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十八章 释嫌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两团圆》这出戏又名《儿女团圆》,写的正是富翁韩弘道之妾春梅所生儿子与富翁俞循札所生女儿被王兽医暗中交换,数年年后王兽医说明原委,使韩、俞两家各认其子,并团圆结亲的故事。因戏中善写农村人情风俗,极有曲折波澜,事虽造作,可是连络得很好,一点儿也不觉得不自然,场面始终保持紧张,结构巧妙,而颇得百姓喜爱。

    宛春也是在前生在陆家婆婆做寿的时候,家里请了个小戏班子来唱过一次,只是婆婆是个难伺候的人,又要在亲朋面前端架子,时不时就吩咐她做这做那,总不得空看的完全。这一回宛春贵为李家四小家,虽不曾明言,但她的包厢原是季元预订的,和平剧院里的人便都当她是季元的朋友,奉若贵宾,不敢随意进出打扰,且又有周湘和晁慕言为伴,看的就额外仔细些。

    正瞧着那韩弘道的小妾李春梅身怀有孕,得韩弘道之妻嫉妒,韩弘道安慰了春梅说:“他强你弱,他好你歹,都休在我眼前说也。”一语刚完,韩弘道之妻就冲进门来,对着春梅一阵毒打。原来韩弘道的嫂嫂为让自己的孩子吞占韩弘道家产,深怕春梅降下个男胎对她们母子造成威胁,就假借给弘道妻做生日为名挑拨离间。韩弘道百般劝阻,弘道漆还是“瞒心昧己”,“红了面皮”,“揪住狄髻”,“不歇手连打到有三十”。韩弘道斥责她是个“歹东西”、“不贤慧”、“出丑扬疾”、“全不依三从四德”,后悔自己对她不该“百纵千随”。弘道妻这时骤然拔高嗓门,道出一句:“你爱他时休了我,爱我休了他者”。

    原来弘道妻的娘家有七八个如狼似虎的兄弟,她自然有这个魄力可以和夫君做抗衡。那个扮演弘道妻的戏子,是梨园里的名角,一举一动拿捏的极为妥当,说了这句决然的话时,就将那眼珠子一瞪,白脸一扬,眼角七分凌厉,眉梢三分刁蛮,足把戏里的人演得活灵活现。

    台下一众看客喝彩不绝,宛春就在喝彩声中冷冷笑了一声。但凡男子总是想要坐享齐人之福的,非得有娇妻美妾在怀,各安其分他们才满意。殊不知,自古白头偕老的也唯有一心人而已。

    早知原来是这样的一出戏,她倒宁愿在家看看书呢,也怪自己多嘴胡诌这么一句出来,竟让季元当真了。

    只是,提到季元,宛春倒很疑惑,不是说要她过来陪他看戏的么?如今她人在这里,季元去哪儿了?

    因这些个包厢大都临楼而设,视线中恰能遍观全局,宛春于是逡巡四顾,耳听得对面一声叫好,恰是熟悉至极,忙侧目看过去,见那包厢里正坐了三个人,中间的不是季元又是谁?

    她暗自的失笑,这个人也真是想到哪里就是哪里,竟把四大公子里的张景侗和柳秉钧也拉来了,一群大男人坐在那里看着戏,在女宾林立的二楼倒是突兀的很。

    季元那里也已瞧见了宛春,这样的位置安排,正是他早就敲定好了的,此时见宛春望过来,就朝她点头一笑,而后转了头又向宛春的一侧微微的笑。

    宛春看得分明,奇怪他是跟谁打招呼,就默不作声的随着他目光转过自己的右边去,就见得一侧里晁慕言浅笑坐着,目光紧紧盯在戏台子上,并没有抬起头来。

    宛春将视线在季元与晁慕言之间来回晃了两晃,单就她所了解的而言,晁家虽寒,但在教育子女上不遗余力,晁慕言受其家风熏陶,性情温婉持重,不像是爱玩闹的人。季元却不然,他素喜热闹,常常是坐下来要不了一盏茶的功夫,就起身找可玩的去了。

    这样的两个人能相识的话,太阳真要打西边出来了。

    宛春想了一想,直觉季元是朝着隔壁打招呼也不一定,就收回了视线。台上恰也演到最后一幕,众人杀羊打酒,要做一个庆喜的筵席。

    周湘看了半日,对于这类的戏曲没有多大的兴趣,不过瞅着宛春和慕言喜爱,才强撑到现在。此刻见戏已散场,终是耐不住,就朝宛春笑道:“怎么,你还要等到他们来找你打赏么?咱们该回去了。”

    宛春看她起身,想着误会还没有解开,不能就这么回去了,便也站起来,含笑道:“不多坐坐吗?这场戏不好,咱们还可以看下一场嘛。”

    周湘摇了头正要推却,那边晁慕言也已站了起来,不知为何面上急匆匆的,冲宛春一鞠躬就说道:“对不住呀,我不能再陪二位看下去了,家中有事,还容我先走一步。”

    宛春不禁柳眉暗锁,心道这话说的也太突然了。戏票早半日就送到参事府和晁家医馆了,依晁慕言的脾气,应该是在来之前就将事情安排好才对,怎么这会子又提出有事回家的话了?她藏了几日的困惑,这时到底忍耐不住,直接挽住了慕言的胳膊,笑说道:“你别急,我有话问你呢。这几日你究竟忙些什么,连出来玩都慌慌张张的?”

    慕言粉面羞红,挣脱了几下道:“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不过是医馆里没人,我回去照看照看罢了。”

    “话不是这样说。”宛春心思转动的极快,她不提医馆倒还罢了,那就说明是真有事。提了,只能说明慕言是有事瞒了他们,谁不知道晁家医馆坐诊的是前朝御医的接班人,晁家二代圣手晁老先生?寻常没个重病急病,他是从不出诊的,慕言这个借口也太蹩脚了些。

    既是知道她无大事,宛春干脆用力,一手一个,把晁慕言和周湘都拉住坐下来道:“整个学院就咱们三个是女同学,更该亲如姐妹才是,有什么话不可以敞开了说呢?要是难办的问题,那么总可以集思广益,想出个解决的法子来。慕言,你不要将我们当外人呀。”

    晁慕言苦笑道:“我哪里是拿你们当外人,而是……而是我这情况着实难言……”

    “什么情况?”宛春和周湘齐齐问道。

    晁慕言沉思默然,眉尖簇成一线,嘴角不时的掀动着,几次话欲说出口,都叫她忍了回去。周湘急性子,最等不得人拖拖拉拉,便推着她道:“你快说呀,真是要急死我。”

    这一推,推得晁慕言越发的不好意思,咬唇半晌才吐出几个字来:“就是贵府公子……他……”

    贵府公子?

    宛春和周湘相视无言,什么贵府公子?

    偏偏慕言还在磨蹭,又隔了片刻才一咕噜都吐出来道:“看样子,周同学是不知道的了。贵府的公子每日里在放学的时候,都会去昙花胡同巷口等着,送我一些东西。我数次推脱不过,又不知如何是好,才想要早些回家避开去。今天能来和你们听戏,其实我是很高兴的,不过不巧的很,就在方才我看见贵府的公子也来了……”

    “你等等。”周湘越听越不大像话,别的事她不清楚,但自己家的事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