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八章 回国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说着,又要去给季元端了洗脸水。

    宛春看她一双手几乎不够用,又不知季元的脾气,便道:“何须你忙成这样,房里现放着老妈子,怎么不叫她们做去?”

    萍绿端了黄铜盆子在手里笑道:“哪里使唤得动她们,一个两个都仗着年轻时奶过三爷,腰杆子硬挺得厉害,几乎没成这屋里的半个主人。再者,话说回来,这位小爷也是个难伺候的主儿,嫌她们手脚慢,总是叫了我来。”

    季元听她抱怨,咧着嘴只是呵呵的笑。他宿酒醒来,头还是昏沉的,站着扣纽襻的功夫都觉得累,只好撩着长袍的下摆,向沙发上一躺,对宛春笑道:“你是不是也听见大哥回来的消息了?”

    宛春道:“正是呀,屋里屋外都嚷嚷开了,怎么能不知道?所以我才找了你,问你要不要出门去迎一迎大哥呢。”

    季元道:“迎接是自然的,不过他回国坐的那班火车才进了车站,要回来也得是一个钟头以后了。我要问你的,却不是大哥的事,而是校花大赛的事。”

    “校花大赛?”宛春看他对面的靠背椅是空着的,上铺了一层宝蓝缎面的垫子,就走过去坐下道,“我已经同你说的很清楚了呀,要你们商议着将它往后腾挪了半个月再举办,怎么,是哪里行不通了吗?”

    “怎么会行不通?”

    季元笑了一声,伸了两根手指抵住额角,轻轻在太阳穴的四周打圈圈按揉着。但他毕竟是享乐惯了的,只揉了两下子就不动了,让秀儿过来替他按摩,自己却笑道:“我不过是以为昨晚喝了太多的酒,导致听觉上出现了错误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四妹妹你对于校花大赛可是很冷淡的,怎么昨儿就有了兴趣了?”

    宛春手掌撑在身子两侧,正按在那软软的垫子上,虚虚浮浮的,没有着力的地方,她的话也不免虚浮着,轻笑的说道:“诚如繁少爷所言,校花大赛不是什么丢人的事,那一次在大赛上扭伤了脚,真是羞煞人。既然能有机会重来一次。我何乐而不为?”

    她愿意为之,季元自然是欢迎的,当下就拍两下手笑道:“你要是真的如此想。哥哥我定然会全力办好了这件事。”说时,幻想到宛春夺冠的样子,又笑起来道,“他们都说南林家的大小姐是举世无双的美人,在我看来。妹妹也是绝色倾城的人物,将来若有幸碰了面,那可真叫人惊艳了。”

    秀儿揉了这么会子功夫,已将他的头疼散去了不少,此时听言便在他的头顶上方凑趣说道:“我们四小姐的美丽,是连老夫人都赞不绝口的。我想将来即便是遇见了那个什么南林家的大小姐,输的人绝不会是四小姐的。”昂昂头,那得意之色仿佛夺冠的是自己一样。

    宛春看着好笑。她对于校花大赛另有一重不可言明的心思,倒不愿大家都在这个话题上打转,看着萍绿端了洗脸水进来,就对秀儿道:“不要光顾着说话了,你也动一动手。伺候三爷洗漱吧。”

    季元闻说,忙摆摆手。那里就站起身来道:“不敢劳动妹妹的人,有萍绿一人就足够了。”

    萍绿在旁静静地笑,拧了一把热手巾子递到了季元手里,一张长圆脸儿却冲秀儿道:“你还不快过来,准好的机会,总不想要珍惜,背了人又赶着献殷勤。”

    她们下人间的玩笑,素昔开的没头没脑,宛春和季元不大懂,秀儿却很明白,嘴里头又是笑又是啐道:“我拿的是伺候四小姐的钱,你拿的是伺候三爷的钱,要么,你把你的钱给我,我就接你的任务伺候了三爷;要么,你正经的做你的事,哪里那么多话呢。”

    秀儿的老家在湘潭,来旧京的时日晚,说话里还带着湘潭的口音,混合了京味,不似萍绿和翠枝的泼辣,一出口就别有一种不同的风韵。季元很喜欢听她说话,见她们两人斗起嘴来,丝毫没有少爷的脾气,还在中间笑劝和道:“好好地说话就是,不要吵起来。女儿家,温柔二字是最得人心的。”

    秀儿听他说温柔,面上不由就红起来,只当他是说自己不温柔,忙向宛春的椅子后面站着,推了宛春的肩膀道:“你说说话罢,咱们不出去接大爷吗?”

    宛春瞧她害羞了,脸上也是一乐。严格的说起来,秀儿的脾气和样貌在同龄女孩子里已算拔尖的了,除却出身不好以外,几乎挑不出什么刺儿来,季元爱同她开玩笑,也正是因为感于她的红颜薄命,倒不见得是男女之间的情爱。但在深宅大院中,能有一位愿意爱护她的人,亦是件幸事,便也笑说道:“没听见三爷说么,要等一个钟头大爷才会回来,这么急着去也是接不到人的,我们坐着同三爷聊天不好么?”

    “怎么不好?”萍绿泼了洗脸水回来,还是笑嘻嘻的模样,一面甩干了手上的水珠儿一面说道,“谁不知道咱们府里的下人中,大爷和三爷最喜欢找她聊天?她跟了四小姐你的时间长了,活脱脱也是半个文人了,不见得识字,大道理却比谁懂得都多。”

    “哦?”

    宛春回头看了看秀儿,直觉问道:“大爷以前和你也熟吗?”

    秀儿这下是彻底的羞臊起来,耳根子上都是火辣辣的,低了头只管扯着衣襟不说话。倒是季元看宛春问的奇怪,便道:“傻子,大哥没去日本留学的时候,你同他之间可比我要亲昵许多呀。他房里的人,你房里的人,哪一日不往来上三四次,秀儿又是你最常带在身边的,大哥岂会不熟悉?”

    这倒是奇怪了,宛春默默地想。据秀儿说大哥伯醇足比她大了七八岁,她以为大哥同自己之间,该当是有隔阂的,却不知是这般的亲密,那么待会子见了面,可要她说什么好呢?

    这时。季元的听差李桧走了进来,看他兄妹都在,一鞠躬就笑道:“三爷,四小姐,快别在屋里坐着了,老先生从政事堂回来了,先生和太太使人来叫三爷和四小姐去前厅说话呢。”

    李承续周一到周五的作息是十分准时的,这会子回来,不用想,自然是为了李伯醇的事了。宛春便和季元起身来。一同带了秀儿、萍绿到前厅去。

    还没走到门口,隔着大红的直棱窗户,就能听见里头的说话声。

    是母亲余氏的声音。尖利而气愤的:“他越大越不将我们做老的放在眼里,总是一意孤行。爸,你不能再这样的惯着他了。”

    祖父李承续咳嗽了两声,他近一年的身子都不大好,如今深秋的时候又受了风寒。一年里倒有半年是咳嗽不停的。不过,旁人的咳嗽也只是咳嗽罢了,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但祖父的咳嗽却大不一样。

    他不能驳了儿媳妇的颜面,因为她在这座府里永远代表着锦溪余家,却也不能就让儿媳妇一直唠叨下去。就只有用咳嗽,才能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