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七章 大哥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说是让她通报,其实宛春和静语两个人也不过是前后脚就下了楼来。

    柳秉钧和季元正在楼下客厅里坐着,面前的茶几上各放了一个玻璃的高脚杯子,里头盛了半盏胭脂红似的葡萄酒,波纹荡漾,大概是刚喝过。

    静语因知道柳秉钧的脾气,若非是有人请客,他甚少在晚上喝葡萄酒,嫌宿酒害得头疼。这会子只怕是要陪季元才对,就在他二人后面笑问道:“你们是有什么喜庆的事情吗?要拿酒祝贺?”

    柳秉钧闻声半仰起头,从沙发座上扭转了半个身子看着她们。那桌子上放的细长颈的青绿玻璃瓶中,只余了半截的酒痕子,也不知他和季元两人喝了多少,面上印着两团殷红,倒似是唱戏的妆容,笑眯眯的对静语道:“是天大的喜事,你们看过《京报》了没有?日本在华的企业,如今已出现亏损了,这正是我们几人的功劳,你说该不该庆祝呢?”

    静语看他像是喝醉的样子,微微的一皱眉头,和宛春坐去了他的对面道:“这是该庆贺,但也没必要喝成这个样子吧,爸和妈还没有回来,叫他们看见,想是要说大哥你不务正业了。”

    柳秉钧喉咙里呵呵响了两声,伸了手去拍季元的肩膀。宛春转过脸,瞧季元并不比柳秉钧好到哪里去,甚至醉得更加厉害些,就把自己的心事放去一边,也忍不住张开口叫他道:“三哥,你们到底都喝了多少?”

    季元迷蒙中睁着醉醺醺的两只眼睛看了看宛春,脑袋上下晃了两晃,不知是点头,还是醉得糊涂了,嗓子里吭哧吭哧了半天,才嘟囔道:“喝得不多。要不是赵国栋拦着,我们几人还打算喝个通宵呢。现如今我们也算是办了一件大事了,日本人想要炸死我们,那就看他的本事了,炸不死,我们总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才能让他知道旧京四大公子的厉害呀。”

    宛春和静语相视摇头,和平剧院引发的抗日风潮,已是一日高过一日,明眼人一看即知后头定然有人在搞鬼。只不过没有真凭实据,一时也查不到四大公子的头上去。这会子季元酒后吐真言,倒让宛春和静语哭笑不得。宛春看客厅里的大挂钟,都是八点钟了,便去搀扶了季元道:“好了,你的酒也喝了,我的话也说完了。咱们该回家去了。”

    季元答应了一声,随着宛春的搀扶,踉跄起身走了两步。静语看的心惊,忙道:“二位,家里客房多得是,不如住一夜等三少爷醒了酒再走吧。”

    宛春便笑道:“瞧三家兄醉得这样子。必然是有司机跟着来的,我们坐车回去就好。况且家中父母都还在等着,不敢擅自在外留宿。”

    静语也知他们静安官邸在门禁之类的规矩上。十分的严谨,见宛春说有司机,她也就不再坚持。只是她作为柳家未出阁的二小姐,总不好像宛春一样搀扶了季元,就叫来值夜的听差。替宛春送了季元坐到车里去。

    宛春本已走到了阶下,回身看静语在客厅前的台矶上站着。她那两句没有说完的话,这会儿就又有了想说的念头:“静语,如果我说,那对母女的死是被他们的亲人所杀,你会相信吗?”

    静语眨一眨眼睛,无意识哎了一声,像是没听懂的样子。

    宛春咬咬唇,索性挑明了讲:“我是说,赵二小姐结识的那个有妇之夫,杀了他的妻女,你相信吗?”

    “这……”静语当即愕然,“这怎么可能呢,不是说遇上阵雨,车子打滑掉进宜江溺亡的吗?虎毒尚且不食子,他面对自己的妻子女儿怎么忍心下得去手,宛春你是不是听到谣传了?”

    宛春似冷笑,又似苦笑,连心地单纯的静语都不会相信这件事,还有谁愿意去相信呢?她最后还是得亲自去剥下那些伪善的面皮,才好为自己主持了公道。

    婉言谢过了静语的好意,宛春就坐上了车子。

    季元还在半昏半醒之间,看她上来,自己用手撑了头只管盯着宛春看。

    宛春一肚子的事情没有解决,总不大痛快,再让他这样的盯下去,便是自己的亲哥哥,这情形未免也难看些,不由的说道:“三哥有事要对我说?”

    季元嘿嘿的笑不作声,手掌在膝上拍个不停,隔了许久的时间,就在宛春以为他是醉不成样子的时候,才道:“四妹妹今儿怎么过来了?不是说要在家里温习课业的吗?”

    宛春道:“看了一晌午的书,也该休息一下才是。”

    季元赞同颔首,拍动膝盖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又隔了片刻,继续说道:“妹妹做事的分寸总比我要高上一层,很懂得劳逸结合的道理,怨不得父亲和母亲喜爱你,就连张家的五爷都对你赞不绝口呀。”

    张家的五爷——是张景侗吗?

    宛春慢慢将脸转回去,直视了前方。她自是明白张景侗对自己的心思,要在今日之前,季元的这些话她也不过是当做醉话,听一听就忘去了脑后。然而今日有了重要的发现之后,再回首看去,张景侗对于她的欣赏就不得不说是件天大的好事。

    至少,在对付赵纯美一事上,张景侗就是最有利用价值的一个人。

    她从她身边夺走的,她会依葫芦画瓢——原样甚至是加倍的偿还给她。

    清亮的泪珠滴答落在手背上,宛春默然垂着头,直等到哽咽散尽,才哑着声音问季元道:“三哥,北地校花大赛已经落幕了吗?”

    季元脑子里受了酒精的麻痹,已无多少清明,愣愣许久才意会宛春说的是什么,陡然之间就坐直身子,伸了一只手招摇说道:“对了,为了抗日的事情,我们倒把校花大赛的事给忘了干净。明天……不,不,明天你要上课……那就下个礼拜六。礼拜六你们总要放假的吧?四妹妹,我选你做校花,我一定选你做校花……”

    宛春长吸了口气,按住季元的手道:“不用那么急,三哥,如果可以校花大赛就挪至二姐孩子的满月酒之后吧。”

    “挪至满月酒之后?那是为什么?”季元喝多了酒,倒还不笨,掐着手指头算道,“二姐家要办满月酒,少说也得半个月。校花大赛已经拖延十多天了,再拖延半个月,岂不让南方的看笑话?”

    宛春勉强的笑:“我这几日的功课着实太多了。二姐那里我和妈必然是要再去一趟的,这半个月只怕腾不开身子来参加校花大赛。”

    季元似懂非懂,此时车子已拐进巷子里,路上颠簸着,一时把他的酒劲儿颠簸上来。整个脑袋都跟注了水似的,晃荡成一片。什么时候进的院子,什么时候回的房都不知道了。

    宛春下了车就去睡了,余氏从秀儿那里打听到她去柳公馆的消息,只和娜琳稀奇了一阵子,倒不知她也会热衷于参加社交活动了。这是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