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八章 事半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秀儿道:“这可奇了怪了,三少爷的人和咱们这里的人有什么区别么?便是临时使唤了,也没有说要打赏的话,再者,你要赏他什么呢?”

    宛春笑道:“话虽如此,但人家为你办了事,你不能不对人家表示一下感谢呀。嗄汵咲欶若然是在一个院子里也就罢了,李桧跑来跑外,也算尽心了,我看那日他们送进来的洋取灯就不错,他们跟着三少爷,必然随身都装了烟匣子,给他个取灯日后用起来也方便些。”

    秀儿听见,攥着辫梢笑了一笑道:“洋取灯虽不值钱,难得用处多。也罢,送这个也不算什么。”说毕,就一甩手,将系着红头绳的大辫子往背后一扔,自去黄花梨百宝嵌花鸟图顶竖柜前开了上头的小柜门,翻动几下,拿出个小纸盒子道,“这取灯还是二小姐上一回给你贺生辰时,随着花烛一道寄来的,我们屋里没有抽烟的人,倒是把它给雪藏了许多日子,也不知还能不能用了。”

    于是她就抽出一根来擦了,看那黑呢帽似的尖头上‘扑’的现出一抹火苗来,竟还能使用,便忙的一口吹灭它,将那洋取灯塞在怀里,只等李桧回来交给他。

    因宛春近日听了弗雷德话,要进行复健,故而下午秀儿和周妈总会有一人要抽出半个时辰,来扶着她在床沿周边走一走。今儿轮到秀儿,她为了将宛春从床上安稳扶下来,且又不能加重她的伤势,因此只好将半个身子伏低假作拐杖,叫宛春将胳膊由她肩上绕过去,单手撑住,才可从床上站起。

    这次仍旧如此,只是宛春起身刹那一时大意,竟把还在给金丽写信的事情忘了一干二净,原本铺在被子上的纸笔,随着她的起动,登时滚落一地。

    慌得秀儿忙用脚勾住那欲要滚到床底下的自来水笔,扶持着宛春站好,自己才稍稍弓下了身子,捡起纸笔问她道:“四小姐,你这又写什么?”

    宛春笑将那信拿过去,折了两折放在书桌的屉子里道:“金丽从上海寄了信来,我赶着给她回信呢。”

    “表小姐寄来的?”秀儿脸上带了三分笑,边扶着宛春走动边道,“她信上都说什么了?”

    宛春道:“无非是近日做了何事,金丽的小孩子脾气,到了中学里也没怎么改。喏,那信里还提到了她对于校友们的看法呢,说是与她们沟通艰难,当初还不如上旧京里来读书。”

    哧!秀儿忍不住的笑,搀着宛春的胳膊道:“大概是表小姐家中只有她这么一个孩子,且你们两个年龄相近的缘故,所以她和四小姐你的感情尤其好。你忘了么,去年夏天来的时候,你们两个偷嘴,半夜跑到后院花园里摘葡萄吃,叫李管家当家贼抓个正着,挨了老先生和先生好一顿训,可不就是个孩子?只是今年你毕业了,才有些大人的样子,我想要不了两年,等到表小姐毕业时也该转性儿了。”

    “为什么转性儿?我看她的脾气就很好。”宛春亦是微笑着说道,“活泼泼的,像个百灵鸟一样。”

    “是啦,是啦,百灵鸟。”

    秀儿含笑撇撇嘴,她何尝不知活泼的好处?那会子还没到静安官邸,她们一家都住大杂院的时候,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打小鼓的姑娘、卖冰核的姑娘、弹三弦的姑娘,都是活泼泼的,但是这活泼放在少女身上犹可,等到为生活所迫或者结婚嫁了人的时候,谁又能活泼的起来呢?金丽家中固然富裕,但她不可能没有结婚家人的那一日,入了别人的门就不能和在家中相提并论,自然而然地脾气也会收敛稍许。

    不过这话她不大好在宛春面前说,只是想起大杂院的时候,倒勾起一段心事,便对宛春道:“前儿你答应给我写家书的呢?既然这会子你要给四小姐回信,不如也帮我写了,寄信的时候一道寄去不是省了很多麻烦吗?”

    宛春也想起来自己是曾答应过她这事,便笑道:“那正好,这里有现成的笔墨,你扶我坐下来,你说我给你写。”

    “行。”秀儿笑了一声,真就扶着宛春坐到书案前,拿了个脚踏子来,小心的将她的脚放上去。自己只趴在书案的一角,抵着腮凝神思索了一番,才道,“四小姐,你就写我在这里吃住的很好,昨儿太太还叫府里给我们量身做冬衣,四小姐待我也很好,让他们不必担心罢。”

    她说得极为简洁,言语又实在,宛春刚动笔就忍不住笑的搁下去,道:“你就没有别的话可言了么?只说了这么几句,巴巴的送到湘潭,又有什么意思?”

    秀儿托腮笑道:“我原本就没有什么话要说,写信回去不过是让他们安心罢了,你要是觉得我说的话少,劳烦多添几笔。”

    宛春点了点头,就重新拿起笔说道:“那么,我就给你多多美言几句,好叫你的父母放宽心。你如今到了可以婚配的年纪,我们府里正有个好人,厮配得起你,以后你也可以成为我们家的人了。”

    她嘴里说着,手上一刻也不停,笔走龙蛇,登时就写了两行字出来。先时秀儿还当她是真要给自己美言几句,一听后来的话语,不觉就伸手过来抢她的笺纸道:“你怎么这么调皮?人家正正经经的找你办事,你净会给人家捣乱,我可不许你这样写。”

    两个人你抢我夺的,闹得不亦乐乎。

    周妈跨脚进门来,不由拍着手叫道:“秀儿,你越发没有规矩了,在小姐面前也没大没小的,仔细伤着她。”

    秀儿抢的正欢,额上香汗淋漓,只管夺着宛春手里的信笑道:“周妈妈,你老人家只看眼下,也不问清楚了前由再骂人,四小姐存心逗我玩呢。”

    周妈闻言笑啐她一口道:“什么前由后由的,她就是逗你玩,又能怎么样呢?快别和她闹了,外头说柳家的小姐带了人来要见见咱们四小姐呢,你们疯成这个样子,让外人看见怎么得了。”

    宛春和秀儿听见,果然都撒开手不闹了。宛春于是将面前的信笺收拾了几下,放进屉子里,问周妈道:“现在柳小姐人在哪里?”

    周妈一指窗户外头说道:“她人就在前厅里等着呢,我因想你下午要复健,也不知方不方便见客,就先过来问你的意思了。”

    宛春不觉笑了一笑,静语自从得了冠军之后,一直深以为愧,知道她脚伤也不曾到府里看望过。这会子来,只怕不单单是看望那样简单,她也正有话要与静语说,便道:“以后柳小姐再来,不用过问我的意思,直接请她进来吧,我们两个之间没有那么多规矩。”

    “哎。”周妈应了一声,忙转身去请柳静语她们进来。

    秀儿在房里替宛春整理了衣衫,未防触动脚伤,宛春就没有起身来。外头静语和周湘候了片刻,才跟着周妈到宛春房里,一见面静语尚未说话,周湘却先快言快语说道:“密斯李,多日不见呀。”

    宛春不料她会和静语一道过来,也忙笑道:“密斯周,别来无恙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