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四章 命运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宛春受了一通惊吓,并没有多少食欲,正要喊了秀儿将饭菜端下去,看她这幅样子,倒是好笑道:“你怎么了?”

    秀儿低了头不回答,只管抬了一只袖子不停的抹眼睛。宛春好奇不已,忙走过去,抬起她的头细细看了看,见那圆月似的面盘上,清朗朗的挂了两串水珠子,直流到嘴角跟前儿,就道:“你哭什么呢?今日有谁责罚你了?”

    秀儿摇了摇头,喉咙里哽咽了几声,半晌才夹着哭腔说道:“四小姐,你可千万别死,你死了,我以后就再也伺候不着你了。”

    “傻丫头。”宛春摸摸她的脸蛋,扯着帕子替她擦去了泪痕,却笑道,“我不是好好在这儿了吗?什么死不死的,说出来多晦气。”

    “可不就是晦气?”

    秀儿鼻子里哧溜几声,强忍着哭意道:“你惯常不爱看戏的,今天好不容易去看唱戏,就遇上了爆炸案。你的包车夫小邓急急的跑回来,求见了先生和太太,叫他们派人救你去,结果遇到老先生回来,他一句话就把小邓打发了。说谁都不许去救,四小姐要是命大,自然能回来,要是命短,李家就好好厚葬了你,也算你没白活一场。”

    厚葬?

    宛春只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爷爷对待她的疼宠是阖府上下都有目共睹的,她说去医科学院,爷爷当先就答应下来,还随了自己的意思,允许父亲调动士兵过来给自己当包车夫。怎么会在危急的关头,说出这种不近情理的话?

    她着实不能理解,就沉着脸色问秀儿道:“这话是谁在你面前说的?我倒不知府里头嚼舌根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秀儿擦着眼泪道:“谁嚼舌根来的?人家是与你说真话呢,咱们俩从小一起长大,我几时拿别人说的嚼舌根话来诓你?若非我亲耳听见,我也不能相信,可是……可是四小姐,谁让你是李家的四小姐呢?夫人前时急成那样,也没能坳过老先生,据李大管家说,老先生是怕爆炸案里有猫腻,万一咱们府上派了人过去,正能落人口实,叫人以为是李家军搞的鬼,所以是严令各个部队,绝不能调拨一个人手到和平剧院救人去。”

    绝不能调拨一个人手?

    宛春倒吸一口气,她就知道这个李家四小姐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怪不得她从和平剧院逃出来的时候没有看见静安官邸派人来,还以为是小邓上报的迟了,这会子才明白,原来竟是爷爷亲自下的不许营救的命令,她总算是领会季元入门时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不是总统府的人不把李家放在眼里,而是总统府的人太把李家放在眼里了。在她前生刚成为陆太太的时候,就曾听闻过北岭李家功高盖主的闲言碎语,只是那时她觉得自己同陆建豪都不过是无名小辈,与这样的家族是绝不可能有所牵扯的,也就没有打听的太多。想不到,短短数年,已是沧海桑田,自己竟有这么一天真的就成为了北岭李家的一份子。

    那么,原本属于李宛春的命运,终归是要她来承担的吧?无论是怎样的生是怎样的死,为了李家的百年基业,为了李家不被旧京政府生疑,她……都不能够有一句的怨言吗?

    这与前世枉死的自己,又有什么区别?

    宛春无端黯然起来,她从前还是高看了权力富贵的好处,却不料高楼广厦之后,会是这样幽深的悬崖峭壁,一不留神就能让人摔个粉身碎骨。

    没有心情再去安慰了哭泣的秀儿,宛春慢慢的挪回床上,退了鞋袜,忍住即将涌上的酸涩,将自己的身子缩成了一团,咬着被子的一角狠狠地闭上了眼。

    时间真是不等人了,她好不容易重生一次,绝不能够再轻易的死去,就算是死,也要先拉了陆建豪垫背才能罢休。李家四小姐的命,就当是她借了,要还也得还个漂亮!

    痛下了这番决心,宛春这一觉倒是睡得前所未有的安稳。早上醒来的时候,母亲余氏还在为昨日的爆炸案而介怀于心,特意派了近身的娜琳过来宛春房中,看一看她的气色,直言要是不舒服,今日就请了一天假在家中休息也可。

    宛春摆了手连说不必,在娜琳跟前请她回去问了母亲的安,仍似平常吃了早饭,便出门要坐车上学去。总统府派来的守卫还在铁栅栏处站着,小邓进不来,只好将车停在长坡下。

    宛春有了昨日的见识,对待总统府的守卫也不大客气了,自顾自开了铁栅栏的门,就坐了小邓的车子去医科学院。路上小邓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住,夹带着小心同宛春说话道:“小姐,俺昨天……俺昨天回来给你搬救兵了,没跑。”

    宛春在车上微微的笑:“我知道你没跑,他们说是你回府报的信,我很谢谢你。”

    “你不用谢俺,俺只是……只是…….”小邓涨红了脸,半天说不出下文来,他是个极为老实质朴的人,自接送宛春这些日子以来,宛春待下人的好他是深有体会的,总想着回报她几分。原以为昨日的事情,自己是做的很对的,他一人的力量有限,回府搬了救兵也好早些救宛春出来。哪里想到,不仅没能搬成救兵,连带着自己也被静安官邸扣押住了,不让他再回和平剧院去。

    他不知突然间李家的人怎么会翻脸无情起来,只知道自己没能回去救了宛春,是人生中顶遗憾的一件事,此时再见面宛春更是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对他说,他的心里就更加过意不去了。

    低头拉着车猛跑了几步,他想也唯有这件分内事是他可以替宛春做好的了。

    宛春自然不知道他心里的变化,心里只想着他到底是实诚人儿,做不得一点假,便是谎称了昨日进去救她没救到,她也是愿意相信的。

    摇了摇头,宛春兀自失笑,暗嘲自己也能说出做不得一点假的话来,从重生至今,只怕她没有谎言的日子,屈指可数了。想想看,这也是万不得已的事,要想抛弃自己曾经的全部,去做一个崭新的人儿,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呢?

    她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叹气,不经意看着常走的一段路的尽头,熙熙攘攘围满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下意识的在车上嘟囔了一声道:“那里的人都在干什么呢?”

    偏是小邓长了一对顺风耳,恰把她的话听进去,就快跑了两步,将宛春也拉到了人群那里,拽住了一个人问道:“俺们小姐问你这是做什么呢?”

    被问话的人穿了半就不新的长袍子,外罩了一个掉了纽襻的马甲,斜敞着办爿衣襟子,一看就知是前朝的遗老后裔,尚带了点腐朽的贵族败落习气,笼着两只手朝宛春望一望,见她不是太富贵的打扮,就从鼻腔里喷出一声哼来,仰着头说道:“现如今做什么也轮不到女人家多嘴了。没看到大字报上写着了吗?说是昨晚的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