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八章 暗示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很抱歉,昨日出了点意外,没能及时更新,今天三更奉上~~~~

    张景侗眯起眼,看那抱厦里头三美并立,鹅黄浅绿湖蓝相映成趣,便笑说道:““半死?我看你高兴还来不及呢。那位晁小姐,如今已是君囊中之物了吧?”

    哧!季元摇头失笑,连连摆手道:“快别提了,我也算是认识不少女孩子了,从没见过比晁慕言更难对付的。她的主意大得很,囊中之物的话最好不要提起,以免再让她心生误会。”

    “哦?”

    赵国栋打后面追上来,闻听这一句,就立住脚同柳秉钧站在一处,笑问道:“怎么,也有你李季元办不成的事吗?那个晁小姐,我瞧她的样子不像是出身富贵人家,能得你北岭李家四少爷的垂青,她正该求之不得才是呀。”

    季元将手插在西装裤兜里,抿着唇微笑道:“只怕是我求而不得。我看她的脾气同我们家四妹妹很有些相像,一样的不大爱与人亲近,也不大爱同人说笑,方才在山上几乎是我问一句,她才说一句。”

    “同四小姐相像?”柳秉钧抱着手臂,侧身向张景侗笑嘻嘻说道,“这话该要问侗五爷了,方才你与四小姐同路,也是你问一句,四小姐才答一句吗?”

    张景侗摸摸鼻子,倒叫柳秉钧说个正着,宛春与他也是这番情景。然而他极为好面子,不甘心让旁人以为自己的魅力也不过如此,就虚虚的敷衍笑道:“四小姐是很有见识的女孩子,我们之间竟也可聊得来。”

    他一说完。唯恐柳秉钧追着问下去,忙仰起头装作是打探的样子,看向宛春她们说道:“不知她们在说些什么呢?”

    此刻宛春和慕言正走到周湘的身后,二人轻手轻脚的过去,宛春怕贸然之间打扰周湘的沉思会吓到她,于是就清一清嗓子才道:“密斯周,你有什么心事吗,怎么突然就到这里来了?”

    周湘恰为了季元的事情想得出神,从山上跑下来之后,她原是要出园子去的。进了跑马场才惊觉自己太过失态,怕是引起宛春她们怀疑了。然而若要转身回去,她又不知该怎样去面对宛春和季元。只得买了票信步走到宜江的望江楼这里来,静一静心罢了。

    这会子让宛春一言惊醒,周湘就忙转过身道:“你们两个怎么来了?”说着,便看她们的身后,瞧那长廊里空荡荡的。人影子都无一个,想是季元他们并没有跟过来,心里不觉又起了痴念,只道是了,自己于他而言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人,没准人家正巴不得她离开呢。又怎么会找过来。于是心情更加低落了,手指握着冰凉的朱漆栏杆,指尖在栏杆底下磨蹭着。发出轻微的窸窣声响。

    宛春和晁慕言见她这般心事重重,都含了几分小心,二人一前一后拥住了周湘,晁慕言便轻笑着将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上道:“咱们三人虽不是一母同胞,彼此也算是情同姐妹了。你若是有什么不能开解的事情,不妨说出来。大家一块儿想个主意也是好的。”

    周湘抿抿唇,她素来随心所欲,遇事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平生算是头一回了解欲言又止的意思。见慕言问的诚挚,万般无奈下,只得勉强笑说道:“没什么事,不过觉得那枫叶没什么可赏之处,所以才过来透一透气。”

    她含糊其辞的说着,宛春和晁慕言便知她是不愿将心事示人的,二人会意一笑,宛春就道:“既是没有什么事,咱们就别在这儿站着了。天凉,山风又大,仔细吹着风就不是闹着玩的了。楼下四大公子还在等着我们,快下去吧。”

    周湘原本已经动步,闻说四大公子在望江楼下等着,心下吃了一惊,扭身往楼下看去,果然瞧着稀疏的几道身影,或倚或靠的围在一棵百年老树四周,可不就是季元他们?

    眼看着那人谈笑风生,长身玉立,周湘也不知自己是悲是喜,蓦地哼了一哼,转过头对宛春道:“你们去玩吧,我就不去了。这里山风正宜人,我就爱这满城离索的劲儿,还要多站一会儿呢。”

    “你这人……”

    宛春和慕言相视狐疑。比智力,宛春自诩是比不过年轻一代的周湘和晁慕言,但要论比阅历,两世为人的宛春可就比她二人资深多了。从方才起,她就疑心会不会是季元不经意得罪了周湘,纵然她前后回想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确凿的证据,但眼下她才说完四大公子在楼下等着的话,周湘的神情就骤然改变起来,而且目光望去的方向不偏不倚正是背靠大树面冲着她们这里的李季元,就不能不说古怪了。

    宛春有了这层怀疑,就抱着试探的心思,问周湘道:“园子里要不了多久就开始关门了,你一人在这里有什么意思,不若我们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岂不更好?”

    “谁和他有说有笑的?”周湘撇一撇嘴,手掌在栏杆上砰砰轻拍了几下响道,“我一人在这里固然是没多大意思,但总比看见讨厌的人要强许多。”

    “谁是讨厌的人呢?”宛春趁机追问。

    “还不就是李……”周湘话才出口,猛然想起宛春和季元的关系,忙又改口道,“里面有一些人,说话总是不叫人如意。”

    她是很伶俐的女孩子,这个改口当真是自然至极,晁慕言自是没有听出言外之意,但宛春却抓住了她言语里的蛛丝马迹,心说果然是季元惹着了她。因是她起意替季元在晁慕言面前洗清不白之冤,所以才叫了周湘和慕言来,不想这头慕言才和解,那头反而又招惹了一个好人,便笑的拉住周湘的手臂道:“走吧,走吧,你自己都说一个人很没有意思,何必还要在这里站着。楼下既然有你讨厌的人,那么你同我一处玩乐,总行了吧?”说时,手上微微的用了些力气,就把周湘拉动了几步。

    周湘半是无奈半是迁就,只得跟着宛春慕言下楼来。

    季元他们等候多时,一见她们下来,齐都笑道:“我们才说再不来只怕要赏月亮了,你们就下来了。”

    宛春浅浅的笑,挽住周湘的手一刻不敢放松,便道:“方才密斯周嫌山上的风景太闷了,所以到望江楼里坐坐,此刻她歇息的够了,诸位还有什么好去处,说出来听一听罢。”

    她这话本是替周湘打个圆场,旁人听了心里都明白,唯独季元是个快嘴贫舌的,又一贯得理不饶人,听闻便冷笑着说道:“我们哪里还敢说什么好去处,万一有人再嫌风景太闷,又转身跑个没影儿,今儿也不必干别的了,就寻人玩去吧。”

    “三表兄!”宛春深觉自己真是厉害极了,如此气恼之余还记得自己胡诌出同季元的关系。眼见周湘心情好转,想不到又被季元这个糊涂虫给破坏尽了,不由得她不生气,就嗔怪道,“人家正经叫你拿个主意,偏你话这样多,也没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