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十二章 九爷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噔噔噔:插播个朋友的广告哦~~~大力推荐《重生反攻计》,书号2472225。

    简介:代嫁庶女苦熬十八年即将迎来富贵豪门生活,闻风而来的嫡姐一杯毒酒让她送了命。得天垂怜带着异能重生,耳聪目明能知过去未来。如今她风华正茂,有了小小异能在手。复仇?轻而易举却不是人生重点。寒窑?谁爱守谁守去!嫁入豪门!这才是正经生活!

    ----------------------------------------------------------------------------------------

    宛春很意外她竟能答应的这么快,原本想好的一番话,此时倒是不用多说了。这样也好,她自认能为仲清做的也仅限于此,毕竟人生一世,夫妻语让为先,是容不得别人置喙其间的。况且,在她看来,仲清的本事要远在她之上,这会子不过是快要生育,分不开身来收拾烂摊子,等到他日宝宝生下来,还不知道这一场婚姻大战里吃亏的是谁呢。

    如此一想,她的眸光就渐渐转暖过来,将手在李玉君的肩上拍了一拍,含笑说道:“李老板果然见识过人,很懂得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的道理。”

    李玉君勉强笑了一笑,却敢怒不敢言。她登台这么久,依仗着捧场嘉宾的支持,已经很少受这般奚落的屈辱了,更何况,宛春和金丽在她而言,不过是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只因为投对了好胎,就这样肆无忌惮起来。

    可恨她二人身份特殊,自己决计不能把素日里对待不受欢迎的男客人的那套本事拿出来对待了她们,只得笑说道:“今日的事情二位心里都有自己的看法,我无话可说,不能不给二位一个情面,可将来要是谭二爷回头找了我,我该怎么办呢?”

    “他不会的!”

    金丽当即断言一句,哼声说道:“这也就是宛姐姐心软,放过了你们一马。要我说,方才就不能让姐夫走开,请了人到枫桥官邸知会我大舅母一声,我倒要看看他有几个胆子,敢回头来找你呢。”

    “大舅母?”李玉君怔了一怔,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仲清和宛春的母亲。心里只道怪不得今儿一晚上谭汝临都心不在焉的,原是岳母大人来了。那可是比李仲清还要厉害的人物,从谭汝临嘴里听言,她的丈夫至今都只有她一位妻子,权势那样的高到底不敢另纳一门姨太太。仲清得其言传身教,管理丈夫的本事足可见一斑。

    不过女人再强势又能怎样,让丈夫心生惧怕,从而不敢亲近,婚姻上注定是要失败的。

    虽然这次宛春给她提了个醒,但她念在宛春和金丽年纪还小的份上,只当她们是不懂得男人的心思,便哧的一声,掩着猩红的嘴唇笑道:“何小姐,不是我要挑你的刺,而是我也有几分忠告要与二位说一说呢。诚然何小姐你的舅母可以在这里住上几日,约束谭二爷几分,但她管得了一时,能管得了一世吗?再则,你们姐姐的脾气也当真要改一改,男人毕竟还是喜欢柔弱些的女孩子,若在家中拘束得紧了,就会想着往外跑。今日便是没有了我,他日还会有张玉君王玉君出现在谭二爷身边的。你们说,我这话对是不对呢?”

    她是欢场上的过来人,什么样的甜言蜜语都听过,什么样的翻脸不认人也领教过,故而于感情之事上就看的更加透彻些,这一番话当真说的发自肺腑。

    宛春和金丽听了,前者颇觉有裨益,后者却是大不屑。

    不过,该威胁的都已威胁,该警告的都已警告,为怕再遇见像梅若兰那样的熟人,宛春也就不多做耽搁,微微向李玉君点一点头,就算作别,这里便对金丽说道:“走吧,我们该回去看看二姐姐了。”

    金丽见李玉君肯服输,那一腔为仲清出头的火气,也就慢慢消散了,听宛春说要走,就挽住她的胳膊笑道:“回去也好,总可以对二姐姐有个交代。”

    宛春笑点了她的鼻头,没有表态。

    姐妹两个开了休息室的门出来,先时拦住她们的听差这会子还在,只为了无故放宛春和金丽进门的事,他已在背后叫谭汝临骂了个狗血淋头,又被舞台大班训斥了一通,据说九爷那里都已经惊动了。

    这就不可不谓是件大事了,他左右没有救身的法子,唯有候在这里,等金丽出来求援道:“何小姐,你总该要发发善心,救一救我呀。”

    金丽让他莫名的一句话吓了一跳,挽着宛春胳膊的手一抖,不觉嗔道:“你遇上什么事,就没头没脑的叫我救你?我又不是那观世音菩萨,能救你什么呢?”

    那人哭丧着脸,把双手一摊,一只手的拇指便朝外指了指说道:“我刚才放了二位进去,不想被人告到大班那里,大班又说给了九爷听,眼下大家都说九爷要拿我开刀治罪呢。”

    “就为了这个事吗?”金丽撇了撇嘴,嘴里嘟囔着道,“你们也太没出息了些,我是洪水猛兽吗?进去是吃了谁还是咬了谁了,就要告到九爷面前去?你尽管放心,九爷要当真是拿你开刀,你就告诉了他,是我何金丽为难你,不是你自愿的,不就得了?”

    她说得简单,那人听了却不能苟同,相反地,越发要跪地求饶起来。

    宛春在一旁听得稀里糊涂,她印象里只来过娱乐厅两次,一次是陪着宋久明夫妇跳舞,一次是受了官太太们的邀约,前来听戏。对于娱乐厅,不过是知道个大概,至于娱乐厅现今是谁负责,幕后掌权者、所有者是谁,则一概无所知。

    此刻见有人因为自己和金丽的缘故受难,到底于心不忍,就拉着金丽的手轻声问道:“九爷是谁呢,这样的厉害?”

    金丽想她刚来上海,不明白的地方太多,一言两语说不清楚,便只捡主要的说两句道:“九爷就是这所娱乐厅的总经理,这儿的生意多亏了他,才这样的兴隆。”

    宛春明白了些许,就对她笑道:“他既然求了你,总归是觉得你有这份能力,你就替他说两句好话吧。”

    金丽老大的不情愿,她的个性是最烦在这些须小事上花费心思的,何况九爷那人很有主见,行事杀伐决断,纵使肯卖她个人情,饶了这听差一次,然而下一次他还会借别个由头来惩治了他,这便是偌大娱乐厅却风气肃然没人敢偷懒懈怠的原因。

    只是这话她只能放在心里,不好当着听差的面儿向宛春明说,就对那听差道:“还不给我们带路去见了九爷?”

    听差乐不可支,忙转着身笑道:“两位小姐楼爷正在经理室呢。”说着,就急走了两步,引领她们上了三楼。

    这一楼层是做旅馆住宿之用,与楼下的舞厅不同,一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