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一章 隐瞒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围在报到台前的男生闻言都静下来四顾了一遍,心里大抵同两位老师一样,对于到医科学院报到的女学生深感惊异。嗄汵咲欶宛春因为隔得远,老师点名的时候,并不曾听得分明,小邓又不知她把自己的名字改了,也只管在原地愣站着,也就没有人应声了。

    那负责归档的朱老师喊了两声见也没人答应,便将报名表放在桌子上,笑道:“奇怪了,报名表在这里,如何不见有人来呢?那这表是谁送了来的?”

    小邓余光瞥见那上头的自来水笔印子,与自己送去的极为相像,挠了挠头不太确信道:“难道是俺送来的那份么?”

    他一说完,四下里的人都笑了,朱老师也笑个不住,看了看他一眼道:“是你送来的?你叫邓宛春吗?”

    小邓忙摆几摆手:“俺不叫邓宛春啊,那报名表是俺替那个小姐拿的,可是她也不姓邓呀。”小邓说着,手指就不由向宛春指过来。

    众人一听,忙也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见不远处的槐树底下,正停了一辆人力黄包车,四面垂帷,面对着众人的一面恰高高卷起了,挂在顶头的钩子上。帷帐里坐着一个少女,年方二八的模样,鹅蛋脸,I烟眉,头发梳成两个蓬松的马尾,搭在左右肩膀上。上身一件白底撒花的立领右衽紧身短衫,下配着一条黑棉布裙,长长的拖到膝下,脚上一双棉丝袜,蹬着两只黑皮鞋,秀美又大方。

    宛春瞧着旁人都向自己看来,心中不知是为了何事,不觉有些羞赧,于是悄悄往人力车上缩了缩身子,扯住身旁的帷帐,稍稍的掩上些许目光。

    那里众人倒是没料到来上课的竟是这样清秀的可人儿,个个面带上微笑,偷偷地在底下你捅我,我捣你的小声嘀咕,话题总归是离不开宛春的。

    朱老师也似是在意料之外,看着宛春又看看手上的报表,不由问了小邓说:“怎么,你们小姐自己不来填这份报表呢?”

    小邓憨厚笑道:“俺们小姐的脚扭伤了,来不了。你有什么事,对俺说吧,俺去告诉她。”

    朱老师笑点了点头,他是阅历无数的人,只消一眼就看得出来宛春不是寻常小户人家的女儿,纵然只不过是跟着一个人力车夫送过来,但那通身的气度可瞒不了他的眼睛。想着之前也来过这么一个大大方方的女孩子,朱老师便从档案袋里翻出另一张填报表,瞧上头用颜体写了‘周湘’二字,就将宛春的填报表与她的放在了一处,才另拿了一份入学须知递交给小邓道:“既然是有伤在身,那么我们就不难为她亲自到场了。这份文件还麻烦你转交给邓同学,请她务必看仔细些,将来我们的课程安排,都会根据这份文件制定。”

    小邓似懂非懂的点一点头,就将那入学须知拿在手中,一溜烟儿的跑到人力车旁,笑对宛春道:“给,这是那个先生让俺给你的,说是要你看看,有什么课程安排什么的,俺也没记得清。”

    宛春瞧他学话只学了一半,就好笑的拿过了入学须知仔细看了几眼,见上头共分了五大类,写明了报到前的生活须知指引,报道后的时间及课程安排,其下则是报到注册、结业典礼及交通指引,条理分明,详实周到,照顾了许多家在外地不得不住校的学子。

    宛春看罢见这里已经没有别的事情了,就将入学须知叠起,命小邓拉车回静安官邸。

    因为不是汽车,不能走专用车道,小邓怕绕了远路,就拉着车子顺着人家门前的小街小巷取捷径往静安官邸去。

    宛春平日难得出来,且因为报到,身边没有跟着旁人,就不必担心会暴露形迹,心情一时愉悦非常,便任由小邓随意拉去。她只管坐在车上,看街道上捏糖人的、卖小金鱼的、修理雨伞的、焊洋铁壶的,各自为政地吆喝着,音色错杂,吵吵嚷嚷之中却又透着一股子凌然有序,与上海的景象大不相同,非常地让人感兴趣。

    宛春便不由抬头瞧了一眼天色,见那日头不过才跃下树梢,离天黑还早得很,着实是心痒难耐,就对小邓道:“靠路边停一停,我下去买一些东西。”

    小邓停下了车,搀着她下来道:“你要买什么?你的脚可以走动吗?”

    宛春笑挥却他的好意,自己挪了两步道:“不碍事,我只在这儿几个店铺前看看,不走远就没关系。”

    小邓于是撒了手,看宛春慢慢走到那炸五香花生仁和磨剪刀的店铺中间,瞅着人家做生意,心里不由暗笑,想她到底是富贵人家的孩子,这么个寻常玩意也能看的呆住。围在报到台前的男生闻言都静下来四顾了一遍,心里大抵同两位老师一样,对于到医科学院报到的女学生深感惊异。宛春因为隔得远,老师点名的时候,并不曾听得分明,小邓又不知她把自己的名字改了,也只管在原地愣站着,也就没有人应声了。

    那负责归档的朱老师喊了两声见也没人答应,便将报名表放在桌子上,笑道:“奇怪了,报名表在这里,如何不见有人来呢?那这表是谁送了来的?”

    小邓余光瞥见那上头的自来水笔印子,与自己送去的极为相像,挠了挠头不太确信道:“难道是俺送来的那份么?”

    他一说完,四下里的人都笑了,朱老师也笑个不住,看了看他一眼道:“是你送来的?你叫邓宛春吗?”

    小邓忙摆几摆手:“俺不叫邓宛春啊,那报名表是俺替那个小姐拿的,可是她也不姓邓呀。”小邓说着,手指就不由向宛春指过来。

    众人一听,忙也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见不远处的槐树底下,正停了一辆人力黄包车,四面垂帷,面对着众人的一面恰高高卷起了,挂在顶头的钩子上。帷帐里坐着一个少女,年方二八的模样,鹅蛋脸,I烟眉,头发梳成两个蓬松的马尾,搭在左右肩膀上。上身一件白底撒花的立领右衽紧身短衫,下配着一条黑棉布裙,长长的拖到膝下,脚上一双棉丝袜,蹬着两只黑皮鞋,秀美又大方。

    宛春瞧着旁人都向自己看来,心中不知是为了何事,不觉有些羞赧,于是悄悄往人力车上缩了缩身子,扯住身旁的帷帐,稍稍的掩上些许目光。

    那里众人倒是没料到来上课的竟是这样清秀的可人儿,个个面带上微笑,偷偷地在底下你捅我,我捣你的小声嘀咕,话题总归是离不开宛春的。

    朱老师也似是在意料之外,看着宛春又看看手上的报表,不由问了小邓说:“怎么,你们小姐自己不来填这份报表呢?”

    小邓憨厚笑道:“俺们小姐的脚扭伤了,来不了。你有什么事,对俺说吧,俺去告诉她。”

    朱老师笑点了点头,他是阅历无数的人,只消一眼就看得出来宛春不是寻常小户人家的女儿,纵然只不过是跟着一个人力车夫送过来,但那通身的气度可瞒不了他的眼睛。想着之前也来过这么一个大大方方的女孩子,朱老师便从档案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