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一章 谋划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萍绿撇了撇嘴,撒开怀抱着的两只手,在秀儿面前拍了一拍道:“放心,我知道轻重的。嗄汵咲欶”

    这才扭身遥遥进了房里去,秀儿在门外安心等着,不多时,季元果然从房间里出来了,一面走一面扣着长衫上的扣子,见了秀儿便道:“你们四小姐找我吗?”

    秀儿道:“正找的急呢,快请去吧。”

    季元闻言一笑,跟在她后面到了宛春房里,看她披了件玫瑰紫的哔叽斗篷坐在床上,便道:“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我?”

    宛春伸了手,笑着示意他坐下,对秀儿说道:“去给三少爷沏杯好茶来。”

    秀儿清脆的哎了一声,真就答应着出去沏茶了。

    季元本是随意的人,叫她主仆两个这般客气的对待着,倒一时不敢坐下,手指只在衣前的扣子上打转,偏转头盯着宛春道:“四妹妹,你何时与我见外起来了?”

    宛春见他这会子竟小心谨慎了些许,不觉笑的扬眉:“我怎么会与三哥见外?只不过是要有件事要托付三哥而已。”

    季元看她不像是在开玩笑,抿抿唇这才侧身坐在床沿边横置椅子上笑道:“先别说罢,叫我猜猜是什么事,莫非是校花大赛易主的事吗?”

    “三哥!”

    宛春笑啐了一声,抱臂倚着床头的半截圆柱子道:“人家和你说正经事,你就只会跟人家胡闹。”

    季元道:“我这也是极为正经的事,不过你说的既然不是这一件,那么还请你继续说。”便笑的一点头,往后靠着椅背坐定了。

    宛春于是探头看了一眼窗外,秀儿是乖觉的人,这会子沏茶还没来,想是在外头把风呢,她也就不必忌讳,直言说道:“今日父亲和母亲回来,对我说要送了我去人文学院,我不愿意去,跟妈闹得很不愉快,所以找了你来商量商量。”

    “你跟妈闹不愉快?”

    季元一脸见鬼的表情,似是难以置信,晃了晃脑袋,才摆手笑道:“不要哄我了,你可是妈的心头宝儿,你们娘俩向来是一个怎样说一个怎样做的,岂会闹起来?是不是爸和妈回来见你扭伤了脚,要怪到我头上,你怕我为难,才托词是母亲与你置气?”

    宛春见他话题扯的那么远,又是笑又是无奈道:“爸和妈只为了我脚扭伤的事,早把我们昨日的晚归忘去脑后了,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不瞒三哥说,我因说要去医科学院,母亲很不理解,才动怒起来的。”

    季元不意宛春为的这事,一惊之下,嗓音不觉就高了许多:“你要去医科学院?四妹妹,你简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哪。我说你怎会和妈闹不愉快,虽说眼下西医是个很时兴的行当,但在我们国家旧式的思想里可是很瞧不上郎中的。你又是女孩子家,怎会想起来要去学这个呢?”

    “这个说来话长了。”宛春顾忌前缘复杂,不能解释太多,便道,“那日在静语的生日会上,周湘也提及了要去医科学院念书的事,她虽是周家的大小姐,难得思想开通,听了她的话,我也不觉得当女医生是什么为难的事。”

    “她是她,你是你。”

    季元对于周湘并不甚熟悉,唯独对那日她的针锋相对记忆犹新,一听这事是她起的头,就不屑的冷笑道:“你们的身份可不能同日而语,人文学院里教课的是全国知名的教授,学生也是仔细核对过在校成绩与身家地位才录取的,医科学院里却三教九流都有。周家大小姐去医科学院没什么大不了,李家四小姐要是去了,你想想,整个紫禁城还有比这更离谱的事儿吗?人家会以为,是我们李家地位不够,才叫你不能到人文学院读书去。”

    他说话时,眼睛眉毛已是皱在一起的了,不知是在气周湘还是在气宛春。

    宛春也没有想到平日看似浑浑噩噩的混世魔王,这会子竟会说出顾忌家族颜面之语,心里要笑又觉得此刻的情形是不便于笑的,遂咬着下唇,片刻才启齿说:“那么,我不用李家四小姐的身份,总是可以的吧?”

    “你不用李家四小姐的身份,那要用什么身份?”李季元狐疑问道。

    宛春肃着雪白的面孔,默然许久,才轻轻抬起头:“就如同周湘一样,直接去领了报名表,只报个姓名上去,别的一概不填,岂不是避开了家族颜面之说?”

    “你……你这真是要胡闹了。”

    季元哭笑不得,伸了手指不轻不重的刮了宛春的鼻梁一下,才说:“这事我不能帮助你,回头叫父亲和母亲知道,怕又有一场事故了。我劝四妹妹你还是仔细想一想罢,不要误做了决定,以免将来后悔。”

    说着起了身就要走。

    宛春一看他如此,急忙就道:“三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季元摆了摆手,已经不乐意听下去了,秀儿果然是在屋子外面把风,听着里头的说话声,忙探手将外面桌子上放的一个青花瓷盖杯拿过来,忙忙的拎了紫砂壶往里注了一杯水,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端着冲进屋里来,一把攥住季元的胳膊笑道:“三爷这就走吗?好歹坐下吃碗茶吧。”

    季元让她攥住脱不开身,平日里他和宛春常来常往,各人房中的丫鬟听差都是熟悉惯了的,他又是薄面皮的人,为博得怜香惜玉的口碑,对于家下的丫头一贯是和颜悦色,此时就不能不给秀儿的面子,只好从她手中勉强拎出半截袖子笑道:“你们主仆是跟谁学的这三十六计?倒没料到还有个连环计呀。”

    秀儿看他不走,就一手攥住他衣袖,一手端着茶杯子只管站住了,笑眯眯的直向他脸上说道:“三爷不必同我贫嘴,我听不懂那些文绉绉的话。我只知道我们四小姐要找三爷有事呢,三爷走的这样急,可是帮四小姐把事办妥了?”

    季元越发的好笑起来,索性由她拉扯着,只问她:“你知道些什么,就这样替你们小姐合计起来了?没听她说么,她要去医科学院,别的或许我可以帮得上忙,这样的大事,我可是无能为力了。”

    秀儿笑道:“你怎样就无能为力了,先生和太太做不得主,不是还有老先生吗?我们四小姐找你,就是要同你商量要如何过了老先生那一关呢。”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季元不期然的转身,对着宛春说道,“这更是胡闹了,爷爷是从来不管我们上学的事的,你越过了父亲和母亲,去找他老人家,白费力气不说,还免不了要被训责。”

    此时,外头太阳已经落尽西山,秀儿怕屋子里暗,早将绿灯罩里的电灯拧开来,幽幽的透出一抹荧光。宛春在屋里坐的久了,稍稍觉得寒冷,正将哔叽斗篷上的镀金扣子往上扣了一个,光影里只看到她一个姣好的侧面,冷睨众生。

    听完季元的话,她丝毫没有退步的意思,只道:“我自是明白这些,所以才要问问三哥,该怎么说,爷爷才能答应我去医科学院?他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