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十章 升官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会子才七点多钟,还不到娱乐的时候,下面的坐席上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侍应生在擦拭桌椅,大舞台上也只微微亮了几盏射灯,四下里倒是难得安静起来。

    宛春和金丽坐在包厢里静静聊了一会儿天,两只眼睛时不时的看一眼楼下。

    金丽是很活泼的性格,在包厢里坐了这么长时间,也没瞧见谭汝临过来,不免觉得无聊,错眼瞥见隔壁的玻璃舞房里已经开始有人在跳舞了,就对宛春笑道:“快看这边,他们在跳维也纳华尔兹呢。”

    宛春也等得有些不耐烦,听言便将头转过去。

    果然透过玻璃门窗,见到隔壁的小舞池子里有两三对男女,正搂腰抱肩的跳动着,先不说舞姿如何,只看那手掌放的位置,面颊贴近的距离,便可知是娱乐厅舞女陪客来了。

    宛春看了几眼,若是前世她只会觉得新鲜,会感慨男人与女人之间,也可用这种方式来促进友谊。但是放在今生,她一想到这一个个衣着光鲜的男子背后,有可能家中的妻子还在亮着灯苦苦等候,就倍觉恶心。便转过了头,照旧看着楼下道:“没有多大的意思,你自己看吧,我瞧一瞧姐夫来了不曾。”

    金丽还在向玻璃房张望着,因为知道宛春是喜静不喜闹的,她说不看了,她也就掉转头笑道:“这几个人大概是生手,跳的真是别扭,不看也罢。”

    话才说完,那边的舞曲就停了下来,只听一阵如落骤雨的鼓声响震天际,紧随其后便是一串儿的琴声,如离弦之箭,忽闪即逝。这时,楼下的灯光已经全然的打开,娱乐厅里亮如白昼,宛春隔着面前的护栏,往下一探身,就见入口处整齐的踏入两列步兵来,当先领队的不是谭汝临又是谁?

    他还真是狠心,二姐仲清纵是生产在即,到底也没能留住他的心思。

    金丽亦是看个分明,一瞧这个做派,不由就拍了一拍身下坐着的小沙发椅子扶手恨声道:“好大的威风!实在是太过分了,只为了给一个戏子捧场,把驻军都给拉到这里了了,瞧我不下去说出个好听的来。”

    宛春何尝不这么认为,但重头戏还没有登场,她少不得要耐住性子,就劝了金丽道:“先别慌,总要等那个女人出来我们才好行动。”

    她说这话时,一张白净的面孔正面对着玻璃舞房的方向,容颜婀娜,气质高华。不提防隔壁有心人听见她们的说话声,忙向这边的包厢看了一眼,待看清里头坐着的是谁,面上的神情就不觉变了几变。

    宛春犹不自知已经引起了旁人的注意,回头看着谭汝临已坐到了观众席的首座上,旁边伺候的西装男子大概是娱乐厅的舞台大班,点头哈腰的,也不知向他说了,楼上楼下便皆听得他的一阵大笑声,似乎是遇到了极为畅快的事。

    他越是这样的恣意忘怀,楼上的宛春和金丽越是为仲清打抱不平,好不容易强忍着脾气又坐了半个时辰,才听那舞台上走来一个司仪报幕道:“今日是我们李玉君小姐登台献艺三周年的纪念日,为此我们镇守使谭二爷特地包下了娱乐厅,做庆贺之用。今日凡在此消费的客人,不拘多少,都由我们谭二爷出了,还望大家玩的开心,跳的开心。”

    他说罢,楼上楼下便成了一片欢呼的海洋,到处都是喝彩与口哨的声音,金丽捂着耳朵,更是气不过了,又不知怎么言语,只好用皮鞋的尖头下死劲儿的蹬着脚下的地板。

    宛春是见识过她的孩子气的,倒不以为意,冷脸看着舞台上胭脂色的大幅帷幕缓缓升起,露出一根长长的金色手杖,手杖的一端握在双十风华的妖娆女子手中。那女子穿了一袭大红的舞衣,半袒着一抹雪痕,胸前高耸如丘陵,底下是同色的大红舞鞋,鞋跟高的仿佛天桥底下卖艺人踩得跷板。嘴上涂抹的大概是巴黎新运来的‘桑子红’脂膏,猩红里带着微微的黑,在灯光之下开开合合,宛春在喧闹声中并不能听得清她在说什么,私心里只觉得那不过是张血盆大口,在忙着做餐前的祷告罢了,难为谭汝临面对这样的人,还舍得花下去钱。

    李玉君今儿唱的是新歌,承袭了这个时代的一切靡靡之音的特色,词曲极尽艳丽,台下的人大概是因为不用出钱的缘故,都分外卖力的给她鼓掌,不时可以听见叫唤‘安可’的声音。

    金丽已经跺得前脚掌发疼,没有力气再跺脚了,于是转过头皱着好看的柳叶眉对宛春叫道:“姐姐,你瞧瞧……”

    至于瞧什么,她没说宛春也清楚,不过她的心智远比年纪要成熟的多,就将头点了一点,却没有应声。

    金丽等了一等,看她不说话,还要再张口,忽听身后微微的一声帘子响,有个女声低低的笑道:“二位,方便进来吗?”

    宛春和金丽忙都回过头去,只看见一个穿着紫色电光绸长裙子的女人撩开门帘,露了大半截身子在门外,素着一张脸,眉目清透,像是水墨丹青晕染出的肖像画,正是挂在娱乐厅广告牌上的甜歌皇后——梅若兰。

    金丽因是娱乐厅的常客,对于娱乐厅的几位头牌都是相熟的,便笑的站起身道:“怎么是你呀,梅小姐?快请进,你今日也有场子吗?”

    梅若兰便笑的走进来,宛春看她不住的向自己打量,忙也就站起身,朝她略略低下头算是打声招呼。

    梅若兰先对金丽说道:“今日我并没有登台的准备,不过和玉君一处共事久了,总归是要给她一个面子,前来撑场而已。倒是你,我已经多日不见了,今日如何有空过来呢?”

    金丽因想着家丑不可外扬,就拉过宛春笑道:“我今日是为了陪我的姐姐才来的。”

    “你的姐姐?”

    梅若兰不知为何,突然间显得很惊讶,便又向宛春看了两眼,才笑了一笑道:“您真是像极了一位故人。”

    故人?宛春心里咯噔一跳,尴尬的笑问梅若兰道:“不知那一位故人是谁?我何其有幸,能与她相似呢。”

    梅若兰目如秋波,盈盈婉转,片刻才略带叹息一般说道:“你们不认识她,她原是税务部陆提调的夫人,与我恰是同年,有一次她和她的先生来我们这里同宋秘书长和他的夫人跳舞,就是我与玉君作的陪客。现在想起来,她当真是个可怜人儿,陆提调好不容易升了财政部的次长,可她却无福消受了,我最后一次见得时候只有一副棺材,一个人像画摆在那里罢了。”

    “是吗?”宛春面色惨白,,勉强笑应了一声。

    怪不得陆建豪会心甘情愿的从旧京返回上海,原来是已经升了官职。从税务部转到财务部,还一跃而成了次长,要是后面没有人提携,他是断然不会爬升的这么快的。她对于陆家的一切清楚的不能再清楚,满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