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一章 双喜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那也只怕大哥高看了我们。”

    季元朗声一笑,不论真心假意,伯醇对于他的肯定,都让他心里快意许多。父辈们抛头颅洒热血打江山的故事,这么多年没少在他耳边念叨,他又是年轻气盛的儿郎,在环境的渲染下自然会有恣意杀敌保家卫国的壮志雄心,眼下虽不能立马就上阵大展拳脚,但有伯醇的话在此,他心里对于自己的将来也可观许多。笑了一笑,就又道:“大哥这次贸然回京,大抵不知道家里的情况。自从和平剧院爆炸之后,总统府已经对我们李家心生防备了,竟然敢在我们眼皮子底放列兵,说是保护,实则监视。即便没有爷爷,你开办学校的事只怕也不会顺利。”

    伯醇沉吟片刻,他在家门口下车的时候,的确遇到了两队列兵。他原只以为是爆炸之故,家里才调集了人马守卫家宅,却不料会是总统府派的人。此时季元张口一说,他就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隔了半盏茶的功夫才沉声道:“瓜田李下,总归是避嫌要紧。他们总统府疑心我们国务卿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只要我们自己问心无愧,随他怎么大动干戈,也抓不到什么把柄来。”

    季元叹道:“话虽如此,但一想想背后总有双眼睛盯着你看着你,我这心里就不舒服。要不是顾忌张景侗与我为至交好友,就咱们家门口的几个小兵蛋子,我总有办法收拾得了他们。”

    “你又胡说了!”

    伯醇笑着低叱一句,他知道季元的性子暴躁,少不得叮嘱他几句道:“如今我们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尽快的同总统府化干戈为玉帛,你倒好,竟反其道而行。我要是没回来也就罢了。这次回国来,凭我是你大哥的身份,我就要好好管一管你,没我的许可,总统府的人马你一个手指头都不能碰他们的,听见了吗?”

    季元受了他的教导,心里纵使还不大服气,也不好迎面顶撞了伯醇,就胡乱点一点头,敷衍过去。

    宛春喝着茶听他兄弟两个说了这么多话。终于得空插句话道:“忘了跟大哥说,二姐姐半月前喜得麟儿,现今母子二人俱都平安的很。你要做人家舅舅了。”

    “我要做舅舅了?”伯醇果然又惊又喜,两只手儿搓在一处,也不知怎么放才好,就合十成个和尚一般,不住的念道。“这是大喜,大喜!不枉我回家来,四妹妹学医就是一喜了,如今再添一丁,那就是喜上加喜呀!好,好得很。我一定要去看了二妹她们母子去。”

    他絮絮叨叨说了许多话,竟有些不像那个刚回府意气风发的大少爷,反而像个旧式家庭里的老古董。藏有说不完的故事。

    宛春知他是由衷为仲清高兴,便笑道:“妈早和我商议好了,等二姐姐的孩子满月,就带我们去给她贺喜。这会子横竖也不过半个月他们枫桥官邸就该举办满月宴了,大哥好歹等一等。到时同我和妈一起过去吧。”

    “那样也好。”伯醇笑道,“自二妹嫁去上海之后。我除了中间去上海培训见过她一次,算下来也有三四年再没见过她了,也不知她过得如何。”

    宛春道:“二姐姐过得很好,她生产的时候我和妈去过一次,在上海随便一个人都知道镇守使的夫人是了不得的巾帼英雄,学识见地远在常人之上,这次她又给谭家生了个儿子,谭家待她就更贴心了。”

    伯醇愉悦地听着,他的思想诚然是很开化的,但潜意识中仍是觉得女儿家能嫁个好人,完美的做一个妻子做一个母亲,就是极为成功的事情了。听见二妹仲清过得好,他心里很是宽慰。

    季元也知二姐生了个麟儿,但那一回宛春回来的太匆忙,第二日就早早去上了学,他一直想问没有问清楚,这时再提到这个话题,他就道:“对了,上一次我还疑惑着呢,怎么忽然间二姐姐说生就生了,产期不是定的十月里吗?”

    他还没有结过婚,虽然交了很多的女朋友,但也只局限于赏花赏月赏秋香的风流雅事上,越雷池的事情倒从没有做过,自是不知道女人生孩子是怎么回事。

    宛春固然知道内中详情,但碍着季元和伯醇都是仲清的同胞手足,万一说出是因为谭汝临寻花问柳的缘故才招致仲清早产,以季元的脾气势必会在家里掀起风波的,倒不如不说为妙,便道:“听二姐姐的丫头翠枝说,像是不经意滑了一跤,引起了胎动。我和母亲去的时候,姐夫正要请了日本产婆子,她们过来看了都说是要早产,我们没有办法,就只能听产婆的,备下了生产的东西。果不出她们所料,隔了两天二姐姐就生下了孩子,足可见是上天庇佑她们母子呢。”

    她尽量说得轻巧,避免引起伯醇的怀疑。殊不知伯醇这些年间忙着学业,一直无暇于婚事,也是单身汉一个,宛春这样的说,他也就这样的相信了,含着怜惜笑道:“那是二妹吉人自有天相,她是个极要强的女孩子,万一腹中胎儿出了意外,只怕她也好不到哪里去的。”

    宛春点一点头,也就不往下说了。

    季元倒是想起了什么,支着下巴要笑不笑的望着伯醇,将伯醇看的云里雾中,上下打量了自身一遍,才嗔怪道:“三弟,我身上是有什么吗?你这样盯着我瞧?”

    季元摇摇头,仍是那样的笑着,将手面在下巴上来回蹭了几蹭,才问他:“哎,大哥,你今年二十有七了吧?”

    伯醇掐指算了算,不明所以地笑道:“腊月里的生日,虚岁是有二十七了,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季元便掰着手指道:“哟,真二十七了?想咱们的二姐二十一岁嫁的人,二十五岁上有的孩子,大哥这里就一点的喜讯都没有吗?老实说罢,你可是看中了哪一家的姑娘,要回来顺便把婚也结了呢?”

    “你这个小鬼!”

    伯醇不经意的直起身子,伸出手就往季元额头上一敲,狠狠给了他一个榧子吃,笑道:“何时我的婚姻大事轮得到你来多嘴?不用问,你季三爷的红粉知己是遍布紫禁城的了,你要是嫌我碍眼,我可明白了说,要结婚你就结去,我绝不拦着。但我的婚事,你是不能够插手的了。”

    “哎,我这怎么能叫插手,我这是关心你。”季元揉着额角,伯醇是不大经得起玩笑话的,方才那一下想必是羞恼极了,下手丝毫没有留有余地,敲得人脑门子都疼了。他顿了一顿,直到痛感慢慢的消退下去,才又道,“其实我个人也不急,红粉知己再多也比不过找一个携手到老的爱人重要。只不过我们的小妹妹恐怕要急了,她如今可是形如璞玉,价值千金,我们讲武堂不知有多少人在打她的主意呢。”

    “三哥!”

    宛春想不到他们兄弟二人耍贫嘴竟然能耍到自己身上,一时急红了脸边笑边羞道:“你都从哪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