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七章 故意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她不去找她,她竟然自动送上门来了。

    宛春冷冷的一笑,目光骤然落在了赵纯美的身上。

    彼时赵纯美正因近日无趣,而应了冯玉璋的邀约,来园子里游乐。只看那赏花亭人声嘈杂,跑马场又乌烟瘴气,她心里已是大不悦,且冯玉璋在她一众的朋友中虽说是个不错的玩伴,到底比不上昔日张景侗待她的体贴,这就更添了一层不快。

    但如今张景侗已无踪影,她碍着颜面,不好主动上门去找他,便只好忍耐着同冯玉璋在莲蓉桥观鱼罢了。

    这会子闻听有人叫周湘,因为彼此都是交际场上会过面的,她倒记得参事府大小姐的名讳,就忙回过头来看是谁找她。不想意外之下,竟看到四大公子与宛春等人在一起,倒是一时愣在那里。

    宛春也是刹那的恍惚,看赵纯美一言不发的望向自己这边,脸上的欣悦不期然消散的一干二净。

    张景侗站在宛春身后,自是看见了赵纯美和冯玉璋,满京城的少爷小姐,皆知他和赵纯美之间曾是很亲密的,虽然终是分道扬镳,但张景侗自认为是个宽容的人,两人做不成夫妻终究还是可以做回朋友的,于是便向赵纯美点一点头,笑问道:“密斯赵,你今日怎的有空,到这里玩来了?”

    他本是一句客气至极的话,不过为了打个招呼而已,然而于赵纯美看来,却是他关心自己的表现。心道这人真是奇怪,若要关心自己,为何不去找她出来玩,偏要找了李家那个古怪的四小姐?难道她赵纯美的魅力还比不过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吗?

    既是这样的想。赵纯美索性拿乔起来,一赌气挽住了冯玉璋的胳膊,亦是带笑回道:“今日的天气不错,冯少爷就约了我出来逛一逛,才到这里就遇上你们,真是巧极了。”

    张景侗仍是微笑的点头,对于赵纯美何时出来玩,同谁出来玩,他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两个人分开后,总归是要有自己的生活的。若可以,他倒是愿意祝福赵纯美和冯玉璋,毕竟赵家与冯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赵纯美说完话时等了一等。原以为照张景侗的脾气,他必会多问两句,哪里知道张景侗不过是点了几下头,就直接转过去向宛春说道:“看来我们是认错人了,不如再往前面去找一找吧。”

    宛春刚醒过神。便将清冷的目光从赵纯美身上抽出来,望了一眼远方。

    再往前,就是她同宝宝淹死的地方了,倘或赵纯美当真知道是陆建豪为得她的欢心而杀死了他的妻子儿女,那她真的要佩服这位赵家二小姐,竟还敢在这里嬉戏玩乐。就不怕冤魂索命,心神不安吗?

    鼻腔里低低地溢出一声冷哼,宛春且不同她计较。总是要先找到周湘,才好回头来找赵纯美问个清楚,便回了张景侗的话道:“宜江的路就这一条,要找人也容易,我们一同去吧。”说罢。瞅着赵纯美还在紧盯了自己和张景侗不放,她心里一动。就不做声的伸出手,佯装自然的拉住了张景侗的一只袖子扯动了两下,示意其前行。

    她的手是莹白的,纤长的,如同她的人一样,羸弱而让人怜爱。尤其张景侗今日穿的正是黑色的西式服装,长手长脚的浑似套在罩子里,让宛春这样的牵扯,就像是个孩子提溜着心爱的木偶一样,娇憨可掬。

    张景侗对于她这种纯真的女儿家做派,由衷觉得欢喜,便忙跟上她的步伐。

    赵纯美站在莲蓉桥上,将他二人间的举止看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心内又是气愤又是酸涩。气愤宛春胆敢在她眼皮子里与张景侗亲密相处,酸涩张景侗竟会甘心由着宛春牵住鼻子走,此情此景,便是她与他交好的时候,都不曾感受过,那双挽住冯玉璋的手顿时就松开来。

    宛春身后,赵国栋柳秉钧和季元亦是看见了赵纯美,个个心里都是咯噔一跳。大家都深知赵纯美的脾气,也知她和张景侗的那一段过往,明眼人一看便知高傲如赵二小姐,是真的对张家五爷动了心的,叵耐张景侗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即便那个人是旧京美艳第一的赵纯美,也没打破他这个惯例。

    不过没打破归没打破,以往张景侗的女朋友,分手后多是自己哭上几场也就罢了,可是这个赵二小姐就不简单了,但凡外出碰上张景侗,总要拿话挤兑他几分的,就是挤兑不上,也得想法子挤兑了他现时的女朋友。

    眼下众人看她望着宛春和张景侗的表情,立刻大感不妙,尤其季元和赵国栋,都是极为爱护自家姊妹的。季元便顾不得慕言还在身侧,忙走了两步,将宛春的手从张景侗袖子上挤开,插入他们中间笑道:“你们两个走的也太快些,囡囡,你爬了那么长的山路,就不要再劳累了,去后面与你的同学慢慢走吧,我来和侗五爷去找密斯周。”

    赵国栋也往莲蓉桥那里边走边说道:“妹妹,我出来的时候你不是说要去找六小姐玩的吗?这会子怎么到这儿来啦,六小姐呢?”

    赵纯美要笑不笑的看着自家兄长,半晌才说道:“哥哥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今儿是周三,六小姐是要上课的,我岂敢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了她?不像某些人,时间充裕的很,什么时候都能见到他在陪着不同的人玩乐。倒是哥哥你,出来玩就出来玩罢,何必瞒着我,说是下午有课?”

    “妹妹……”赵国栋一阵苦笑,他方才的确是有意为之,好提醒赵纯美即便不能与张景侗交好,却依然可以与张家姐妹交好。不想赵纯美的脾气还是那样吃软不吃硬,丝毫不了解他的苦心。他便顿了一顿,与冯玉璋打过招呼,才又解释道,“我们今日本是要上课的,都是季元,闹腾着要出来赛马,我只好同他一起出来咯。能遇到四小姐她们也是意外,因大家都熟悉,就结伴赏枫叶去了,半道上不知周大小姐怎么回事,竟独自一人跑开了,我们惦记她的情况,所以才找过来,你可别误会。”

    “误会?我能误会什么?”赵纯美翻着白眼,吃吃冷笑几声,对赵国栋的话虽不能全信,但只为他是自己的亲哥哥,也没必要完全骗了自己,就朝着宛春等人的方向挤挤眼睛,问道,“当真是找密斯周的?找到之后你们要去哪里呢?”

    赵国栋暗里偷笑,他这个妹妹纵有千般机灵,一遇到心上人的事情还是会犯起糊涂,就咳嗽了一声,假正经道:“这个我也不大明了,或者我们会一同回家去,又或者找到了密斯周,就在园子里再逛一逛,也说不定呢。”

    赵纯美哼了一声,转身看着宛春和张景侗已经分成前后两路,心底里才对赵国栋的话十足相信了,就笑道:“我正闷得慌,等你们找到密斯周,不如回头叫上我和冯少爷,大家一起玩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