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六章 尸检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嘿嘿,上架有点小匆忙,就不写相关说明了,在这里吆喝几句吧。首订,首订,清仓大首订了啊,欢迎大家踊跃订阅哦。当然,收藏、推荐、点击、打赏什么的,都来者不拒啦,多多益善哦,从明天努力加更哦。

    宛春在西医上才只沾了一点子皮毛,余下半分不知,弗雷德先生一连串说了那么许多话,她记都尚且来不及,又如何能明白?

    这个女子的尸体是在一家巷口的民租房里发现的,破落掉漆的支摘窗,开了上半页的窗棱,透出夕阳的余晕来。宛春瞧着窗户外头时候不早,便无奈摇一摇头道:“我是不大能够听明白了,这会子时间紧迫,总要等尸检过后再问了先生吧。”

    弗雷德点一点头,弯下身子仔细的查看那名女尸的身体部分,见元宝领里露出的一截脖颈,正有一道索沟,就招手叫来宛春道:“密斯李,你看这里。”

    宛春忙走过去,学着他的样子玩下腰,看他手指的地方,在脖子的左侧有一块斑片状的擦伤,便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弗雷德道:“这是使用机械性窒息的方式他杀后留下的证据,在法医学上可简单的称之为扼杀。如果衬以柔软的物体扼压颈部,颈部外表的扼痕就会不明显,因此聪明的罪犯常常在扼死被害人之后伪报病死,或将尸体悬吊伪装成自缢,这具尸首就极有被扼死的可能。“弗雷德说着,将手指在尸体的脖子上摸动两下,忽而转头对宛春说道。“来,你替我抬一下她的头。”

    宛春诺诺应声,强忍着怯意伸出双手,慢慢的将女尸的头部抬起,弗雷德蹲下身子,从女尸的颈部下方看了一看,半晌才说:“放下去吧,看来我们要想进一步的确认,就只有分层解剖了。”说完,瞧宛春还傻愣愣的抱着那尸体的头。他不由就笑道,“密斯李,你可以放下了。”

    宛春嘴里头哦了一声。缓缓的将手从尸体的头下抽出来,掌心里还残留着死后僵硬的冰冷气息。

    想不到人死后会是这样一副样子,冷冷的,硬硬的,就像香山公园里那一块上马石。前生。她的尸体,宝宝的尸体,大概也是这样吧?不知道替她们收尸的人,可曾这样搬动过她的头颅,是不是也觉得冰凉骇人?

    宛春乍然陷入回忆里,弗雷德正忙着拿解剖刀。一连叫唤了她两声,也不见有回应,还以为她是吓住了。就很体贴的说道:“密斯李,实在不可以的话,你先回家去吧,我这里一个人就足够了。”

    宛春混沌的摇摇头,看见弗雷德手里有把手术刀。自己不知怎么了,也拿了一把在手中。却被弗雷德手快的夺下去,摆手笑道:“不,不,这个你不可以用,只需帮我处理下现场的血迹就行了。”

    宛春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弗雷德却已经当着她的面解剖起来。这具尸首既是无名尸,警察署怕麻烦,就没有运到局里去,弗雷德无法征求家属的同意,为图早日查明真相,就只有自作主张。

    宛春只看见弗雷德拿着磨得锃亮的刀子,像猪肉铺上的屠夫一样,从女尸的脖颈上切下去,翻卷出花白的带着血红的肉痕,狼狈而恶心。若说前时的搬动女尸头颅一事,她尚能支撑得住,此刻亲眼看到这一幕,宛春却是再也受不了胃里的翻腾,捂着嘴巴就跑去一边,大吐特吐起来。

    弗雷德看见也当看不见了,他在海德堡大学学习解剖的时候,当场昏过去的都大有人在,宛春现在还清醒着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幸而他早预料到这个情况,自己准备的又很充足,便是没有帮手,也没什么大碍,不过是吩咐她吐完过来替自己做个记录罢了。

    宛春抱着肚子远远的蹲在角落里,臂弯里托了一个品蓝封面皮子的卷宗,头都不敢抬起一分,弗雷德怎样说,她就怎样记,再不敢多说大话,要去看尸体检验了。

    两个人边说边记,不知不觉屋里头就完全暗下来,弗雷德直起腰,拍了几下手,冲门外头站着的两个大檐帽警察喊道:“可以了,麻烦将尸体送去殡仪馆。”

    警察捂着鼻子进来,唔唔的应了两声。其实,这具尸首死亡的时间并不长,还不曾有尸腐的味道,但他们装的那样像,宛春受了错觉的影响,又觉胃里搅成了一团,抱着一摞卷宗急急的就跑出门外干呕起来。

    唬的其中一个警察躲闪不迭,在她后头笑骂着问弗雷德道:“是尊府里的夫人吗?怎么变得胆小起来了,看见个死人竟也怕成这样了?”

    弗雷德微笑了不答,走出去看宛春扶着那院子里的海枣树,一阵阵的呕着,就拍了她的背道:“密斯李,你没有事吧?”

    宛春扯着白口罩,前番已将果腹的饭菜都吐了个完全,这会子也只能吐出几口酸水,实在吐不出别的东西来,便在树下深呼吸了几口气说:“我没有事,歇一会子就好。”

    弗雷德默然浅笑,伸了手就要接过她怀抱里的卷宗。宛春吐得昏天暗地,猛抬起头来直觉眼前一片的迷蒙,身子阵阵的发虚,手肘忙就撑在了海枣树的树干上,登时将怀里的卷宗散落了一地。

    慌得弗雷德忙低下腰去捡了它,宛春晃一晃脑袋,好不容易醒过神来,也跟着蹲下去捡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做错事了。”

    弗雷德笑道:“没有关系,这卷宗都是经我的手做的尸检报告,警察署那里我回去之后会重新誊抄一份的,这一份是我自己留着做案例的。”

    留着做案例?宛春听不大懂,就问道:“做案例是何用?”

    弗雷德道:“当法医这么多年,总会遇到千奇百怪的死亡方式,了解了这些死亡方式之下的尸体状态,对于法医学研究是很有用处的,于是我就将每一次的尸检报告都留下一份,以便将来白发老去的时候,也好做一份著作,留给后人。”

    宛春敬仰之心顿生,人都说弗雷德先生的医术高超,却不知他的人格更在医术之上,自己有生之年遇到这样一位良师益友也算是值得了。怀着敬意轻翻了两页卷宗,宛春瞧那每一页的上头都标明了日期和地点,就好奇问了弗雷德道:“先生就一次都没有漏下吗?我看这少说也有百十多页,也要花费不少的功夫呢。”

    弗雷德顺着她翻动的页码看了看,他在旧京的家庭医生里是出了名的严谨,又记性过人,片刻之间就想起了几桩没有登记的案子,便对宛春说道:“也有漏下的,譬如遇到上面有过知会,不用记入尸检报告的,我这里自然就查不到了。我记得那一次他们叫我去给一对母女分尸,就没有登记。”

    “母女分尸?”宛春缩着那一对细如初三四的弯月的眉毛,疑惑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弗雷德道:“说来很让人不愉快呀,那一对母女,母亲只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