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四章 同学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宛春和季元闻声便都忙站起身,对着来人微微躬着身子叫道:“父亲。嗄汵咲欶”

    李岚峰迈脚进来笑的一摆手,示意他们兄妹坐下。他这几日在衙门里正为着一些事情忙的焦头烂额,今日好不容易得闲可以回家休息半天,刚到门口就听里头他们母子在说话,故而在外头插了一句嘴。

    这会子随意挨着余氏坐下,就先问了宛春道:“你今日去报到了吗?”

    宛春笑答了声是,李岚峰赞许的颔首几下,方转过头问余氏:“你们娘刚才几个在说什么,怎么讲到安逸一事上去了?”

    余氏见他有兴师问罪的架势,便笑嗔道:“谁又多说了什么呢,偏你一来就上纲上线的。不过是仲清从上海寄了家书来,因我们的姑爷让其在信里问一问季元的情况,劝我们给季元找个文职做,所以我才会说让他每个月拿几百块钱零花,过安逸的日子罢了。”

    “几百块钱的零花?哈!”

    李岚峰嗤笑一声,抖着手里的雪茄烟,将其在玻璃烟灰缸上磕了一磕,不屑道:“太太不要说这种让人笑掉牙的话了,你也出去打听打听,如今经济这样的不景气,有谁的工薪是可以值得一个月几百块钱的?更何况还是零花,那么你是打算另外再添补他些款子,办正经的事情么?要过安逸的日子,其一得是他自己有那份安逸的心思,其二,也得看当前局势呀。”

    他说着,就狠狠地抽了一口雪茄烟。

    季元向来对于自己的父亲敬畏有加,听他把自己批判的体无完肤,一文不值,唯有沉默的份儿,却决计不敢违逆的。

    倒是余氏与李岚峰夫妻多年,一见他抽上了烟,即知他是遇上什么为难的事情,所以才将火发泄在这些莫须有的小事上,自己也就不好驳斥了他的话,便顺着他话音笑问道:“我们在家里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能知道什么呢?怎么,当今的局势还不够好吗?”

    李岚峰摇了摇头,他本意是不愿将公事带回家中的,然而这一次的问题着实棘手了一些,衙门里人心难测,他也不知要与谁商量。既然余氏问起来,他便道:“这话我也只在家里说说罢了,如今的局势可是大大不妙呀。太太,你听说了吗?日本人要割我们东北三省的地呢。”

    “割东北三省?”余氏纵是不涉政事多年,听见此言也大吃了一惊。

    谁都知道如今的总统府正是当年张祚凌从东北三省斩旗起义建立起来的,在那里至今还驻扎着张阀旧部的精锐力量,时刻操纵九省十八区的军事动向。更有名扬海内外的飞鹰部队,远可直跨鸭绿江,援朝抗美,近可直赴紫禁城,舍命保帅。

    日本人也真是异想天开,竟敢狮子大开口,要割据东北三省,难怪李岚峰会如此生气了。

    心底胡乱想了一想,余氏又道:“日本国不是已与我们友好邦交了吗,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杀了回马枪,要起东北三省来了?”

    李岚峰冷声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日本国不过区区弹丸之地,看我们中华地大物博,哪里没有个贪念呢?更何况,我们当初为了建立新政/权,与前朝的人马交手多次,已经先自损失了大半的精力,现在各个部门都还在休整期。不说别的,就连我们海军衙门,也不可能说打仗就立刻可以登船出发了的。”说到这里,大抵是真心受困于此,便叹了一口,方继续说下去,“所以,日本才敢有恃无恐,前来讹诈啊。”

    “那么,就这样给他们吗?”

    季元抢先问出了声,他是学军事出身,当然知道此间的重大关系,神情不由紧张起来。手肘撑着沙发的扶手,只管伸长脖子,直直的望向了李岚峰。

    李岚峰剑眉横竖,鼻头里冷冷的一哼,却道:“怎么可能给他们?别说是东北三省了,哪怕就是东北的一棵草,一粒儿石子,我们也不可能叫他们染指半分!”

    季元便又道:“不给他们,就只有靠打仗解决了吧?”

    “话虽如此,此事能和解最好,不能和解,想必就要有战事在即了。”李岚峰吐了口烟云,沉默许久,才转过头看着季元道,“我听说你们讲武堂的学生很不务正业,连个枪杆子都不大摸了,是不是?”

    季元神情一赧,讪讪的缩着头道:“父亲又从哪里听人胡说了,我的枪法可是很厉害呀。”

    “是吗?”李岚峰冷笑了一声,见他身上穿的是件顶时髦的西式服装,摒弃性格不谈,光看外貌,不过是斯文一脉的小儿郎罢了,哪里有自己当初驰骋沙场的气概?这样的人放到战场上,别说打仗了,行军都是问题。

    于是心中的忧虑不由得更重,索性闷头抽烟不再说话了。

    他不说话,余氏也不好再去搭腔,季元和宛春就更不知道说什么了,屋子里刹那安静下来。

    娜琳和彩珠秀儿站在他们几人身侧,眼见得陷入僵局之中,娜琳于是眸子一动,装作不经意的走出去,到门外喊了两声道:“你方才说什么,要开饭了么?好的,吩咐大厨房,今儿先生太太和三少爷四小姐都在前厅用饭,叫他们把饭菜都端过去吧。”

    说毕,也没听见外头有人回答,就径自走回来向余氏笑道:“太太,外头的人说,可以开饭了。”

    余氏也正想要吩咐摆饭菜,好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开,见娜琳把话说在了前头,便冲她赞赏一笑,对李岚峰和季元宛春兄妹说道:“先吃饭吧,天大的事情也等吃饱了饭再说。”

    李岚峰愁绪万千,一时片刻也没有解决的法子,无奈之下就一道随着余氏起身来,往前厅而去。季元和宛春彼此夹目示意,忙也起身来,跟着他们吃饭去了,把日本欲割据东北三省之事全然的咽进肚子里,不敢再提起半分。

    当夜季元就没有出去跟着赵国栋他们胡闹了,窝在宛春房里看她给仲清回信。

    宛春因对这个姐姐未曾谋面过,又不知她性情如何,就一面写一面从季元口中打听。得知仲清的脾气与母亲余氏是八分相像的,做起事来同样的爽利痛快,得意的时候连姐夫谭汝临都得逊她三分。

    宛春听罢心中多少有些眉目,一封家信倒也写的很是姐妹情深。季元为怕嫌麻烦,看她写完,就接过笔在她信的末尾聊添几句,谢过了此前仲清夫妇劝他从政的好意。

    两个人忙活完,一看挂钟都已到午夜了,宛春明日还得去学院注册班级,实在不能继续熬下去,季元于是笑叮嘱她几句,就回了自己房中,各自歇下。

    翌日,宛春刚起,秀儿因过来给她拿衣服,橱柜里翻了个遍,也没寻见昨儿穿的那件白底撒花的短衫子,就背着身子问她道:“你昨天换下的那身衣服呢?我瞧着才穿了半日,没必要去洗它,今日还穿那个吧。”

    宛春眨了眨眼,那件衣服早就被她塞箱子里去了,这会子要拿出来,依秀儿刨根问到底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