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八章 设局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快去吧。”余氏勉强笑了一笑,仲清已经病得躺下了,宛春身体本就不济,再要病倒一个,她着实要应付不过来了。

    宛春口里答应着,向仲清叫了一声二姐,劝她好生休息,自己方出了房门。也没有走远,只站在大客厅前的白玉石台阶下,手扶了廊檐底的柱子,等着翠枝来。

    翠枝跟了仲清那么久,办事的手段可见一斑,不消片刻就从前头绕弯过来,一看宛春在阶下等着,眸子里跃动了几下,示意她跟着自己过去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才捂着嘴趴在宛春耳边道:“我打听了,姑爷这会子是去请产婆子去了,可晚上的时间却早早地就腾了出来,说是要到大上海娱乐厅给那边的女人捧场。”

    “捧场?”宛春愣了一愣,嘴上不留神道,“你不是说那边已经新组建了一个家庭吗?怎么那个女人还在登台唱戏呢?”

    翠枝便冷笑道:“我的小姐,你才几岁的年纪,哪里懂得这些人的心思呢?老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个女人出场又当婊子又当戏子,对人何尝有真情实义来的?她不过是看着姑爷手里带了一万多的兵,是上海数一数二的地头蛇,财源来的也容易,所以才赔着几分笑,赚我们姑爷替她花个流水钱罢了。将来的日子谁说的准,她不能不替自己留后路呀。我们姑爷也是糊涂了,论起来,二小姐哪一样不比那个戏子强?两人好起来的时候,姑爷为了二小姐包下整个娱乐厅的事都有,我想她不会没有听说过的,这会子趁人之危的来插一脚,要么是算准了二小姐怀孕时不能拿她怎么样,要么就是姑爷胡乱许了她什么,才叫她腰杆如此的硬挺,王母娘娘碗里的菜都敢动起来了!”说罢,自己先动怒起来,朝着海棠纹铺地就啐了一口,大有不解恨的样子。

    宛春又是好笑又是好气道:“我倒不知,这男人女人的脸皮厚起来,比街上的地痞无赖还要难缠。你也不要再到处嚼舌根了,这事我已经记下,不论你得到的消息是真也罢,假也罢,我今晚都得到大上海娱乐厅走一趟。只是母亲那里怕不通融……”她略略的一踌躇,又问翠儿道,“你会打电话吗?如果会的话,替我拨内务部总长署,就说找金丽就可以。”

    翠枝见她提起金丽,倒也是一喜道:“对了,还有表小姐呢,我昨儿急糊涂了,只顾着二小姐说不要闹太大的动静,所以没敢往咱们姑奶奶那儿挂电话。其实,你一个人去大上海娱乐厅,我也是不放心的,如今有了表小姐作伴,她是那里的假日熟客,自然知道怎样去做。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拨电话。”

    说话间,就已转了身往客厅里去,宛春跟在她身后,看见翠枝拿起了手摇电话,转了几圈就道:“请转思南路三号公馆。”隔了一会儿,又说,“这里是枫桥官邸,麻烦找何金丽小姐。”

    宛春静默站在一侧,知道电话是接通了,就对翠枝点了几下下巴,翠枝会意,将话筒递到她手里。那边的思南路公馆里常会接到来自枫桥官邸的电话,还以为是仲清要找李岚藻。闻说是找金丽,那头的人便将话筒一放,出来看视几眼,刚巧今日是周日,教会学院是不上课的,金丽正在小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看近两日送进来的杂志。一听有人找,便从沙发上伸了一只玉臂,接过高几上的分电话筒笑道:“二姐姐,今朝是啥个日脚,让侬给我打起电话来了?”

    宛春听到她清亮活泼的声音,用的又是上海的方言,自己作为曾经的上海人全然可以听得懂,脸上就不期然也带了两分笑道:“金丽表妹,我不是二姐姐,我是宛春。”

    “宛姐姐?”

    那头金丽的大呼小叫声霎时经由话筒传过来,依稀还可听到有东西落地的扑通声,宛春浅笑着不语,果然金丽顿了一下,又叽叽喳喳说道:“长远勿见,我老想念侬个。侬掰抢里身体好哇?侬到上海了哇……”

    一通话说的又急又快,翠枝隔着话筒都听个清楚,掩着嘴不由笑起来。宛春事情紧急,实在不能再由她一路说下去,只得佯装不懂打断她道:“表妹,你别说上海话呀,我可是旧京来的客人。”

    金丽一吐舌头,这才反应过来,忙又换了国语说道:“你来上海了吗?哎呀,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呢,我也好去接一接你呀。是谁送了你来的?你现在就住在二姐姐家里是吗?那么,下午我去找你玩可以的哇?”

    “那欢迎之至呀。”宛春捂着话筒笑了笑,才回答她道,“今日早上我和妈才到的上海站,眼下在枫桥官邸歇着,你要来就尽快,我正找你有事呢。”

    “什么事呀?”金丽捧着话筒,将脚上的拖鞋远远的甩开,兴奋地跪坐到沙发上,直着身子问道,“是要我带你出去玩么?”

    “也有此意。“

    宛春随口说了一句,因看自己手上的话筒还有一道线牵出去,像是有分机的样子,就夹目示意翠枝去外头望风,自己才又道,“我今日找你正有要紧的事,你只管你听我说,嘴里不要问,也不要声张,可以吗?”

    “当然可以。”

    金丽看她是郑重其重的,便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宛春就将计划说了出来:“我要你过来带我去一趟大上海娱乐厅找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二姐夫。”

    二姐夫?金丽心里不由讶异,想到宛春现如今人不就在二姐夫的枫桥官邸么,如何还要出去找他呢?就迟疑了一下,才说道:“二姐夫不在家吗?这会子找他做什么?”

    “做什么?”宛春鼻腔里哼了一声,才对着话筒说,“妹妹,我们的二姐姐受委屈了,父母面前不好出头,唯有我们可以给她申一申冤了。”

    金丽一听这话,可是大出自己意料了,因她周围都有老妈子在,宛春又叮嘱不能张扬,她就咽下了到嘴的话,却绕个弯道:“那好极了,我现在就去枫桥官邸,宛姐姐你千万等一等我。”

    宛春应声是,耳听那头挂断电话,才一拍手让翠枝进屋来,对她低声道:“我都已安排好了,你这里眼色放灵活些,等产婆子来了,你就替我瞧着姐夫出去了不曾,要是出去,第一时间赶来通知我。这事唯有我们在现场抓他们个现形,姐夫才不会疑心到你和二姐姐身上去,我也好以此为把柄,警告警告他了。”

    “嗯。”翠枝了然的点头,对于宛春的提议,她认为是再完美不过的了。

    于是两个人兵分两路,一路翠枝去盯紧了谭汝临的行踪,一路宛春静心的等着金丽过来。

    从思南路到枫桥官邸不过是十多分钟的路,金丽坐了家中的汽车过来,门房那里的西崽听差见惯了这个姑表小姐,倒不以为意,就直接把她放行到院子里。

    宛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