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十九章 爆炸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糟糕!宛春一急,忙抬头去看季元,却瞧着对面的包厢不知何时已经空无一人,心头暗道不好,忙拉了周、晁二人说道:“抱歉的很,我想起来我竟有一事没办成,要先回去,下次再请了二位看戏可好?”

    周湘和晁慕言看她神色匆匆,忙都站起来道:“你若有事,咱们就一同走吧,路上再说。”

    说时,三人并肩出了包厢。刚走两步,宛春就瞧见季元他们几人的身影在廊子里的人群中若隐若现,霎时惊了一跳,忙背过身子,抬手稍稍遮面就往楼下走去。

    季元在她身后瞧见,招了手就叫唤道:“四妹妹,等一等。”

    宛春听得分明,反而走的更加急了。周湘和晁慕言亦是看见了季元,不过一个是不待见,一个是怕见面,倒同时加快了脚步,紧跟在宛春身侧。

    季元见状皱着眉,越发的扬声叫唤起来,张景侗和柳秉钧也不住的奇怪。照说眼下正是戏班子准备下一场戏的当口,台上并没有多少动静,外头虽有人走动,也不至于十分喧哗,宛春她们不该听不见才是,如何都似避猫鼠儿似的,一个两个健步如飞起来?

    想罢再抬头看时,宛春和周湘、晁慕言都已走到了楼梯下面。这个和平剧院的前身是个大教堂,极具哥特式的风格,内里穹顶高耸,宝蓝的拼花玻璃窗下立着西方神话的人物雕像,雕像上头悬了一盏硕大的水晶灯。灯影从头顶打下来,恰照在她三人的周身,晕出一道道美丽的光圈。

    季元等人还在后头追赶着,不提防楼上赵纯美和张曼宜也在,早就听见了叫唤声,双双从楼廊上探着身子,见是他们三人,张曼宜就在楼上笑道:“五哥,你们怎么也来了?”

    张景侗闻声仰首,亦是笑道:“小鬼头,怎么那里都有你的影子?”

    张曼宜吐一吐丁香舌,娇俏的拉着赵纯美倚楼而立道:“是纯美姐下的帖子,请我看戏来呢。我瞧你不在家,还以为你是去办了什么大事,却原来也听戏来了,早知道我就不坐了三姐姐的车子,应该坐你的车子来才是。”

    张景侗无声笑笑,他一见了赵纯美的面儿,差不多就能把事情猜出个大概来。今日季元本是邀请了他和赵国栋、柳秉钧的,国栋临时有时,推了邀约,说是将票送与他人了,如今看来哪里是送了他人,分明是叫他这个妹妹给要来了。

    这个女人,若说她傻,她竟也知道拉上曼宜作陪,当个遮掩耳目的幌子;若说她不傻,二人分手了这么长时间,她还以为自己可以回心转意,岂不滑天下之大稽?

    冲楼上的曼宜摆一摆手,张景侗分明没有把赵纯美放在眼里,将手往裤兜里一插,疾走了两步追季元和柳秉钧而去,慌得曼宜一个劲儿在上头叫唤着五哥。

    张景侗没有回头,径直走到季元身畔,柳秉钧正转了头问他:“是谁在那里?”

    张景侗笑言一句舍妹,还没有说完下一句,蓦地眼前一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他心头噗通一跳,下意识就伸手去拉扯旁边季元的肩膀。耳边却听轰隆一声巨响,不知是哪里传来的爆炸声,本就因为断电而陷入嘈杂的大剧院,此刻间一片混乱。踢踏错杂的脚步声,伴随叫喊声、推挤声、哭泣声,一并传入耳中。

    张景侗心中警铃大作,这个剧院开业十多年来,一直由政府监管,电力公司都是常年供电,从来没有发生过无故断电的事情。况且为了今年为了庆贺建国十五周年,电力公司和消防部队还专门将剧院上下的线路检查了一遍,确保无误才将庆贺典礼放在这里举办的。要说爆炸是因为电路老化引起,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瞳眸冷扫,顺着爆炸的余光,张景侗一眼瞧见通往剧院外头的出口处有个人影窝在那里,看上去很像一个人,就猛跑了几步到她身边,一把将人拽入怀中,朝她吼道:“跟我来!”

    宛春正兀自惊魂不定,浑身哆嗦个不停,见有人对自己说话,脑海里也不知要作何反应,直觉就跟着来人去了。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原本和周湘、晁慕言走得好好的,眼看出了大么,怎么突然就会爆炸了呢?

    嗓子里情不自禁咳嗽两声,这一通爆炸过后,空气里到处都是烟熏火燎的气味,张景侗便叫宛春掩住口鼻。自己张目打量了一眼,看大门虽是着了,但火势才起,尚可以放人通过,就要拉着她从大门出去。谁知才走了一步,恰看到大门外头闪过了一道白光。

    张景侗出身将门,又深造于京师讲武堂,自是知道那道白光是什么——是冷兵器在月下的反光!再往确切里说,该当是匕首的反光才对。

    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一起简单的爆炸案,而是有预谋有组织的爆炸,目的是要置这个剧院里的某人于死地。而那人会不会是自己,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自然不敢冒这个险从大门出去了。

    剑眉横簇,来不及多言,张景侗登时拉着宛春调转过脚步,直奔剧院后台的化妆室而去。要是记得不错的话,那里有一条极为隐秘的通道,正为了戏剧效果而准备的,一般人轻易不会知道,他也是在一次捧角儿中无意撞见罢了。

    是生是死,都要赌一次才行。

    宛春在黑暗中早已迷失了方向,又叫张景侗拉着没头没脑跑了几回,更不知身在何处。只是过了这么会子功夫,她好歹从爆炸中清醒几分,见只有自己在跑着,不由就惊慌问道:“周湘和晁慕言呢?她们去哪里了?”

    张景侗不料她这种时候还有心情担忧别人,不觉没好气道:“她们自然有她们的去处,别多说话,这事有蹊跷,再说话小心你自己都丢了性命!”

    “那我……唔唔……”

    宛春话未说完,就叫张景侗一巴掌捂住嘴堵了回去,身子也被他挟持住,挽着胳膊一路从化妆室的秘密通道里拥挤着出来,到了后面的长安街张景侗才把她松开。

    前头大概是京城里的消防车和警察署已经得了消息,只听一阵乌拉乌拉的鸣笛声,齐齐奔往大剧院而来。

    宛春大大喘口气,双手撑住膝盖,微垂着头好不容易理清些思路,这才想起来看向把自己从剧院带出来的人。看面孔正是张景侗,又瞧他西装散乱,裤脚一只高一只低,皮鞋也脏了半截,心里又是后怕又是感激道:“今日多亏了五爷在,要不然我还不知怎么样呢。”

    张景侗吐了吐口中吸入的烟尘,胡乱的将衣服拍了两下,瞅一眼门内,想起曼宜和赵纯美不知怎么样了,就摸摸宛春的头急急说道:“站在这里别动,我进去找个人,回来再同你说话。”不等宛春回话,便重新冲进了剧院里。

    宛春在长安街上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