下里的盲目寻找。

    只因为在方才的小会客厅里听见宛春说不参加校花大赛的话,周湘就很担心宛春会趁乱先一步离开,虽是早已吩咐了听差和门房,叫他们看见李四小姐出去,就拦住她,可到底是不安心。

    这会子找不见,便不由着急起来道:“这个人……不过是参加校花大赛而已,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的任务,怎么就走的那样快?便是走,也该与我们、与寿星说一声呀。”

    周围的同学听见,也随她找了一找,都说没看见,就笑着劝了周湘道:“罢么,今儿是密斯柳的生日会,密斯李逃脱的开,密斯柳定然是不能逃的,她们两个不论谁来当这个校花,我们都没有意见。”

    周湘听罢,鼻子里极为不赞同的哼了一声,抱臂冷笑着说道:“谁说我是对密斯柳当校花有意见了?我只是觉得她们两个人只在伯仲之间,不单单我们学校选举了为算,也要叫别人看一看,究竟谁才是北地的国民校花。要是每一届的待选者都似密斯李这样逃脱了,岂不是叫南方的人看笑话了?”

    她喋喋不休的说着,分明是有些生气的,众人熟知她的脾气,倒不好多言了,只得分头再去找找。

    且说楼上柳秉钧的房间里,李季元、赵国栋和赵纯美几个人,并另外两个女伴,正围坐了一圈打小牌,季元与赵国栋对家,柳秉钧与赵纯美对家,另外的两个女伴一个坐在季元身侧,一个坐在柳秉钧身侧,替他两人看牌。

    几局打下来,季元连赢了三圈,很是兴致冲冲,便极力撺掇柳秉钧他们打第四圈,就在这时楼下的人找到楼上来,冒昧的推开门笑问道:“三少爷,你见到四小姐了吗?”

    季元甩出一张牌,心不在焉回道:“没有见到,她不是在楼下与同学玩了吗?”

    那人便道:“楼下并没有看到人,我们还以为四小姐与三少爷你在一起呢。”

    季元这才回过神,一把扔了手中的牌,推开椅子问道:“那么大的人,怎么会找不见了?再去找找,我是与她一道来的,若要走,她也必会和我说一声的。”

    说的那人连连点头,忙转身下楼告诉众人,楼上也没有宛春的影子。

    静语站在大客厅里,只好抚着额头叹气。

    繁光耀看她很是为难的样子,就道:“要不我坐了车回静安官邸问一问吧。”

    “那还问什么呢?”静语怅怅的舒口气,无奈笑道,“她要是当真这样不声不响的回了静安官邸,那就说明她是极力反对校花大赛一事的,你便是去那里问了,她也不会再回来的。这个倒也没什么,我就怕待会子同学们之间有什么意见,反而于她声名有累。”

    繁光耀见她说的在理,也只得弃了去静安官邸的念头,陪着静语在客厅里站着。

    大家在外面闹的翻天覆地,却都忘了到大客厅延伸进客卧时独立出来的小休息室去找一找,宛春在里头坐着,又有张曼宜相与聊天,并不知外头的人为了自己上上下下都跑了遍。

    张曼宜也是头一回与宛春这样脾性的人打交道,闲聊间看她见识之深,所闻之广,比自己不知高了多少,便很有些自惭形愧,就道:“密斯李,你知道的这么多,简直比我见过的任何同龄女郎都要出色呢。”

    宛春唇角微扬,于是笑问她:“六小姐当真如此想么?那么,我比之赵二小姐,如何呢?”

    她这话是思虑再三才说出来的,纵然心底里她对于自己如今的权势与外貌都极为自信,然而毕竟面对的是前世的情敌与帮凶,多少还是想从别人那里得些肯定,好以此更加确信罢了。

    曼宜不想她拿自己与赵纯美相比,因她与赵纯美交好日久,不能为宛春而贬低了赵纯美,想了一想才笑道:“密斯李与纯美姐是完全两样的人,密斯李喜静,纯美姐喜动,都是极好的女郎,我并不知谁更出色一些。”

    宛春闻言,便会意的笑起来,还不曾说什么,就听吱的一声,白漆木门就叫人从外头推开,来人拍了手笑道:“曼宜,你的话越发说的滴水不漏了。”

    “五哥……”曼宜不想在话头上被人插嘴进来,很不满意的扭着身子娇嗔一句。

    来人正是张景侗,他今日与赵纯美又闹了些不愉快,就没有和秉钧他们呆在楼上打牌,而是下楼四处转悠着,不时与熟悉或不熟悉的女朋友打声招呼。因听见静语他们急着找宛春,只为了那一次在跑马场宛春没有像别的女郎那样,对他假以辞色,故而他一直萦挂在怀,左右也是无事,就自愿帮着找起来。

    恰是路过独立休息室的时候,听见了宛春和曼宜的对话声,本该是立即进去的,不想宛春和曼宜聊得话题越来越多,且涉猎内容之深,完全出乎自己的预料,只道自己竟小看了这个李府的四小姐。便很有兴趣的倚在门边,从头到尾听了个够,直至最后宛春问出一句与赵纯美相比如何的话,张景侗才不耐起来,推门打断了他们。

    宛春是个很机灵的人儿,见张景侗不早不晚偏在此时进来,且听见了六小姐说的话,推敲之下他必是在外头站住多时了。幸而自己只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