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九章 看戏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她们两姐妹就这样打好算盘,才说完话,院子里谭汝临就带了两个穿白罩袍的妇人走进来。在廊檐底碰上面,谭汝临当即笑起来道:“表妹今日来的倒巧,正逢四妹妹也在,二位怎么不到屋里坐呢?”

    金丽因为方才仲清的病和宛春说的话,眼下对于谭汝临是有些厌恶的,便快了宛春一步冷笑着说道:“是来得巧呀,姐夫。我再不来,二姐姐的病还不知要怎么样呢。”

    谭汝临愣了一愣,他自家的兄妹在战乱期间损伤了泰半,手足寡少,仲清嫁到上海来之后,金丽作为姑表姊妹,是一向常来常往的。他看着这个内务部总长家的小姐长大,加之金丽性子活泼,爱玩爱笑的,给他们夫妇之间添了不少乐子,所以在他内心早把她当做自己的嫡亲妹妹来看待。

    这会子见金丽的态度与之前大不相同,心里就不免困惑起来,不知是自己哪里得罪了她,就慢慢收了脸上的笑容,在金丽与宛春的神情上逡巡了一回,才道:“我还有事,不能照顾两位妹妹了。两位到了我的府里,只当成到自己家里一样,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下人们给你做,千万不要客气才是。”

    宛春正怕他起疑,会打乱今晚的计划,面子上就应付着笑了一笑,看他身后跟着的两个妇人不大不像是中国的面孔,就问道:“这二位就是姐夫请的产婆吗?”

    谭汝临道:“正是是我请的日本产婆,二位妹妹慢聊,我先带她们去见一见妈。”

    宛春轻点了头,避开身子让谭汝临他们进去,金丽在后面不觉哼了一哼,气道:“他倒是无事人一样,我看过了今晚,他还能怎么说。”

    “快小声些吧。”宛春笑着摇摇头,不禁怀疑自己把金丽牵扯进来是不是有欠考虑了。

    因有余氏在,仲清这一场午觉睡得十分安稳,傍晚的时候醒来觉得有些肚子饿,谭汝临就忙叫人去准备些米粥和清口的小菜,又把两个产婆子推荐给她。仲清此刻还余怒未消,并不领他的情,只管对翠枝说话,叫她去重做了一些饭菜端来。

    谭汝临碰了个钉子,心里自然不舒畅,但是当着岳母的面,又不能和一个病中之人较真,只得陪着笑,好言安慰。

    余氏瞧着那两个日本产婆自进门之后,就很守规矩的在门沿垂首站着,白罩袍肥肥大大的套在那纤小的身体上,底下半露着一截朱漆描金的玲珑木屐,脚后跟紧靠着墙壁,活脱脱是西洋女人的正经做派,她就笑了一笑道:“你们不需要多拘束,这两日吃住都在这里,千万要照看好了我女儿,钱方面不是问题。”

    那两个日本产婆子听言,便有一个年纪长的站出来,身子躬成了九十度,用一口不大流利的中国话说道:“太太您放心,我们会照顾好她的。”

    余氏口中嗯了一声,两个日本产婆子就上前凑近看了看仲清的脉象和肚皮,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通,才又对余氏说道:“这胎儿真活泼呀,他要早出来了。太太叫人预备下生产的东西吧,大概就这两日里了。”

    “这样的快么?”

    余氏忧虑的望了仲清一眼,方道:“她的身子还有些弱,要是早产的话,不会有大关系吧?”

    日本产婆笑道:“不会的,少奶奶只是动了胎气,疼着了,她本人的身子底儿还是很好的,足够早产的资格。”

    余氏见她说的十分肯定,一直紧张的心情终是微微放松了一些,听那产婆又说了好些注意事项,她上了年纪怕记错出了差池,就叫翠枝从旁记着。

    谭汝临在侧等了许久,也不见有安排自己的事,心底里惦记晚上的约会,就悄没声的出了屋子。因来时曾在大客厅见过宛春和金丽两姐妹,怕这会子再撞见,不好答言,就拐了弯从客厅的后首玻璃门出去。

    却说翠枝在屋里一面记,一面就偷偷的关注谭汝临的动向,此刻见他出去,内心焦灼的不得了,偏偏那个日本产婆是个办事严谨的人,小到多少的热水都说了个清楚,她不能就此走开,只得耐着心在屋里。看着挂钟直走过了四点钟,那产婆子才说完,翠枝不等余氏吩咐,就送了产婆出来,自己忙就往宛春的客房里去。

    一入门先道:“我们姑爷出去了,两位小姐这会子要出去吗?”

    金丽和宛春正在卧房里说话,听到她说忙都站起身道:“是才出去的吗?”

    翠枝摇头懊恼道:“出去有些时候了,我在房里记着产婆说的话,不能即刻来报告二位。”

    金丽乍惊之下,忙道:“还等什么,我们这就走。”

    说着就要动步,宛春就拽住她的衣袖道:“不着慌,这才傍晚,他们没能够这么早去娱乐厅的,想必姐夫是到那边去了,我们先去妈那里说一声。”脚底便转了步子,往仲清房中来,她不说是去抓谭汝临的把柄,却道:“金丽说二姐姐病着,她难得今日休假,要带我去看一看上海,我来问一问妈的意思,我们就这样出去可以吗?”

    余氏也想着她好不容易来一趟,虽然仲清病着,但产婆既是说了无事,就没必要拘着宛春在身旁了,就点头笑道:“也好,金丽是土生土长的上海小姐,有她陪你玩,我正放心得很。”

    仲清吃了些粥,已经能够靠着枕头坐起来,便也道:“你们玩去吧,上海可去的地方很多,我这个东道主是不能够作陪了。”

    宛春和金丽都笑说她客气了,这才携手出去,同坐了金丽家里的汽车,吩咐汽车夫直奔西区大上海娱乐厅。

    这个娱乐厅的前身是家兼营舞厅的大饭店,建筑共三层,底层为厨房和店面,二层为舞池和宴会厅,大舞池周围有可以随意分割的小舞池,既可供人习舞,也可供人幽会;两层舞厅全部启用,可供千人同时跳舞,室内还装有冷暖空调,陈设豪华。三楼为旅馆,顶层装有一个巨大的圆筒形玻璃钢塔,当舞客准备离场时,可以由服务生在塔上打出客人的汽车牌号或其他代号,车夫可以从远处看到,而将汽车开到舞厅门口。

    这个娱乐厅建成之后,一度租给了法国人经营,由于出租合同的规定,需根据客人人数抽成,这位法国来的经理人就即刻规定舞客一律自带舞伴,故而收费极为昂贵,用不上几日就让娱乐厅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无奈之下,娱乐厅的接手人只得辞退这位法国经理,重新易人经营,并公开的向社会招聘舞女,集歌舞戏曲等娱乐为一体,数年下来,大上海娱乐厅就迅速的成为了西区最有名的玩乐之地。

    金丽的父亲何长远,因为有官职在身,当初组建娱乐厅的时候,那个接手人又没少走他的路子,所以为还人情,就将自己名下的股份拨了一些出来,转至何长远的账上。金丽又是何家唯一的一个小姐,少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