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六章 急电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周湘不留神叫宛春推进车里,只得愤懑的坐下。

    季元见她犹自气愤不已,自己本是不大高兴的,这会子反而当先好笑起来,就问了宛春道:“你干什么鬼鬼祟祟的?人家不愿意坐我们的车子,就不要再勉强人家了。”

    宛春不理他的调侃,跟在周湘后头坐进来笑问道:“你今日怎么过来了?不是说好了叫黄包车接送的么,你来的这么突然,倒吓了我一跳。”

    季元便道:“黄包车我已经叫小邓先拉回去了,今儿实非我故意捣你的乱,而是枫桥官邸来了电话,说二姐昨儿夜里动了胎气,如今情况很不大好,所以妈才叫我过来接你回家去,趁你还没有正式上课,她要带了你到上海看二姐去呢。”

    “二姐动了胎气?”

    宛春神情一变,隐约记得金丽曾说过李仲清的预产期就在十月里,现在已是九月中旬,若要胎气动荡的厉害,定然是要早产了的,这于大人孩子都是极危险的事情。

    她前世也是有过身子的人,更何况还死了一个宝宝,对于仲清的处境就更加担忧起来,忙一叠声的催着季元道:“那就快送了密斯周回去,我们再赶回静安官邸。”

    季元让她催个不住,只得调转车头,先送周湘到达参事府,自己和宛春方打道回静安官邸。

    进了上房,余氏正急的坐立不安,一看他们兄妹进来,便督促道:“囡囡,你的行囊我已经叫秀儿打点好了,你快去换身衣服,我们即刻去车站。”

    宛春忙答应声是,立马回到自己房中,秀儿早得了通知,已经将衣柜的门都打开来,宛春因为赶时间,随意拿了一套衣服穿上出去,秀儿急忙拎了她的行李箱跟过去。

    余氏业已准备妥当,看着宛春过来便一头吩咐人备车,一头对娜琳彩珠她们叮嘱道:“我和四小姐不在家的时候,你们多注意老先生和先生的饮食,天儿就要凉了,过冬的衣服也该拿出来洗一洗晒一晒。”说时,看见季元也在旁边站着,又对他道,“明日你也该开学了,把需要的东西都整理整理罢,省得你老子回来一问你三不知的,李桧他们那儿你也传了我的话去,要是再敢撺掇你或者掩护你出去胡闹,我从上海回来,定是一个不饶了他。”

    季元摸摸鼻子,瞧她说的有几分真的样子,赶紧忍笑点了头。

    外头的听差过来说车子已经在门下备好了,余氏这才带了宛春一径走到大门外,将行李放入后备箱中,上车直奔火车站。

    因为铁道部已经接了静安官邸的电话,知道今日国务卿府里的太太和小姐要坐车,便收拾出一个头等车厢供他母女坐着,隔壁车厢里则是李岚峰派过来的随身侍从警卫,皆打扮成寻常听差的样子,乘务长得到消息,亦是额外安排了两个嘴巴严谨行动仔细的乘务员过来为她们服务。宛春便和余氏在火车上歇了一夜,直到翌日清晨六七点钟,才听乘务员进来叫门道:“太太,小姐,上海站已经到了。”

    宛春就搀着余氏起身来,侍从们先一步接了行李上了站台,左右查看一番,见无异样,才找着车送了她们母女到镇守使署——枫桥官邸。

    宛春前生在上海长大,婚后又与陆建豪在上海名流中打拼,早已见惯了上海的大街小巷,此时再见,直觉亲切的紧。反倒是余氏不知其中缘故,虽有仲清危险在即,但念着宛春是头一回出远门,便对她道:“这里就是外国人常说的东方巴黎——上海,你没有来过,要是仲清无事的话,倒可以找人带你出来逛一逛。”

    宛春点一点头,眼睛只管望着车窗外,看那电车锵锵的从汽车旁轧过去,穿着短打的人力车夫低了头奔命拉着,车上的阔太太小姐们个个打扮得时髦光鲜,手里拎着小牛皮的提包,硕大的一颗钻戒在指间闪着耀眼的光芒,恍惚里就像看到自己当初为了给陆建豪的前程探路而去赶麻将场一样。

    她独自的在那儿发呆,余氏看见只以为宛春是新到了一个地方,还陌生得很,也就没把她的表现没有放在心上。汽车在街上疾行了半个多钟头,才拐进一条水泥大道上,开了不到一刻钟,余氏就晃着宛春的胳膊道:“别看了,我们已经到了,准备下车吧。”

    宛春回过神来,随着车子停下的方向,往外头看了一眼。只见车前一大片的绿草坪,四周绕着白玉石栏杆,围成个园子状,栏杆外零星落着几只白鸽,将尖尖的嘴琢到栏杆里面去。

    园子里是两排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常青树,树中间空了几个花床,种的是进口来的郁金香和英国玫瑰,颜色相称适宜,布置的十分考究。园子的一角却是种的本土的福禄考,配着丁香,已过了花季,丁香就只好看得见几片叶子罢了。

    再往里,则是一栋两层的白色小洋楼,几何图案式的构造,类似小孩子玩的七巧板拼凑出来一样,屋顶上是白漆的木板,底下大大的几扇绿玻璃窗,鸡油黄嵌一道窄红边的框。窗上安着雕花铁栅栏,亦是喷上鸡油黄的漆。

    前客厅的门头上延伸出一个屋檐,碧色琉璃瓦做的顶,屋檐下站了个西崽模样的人,一见宛春和余氏,忙赶上来不中不西的叩着首问安道:“太太好,四小姐好。”

    余氏便道:“你们夫人呢,她现在怎么样了?”

    那人道:“夫人在房里头歇着呢,早上老爷才叫了东洋和西洋的医生来,至今还在屋里呢。”

    “叫了这么多医生吗?”余氏一听就着慌起来,忙一把拉住宛春的手道,“快,我们进去看看。”

    宛春叫她拉扯不住,脚下不由自主就跟过去,从客厅的玻璃门进到卧室,路上仆佣都知道已经往旧京的静安官邸通过电话了,这会子看见宛春母女,情知是李家来了人,忙都问了好避开去,各忙各的了。

    余氏一到房里,女婿谭汝临叫来的两个医生正在一起窃窃私语,他们都是受命于各个公馆的,往来之间都有几分交情,寻常碰到意外的状况,有些商量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只不过这情形看在余氏眼里就大为不妙了,私以为是仲清不行了,一只脚还没跨进门里就含泪道:“这是怎么说的,好好一个人,你们怎么给照顾成这个样子了?”

    谭汝临彼时正在斑竹屏风后头宽慰仲清,此刻一听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说丧气话,看也没有看就呵斥起来道:“什么人这样胡说!还不打了出去?”

    宛春瞧他是误会了,忙走了两步进屋里道:“姐姐,姐夫,我和妈看你们来了。”

    谭汝临这下子当真是吃惊不小,仲清在浑噩之中听见,也是双目一瞪。她昨日感觉不大好的时候,的确叫人给家中打了电话,只怕有个万一,亲人之间还能见上一面,倒不想宛春她们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