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四章 游玩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周湘和晁慕言都停住脚一笑,问她道:“你前儿还说要在家里好好地温习功课,这会子又想出去玩了?”

    宛春不好说明缘由,也就笑道:“劳逸结合的道理二位总该懂得的吧?温习功课固然要紧,但是娱乐身心也是桩幸事。我看那香山的枫叶已经红了,正是观赏的好时候,左右大家都无事,便玩上半日也没什么关系。”

    周湘和慕言相视而笑,她们两个的功课比宛春要好一些,既然宛春都没什么好担心的,她们也就放松了心情。想着如今都已是十月中旬了,再不出去玩,将来等到入冬的时候,再想玩也没有好去处了,就都答应下来。

    三个人约定好时间,下午上完课,便一同出门来。周湘因见宛春和慕言都坐的黄包车,自己一人坐汽车未免无趣,就也招手叫了一辆黄包车,齐往香山公园去。

    医科学院原就离香山公园不远,闲暇时医学院的学生也常常会三五结伴到园子里去玩。只不过自从园子里施行买票制度以后,这批贫寒子弟出身的学生才减少了去的次数。

    宛春前时同金丽来过一次,知道这里的买票规矩,因是她做东邀请的周湘和慕言,到了香山公园就先行掏了一块钱替周、晁二人付了票钱,余下的命茶房折作茶水钱,送了几杯茶到赏花亭那里。

    周湘知道宛春的家底,倒没有在意。晁慕言不明底细,一看宛春抢先付了钱,面上很大的过意不去,忙从自己身上拿出一个绣花的钱包来,就要把票钱还给了宛春。

    还好周湘眼明手快,一把将钱塞回了她的钱包里。冲她笑道:“不必我们破费,这点子钱宛春同学还是能应付来的。”

    晁慕言见状只得含笑收回钱,抬眼望了一望公园。赏花亭那里的百花已经凋零,唯有傲寒的菊花和松柏挺立着,一蓬蓬,一棵棵,近的是花团锦簇,远的是郁郁青葱。

    由于城里的人都知十月份最宜赏枫叶,故而宛春这次入园比前番和金丽入园的时候要热闹得多,到处可见人头攒动。连素日冷清的赏花亭都熙熙攘攘的坐满了人。

    宛春一见如此,自己倒先笑起来:“真是不巧,原以为周三能安静一些。却不想也是这么热闹,我们竟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周湘和慕言也都看得清楚,摊开手亦是笑道:“没办法,我们只好顺着各处走一走看一看了。”

    宛春正有此意,她和季元商定好的就是在赏花亭这里佯装偶遇。眼下赏花亭坐满了人,倒不好彼此遇见,不如四处走一走,或许还可以碰的上。

    她想着,就邀约了周湘和晁慕言从花径那里,一路观赏过去。三人说说笑笑。绕着山脚走了一半的路程,宛春还在等季元他们怎么还不过来,恰是心有灵犀。她们刚绕过弯来,对面季元和张景侗他们也走到了这里。原来他们是从跑马场遛了一圈,上山之后又下来的。

    原本张景侗、赵国栋和柳秉钧都不明白季元为何非要选在今日晌午过来游玩,这会子一看宛春、慕言和周湘她们,心里俱都明白几分。个个面上含笑,拿眼暗瞧着季元。

    季元骑马爬山的折腾了一圈。左等右等就是等不见宛春来,还以为事情有变,心里本已有三分的失望了,此刻乍然遇见,倒忘了是自己一手制造的偶遇之故,竟格外惊喜起来,迎头便笑道:“巧的很呀三位,你们也来逛园子吗?”

    宛春不由得握着嘴笑,心道季元的演技真是好极了,足以可以登台唱戏去,一件意料之中的事他竟能做出这等意外的表情,旁边周湘和慕言看见季元倒都是一惊。

    慕言自那日季元又找了她一次之后,她便把话向季元说了清楚,并明白的质问他为何要冒充是参事府的公子来欺骗她。季元当时的神情是很尴尬的,说了两句就走开了。原以为此生二人再没有交集,不想才过了几日就又碰上了。

    幸而这次周湘在身边,慕言暗自的想,若是季元胆敢再来骗她,她就当场让周湘同他对质,看他还有什么话说。于是初见面时的窘迫慢慢的消减了一些,就不避讳的抬起头来,向季元说道:“是很巧,我们又见面了。”

    季元摸着鼻梁低低的笑,周湘原是对季元有很大的意见,只不过大爆炸案之后,因季元救过她一次,她受了这份大人情无法偿还,就不好再对季元冷眼相看,便撇过头故意装作是不屑于搭理的样子。

    忽然里听见慕言这样说,她忙讶异的转过头问道:“怎么,你同他很熟悉吗?”

    慕言摇一摇头,她和季元的关系说陌生也不尽然,说熟悉却又不到那个地步,就微笑道:“萍水相逢而已。“

    周湘狐疑的望过来,慕言是最不会说谎的人,要是熟悉她必会直说了,要是不熟悉也没有打招呼的必要,况且她的话里还夹了个‘又‘字,分明是以前见过的,这会子搞什么名堂,竟用萍水相逢来释惑?

    她正待要问,宛春却已笑问季元道:“你怎么有空出来玩了?讲武堂今日也没有课吗?”

    其实讲武堂今日是有课的,并且还是最为严厉的政治部于主任亲自上的时政课,为了能同宛春她们相遇,季元磨了很多的功夫,才逃课出来,并将高自己一两届的张景侗、赵国栋和柳秉钧拉出来,做出游玩的样子。此刻看宛春故意问此问题,知道她是怕让人看出机关来,也就顺势胡诌着说:“是的,我们今日没有课,在讲武堂里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出来赛一赛马,活动活动筋骨。”

    宛春胡乱点一点头,她不过是想找个由头挑起话题,才出此言,这时见季元答了两句话,便一转身易宾为主,问晁慕言道:“这一位是我家近房的三表兄——李季元,不知我同你说起过没有?”

    慕言愣了愣神,看一眼季元又看一眼宛春,果然见他们眉目间有两成相似的地方。想起自己之前一直误会季元是周湘哥哥的事情,还对人家严词批评了一通,面上不由羞赧,骤然低下头细言细语地说道:“没有,你对于家里的事甚少提及,我竟不知道你还有一位表兄。”

    宛春于是笑了笑,她当然知道自己在外人面前是很少提及家事,这回能说出表哥的话来,也是因为她没料到季元竟把其他三位大公子也带了过来。万一谁口里说漏了一句,自己苦心掩埋的身份,倒是一夕就可曝光了。这才胡诌出表哥一事,不仅仅是打消慕言的顾虑,亦是说给张景侗、赵国栋、柳秉钧和周湘他们听一听,大家一致口径瞒过去也就罢了。

    她这样的想,便又把慕言和周湘介绍给季元他们说道:“这位参事府的大小姐,表哥你们是都见过的,我就不多说了。这一位晁慕言小姐,乃是杏林世家晁家的孙小姐,现今正同我和周小姐一处读书,彼此都是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