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五章 学潮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周湘坐了家中的汽车过来,她在路上也已听到了消息,眼下看到横幅更是大大的惊讶,两人在门外等了晁慕言片刻,才齐走进校园里道:“想不到**之迅猛,赛过钱塘江呀。”

    宛春也笑道:“日本国居心不良,就不能怪我们中华民族奋起反抗,我只是想不到大家会这么积极地响应。”

    “不是我们想不到,而是从前没有遇到过罢了。”晁慕言闻言,半是欣慰半是担忧,“日本的所为固然可恶,但我怕他们这一次没有得手,还会有下一步的举动。”

    宛春点一点头,日本必然有下一步的计划,但旧京政府经过了这一次的教训,多少会提高些警惕的,他们再想得手怕也要费好些时候了。

    由于是上课的时间,学院里的同学又多是出身贫寒,对于驱除倭寇的事,一时之间还出不到什么样的力气,也只好动动笔杆子和嘴头上的功夫。宛春明知家中对于日本的事很敏感,且如今又受着总统府的辖制,她就不大好跟同学们说到这个话题。

    幸而她是个女孩子,在男同学和老师看来,女孩子相夫教子就已很好,再学些本事尤为更好,但要说到参兵打仗,是绝没有她们三朵金花的份儿的。故此,宛春倒也可安心的学习着,课间只与周湘、晁慕言为伴,不会的地方尽管请教了她们去。

    恰好这两日静语自柳秉钧嘴里得知了爆炸的事情,又从柳公馆来了电话,问宛春身心如何,宛春想起她们府里的弗雷德先生在西医上很有研究,就向静语做了个要求,邀请弗雷德先生到静安官邸一叙。

    静语听她是为了学习的事情,并不是受伤所致,放心之余当然十分的愿意,就满口答应下来。

    **的风波还在大街小巷蔓延着,因为日本国对于爆炸案的极力否认,和拒不道歉,越发惹恼了旧京的民众,已经陆续有人开始组织起游、行、示、威来。

    弗雷德自己开着车子,原本半个时辰的车程,愣是开了一个多小时,才抵达静安官邸。门房因得了宛春的知会,知道他今日要来,怕守卫为难他,特意在铁栅栏处望着,一看他来就主动向守卫报了姓名,才带着弗雷德见了宛春去。

    却说宛春同他之间因为有过医生与伤患的关系,已是十分的熟悉,彼此见面相互问了好,宛春才笑请他坐下来道:“实在不好意思,叫您跑了这一趟。说实在的,我的专业课已经上了多日,但我有几处总是不大明白,老师们每日里的事情又都很多,不好再去打扰了他,想起先生对于西医是非常有造诣,所以冒昧请了先生来,要求教一二呢。”

    弗雷德私心里对于爱好西医学的人都很有好感,况且宛春的为人着实讨喜,对于她说的求教一事,正是求还不得,就笑道:“密斯李你不用和我客气,我知道你们中国人其实对于男女的往来是很忌讳的,但我们德国人不在乎这些礼节,我们之间可以是朋友的关系,你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不必再要通过密斯柳邀请了。”

    宛春扬了两片朱唇,她之所以会通过静语来邀请弗雷德先生,就怕自己直接的邀约会引起弗雷德的反感,耽误了他自己的事情。此刻听弗雷德这样说,她就放宽了心道:“那当然好极了,我不仅是把先生当成朋友,更是把先生当成老师看待的呀。要不是先生看病时候同我说的那些话,想必这会子我也不会去医科学院读书了。”

    弗雷德哈哈大笑起来,道:“那么,我也算是间接的为医学事业做贡献了。”

    宛春笑的点头,毫不客气的拿过书本、笔记,将自己不会的地方一一问了弗雷德,弗雷德俱都耐心的做了讲解。因为医科学院里招收女学生的先例从未有过,所以老师在课堂上总有一些话要避讳着三朵金花,不能说的全然通透。

    宛春她们同男学生之间顾忌着男女大防,又不能多说了什么,只得马虎听着。这会子遇到弗雷德,他是真正医者父母心的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宛春数次在讲解的过程中涨红了脸,弗雷德却都不为所动,依旧力图把每一个知识点都讲个齐全。

    一个中午的休息时间,就在宛春的提问和弗雷德的回答中极快的度过了。临近傍晚,静安官邸本要留了弗雷德先生吃饭,无奈他还有一个尸检的案子要接,就婉言谢绝了。

    宛春带了秀儿送他到门下,听说有尸检一事,倒是来了兴趣对他说道:“弗雷德先生,方不方便带我一同去尸检呢?你放心,我在旁边绝不会多言什么的,只帮你打个下手可以吗?”

    弗雷德想不到她胆子这样大,寻常女孩子听到尸检二字,不吓到花容失色已是万幸,哪里还敢跟着看去?何况,尸检的时候难免要有解剖的情况在,宛春才刚接触了医学,连外科休克都还不大清楚,又能帮得上什么忙?

    不过宛春执意如此,弗雷德敬佩她的勇气,只得笑问道:“我带了你同去固然可以,但令尊令堂不知道同不同意?”

    “这个么……”宛春稍稍迟疑,先不说父亲那里会作何反应,光是母亲那里,她就能想象得到会有多难通过了。朱唇含贝,明眸淡扫,宛春笑的拉过秀儿,握了手在她耳边嘀咕几句。

    秀儿一时笑一时叹,听罢直摆手摇头道:“不行,不行,回头太太要是知道了,定然说是我带着你调皮呢,我可不敢做这样的事。”

    宛春顾盼流转,笑了一声道:“你怕什么,有事我给你担着呢。只管照我的话去做,太太要是问起我去了哪里,你就说去柳公馆找静语小姐了。太太是知道静语小姐的为人的,和她在一起,太太绝不会有什么意见。”

    “可是这……这…..”秀儿心地忠厚,平日里又撒不得谎,宛春吩咐她的事倒是当真难为她了,就掂了一只脚的脚尖,在台阶子上不住地画圈圈羞赧道,“太太那样的精明,只怕我们骗不过去。”

    “谁要你骗她了,我是当真要去柳公馆一趟呢。”只不过是在尸检之后再过去罢了。宛春心里偷偷的想,不和秀儿多说什么,就上了弗雷德先生的车子,去往尸检现场。

    这一次尸检的是个无名尸,警署本已经调取了现场证据,但苦于辨别不出死亡时间和是否为自杀死亡,才求援于弗雷德先生。

    弗雷德带了宛春到达现场,看四周都已拉起了防护线,他就在防护线外穿上了白大褂,嘴巴上蒙了一层医用白口罩,双手也戴上了白手套。宛春装作是他的助手,依样带起口罩和手套,由于是临时起意,并没有多余的白大褂给她,也只好穿了自己随身的衣物进去。

    等他们看见尸体的时候,才知是个极年轻的女孩子,瓜子脸庞,合中身材,虽因为身死而现出灰暗之色,但从那紧闭的眉目间仍是依稀可见曾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