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九章 惹是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她已找到了对付赵纯美的办法,便是去了茶社,料也不会吃亏。

    香山公园的茶社是新兴的,紧靠着跑马场,每日里来骑马的公子小姐,从马背上颠簸一圈下来,没有不口渴的,所以建了这么个茶社以后,生意十分的火爆。

    宛春她们一行人进去的时候,那帐桌上的掌柜一听门口风铃叮咚那么一响,立时就亮着嗓子吆喝起来:“里面请。”话一落,里头跑堂的小堂倌,把那雪白的手巾子劈空一甩,朝肩膀上一搭,就赶着出来招呼。

    猛抬眼瞅着是张景侗和季元他们,嘴里头嗳哟一声,拍手就朝里头笑道:“贵客,贵客,掌柜的,侗五爷和季三爷他们到了。”

    掌柜的原是趴在帐桌上噼里啪啦的拨弄着算盘珠子,合计今儿一天的收成,让小堂倌这么一说,便把那算盘珠子哗啦一声推到边上,就带笑带说亲自迎出来道:“这是刮得什么风儿,把您几位爷给刮来了?”说着,忙拿脚踢踢小堂倌笑骂道,“猴崽子,往常总说你精怪,遇上正经事就犯傻了。看见几位爷来,怎么不带屋里头坐?”

    小堂倌嘿嘿笑了两声,看队伍里还有女眷,便前头带路,领他们上了二楼的单间雅座儿。一进门,立马抽了肩膀上的白手巾子,一面擦桌椅铺桌布一面问道:“几位爷除了喝茶,还吃点些什么?”

    张景侗等人都是熟客,知道这里头的规矩分两块,自带茶叶交由茶社冲泡,收客座费每人两毛钱,要是用的茶社里的茶叶,那就是每人五毛钱。但今日请客的人是赵纯美,大家都不好擅自拿主意。赵国栋便将手一指,示意那小堂倌道:“今儿是这位小姐做东,你问一问她,该点些什么。”

    小堂倌在茶社里跑堂的时间长了,什么样的人都见过,尤其对于旧京一众富家子弟,足可谓是过目不忘。赵纯美原先也来过几次,他认得是赵家的二小姐,就弯下腰客气的问道:“二小姐,您给个主意。都想吃些什么想喝些什么呢?”

    赵纯美把头支在胳膊上,一手敲了敲桌面,瞧大家都等她发话的样子。仿佛众星捧月一般,心里着实得意非凡,便笑道:“我们今日主要是喝茶看看风景,不需要别的,你就把上等的西湖龙井沏一壶来。不许用白瓷的茶具。那回我看你们店里新来一整套紫砂的茶具,就用那个紫砂的。至于杂拌果盘,这里坐着的都是你这儿的常客,什么人什么样的口味,你知道的大概比我还清楚,就看着上吧。”

    “哎哎。”小堂倌连连应声。正要转身下楼去吩咐人沏茶,赵纯美陡然瞧着宛春、慕言和周湘三人也同桌而坐,就又像想起来一般叫住了小堂倌道。“等等,你再问问这三位小姐吃些什么。她们不见得常来,什么口味想必你也不知道,要是上错了,我可要罚你的。”

    她似笑非笑的说着。小堂倌也就当了真,忙转过头又朝宛春、慕言和周湘躬身问道:“三位小姐。有什么想吃的吗?”

    宛春和晁慕言还好说,她二人进园子的时候的确不多,对于茶馆更是第一次进来,以为是赵纯美做东道的缘故,才叫堂倌来问自己。偏生里头坐着的周湘是常来香山公园的,听着赵纯美的口气,好像是嘲讽她们一样,就拍着桌子道:“二小姐这样客气的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闻说这个茶社里头新进了一批武夷大红袍,我也不要什么杂拌果子,也不要西湖龙井,只把那大红袍泡来我喝就行。要是泡的味道不对,我可要拿你们是问。”

    武夷大红袍,是中国茗苑中的奇葩,素有“茶中状元”之美誉,乃岩茶之王,堪称国宝,产于福建省武夷山,以精湛的工作特制而成。成品茶香气浓郁,滋味醇厚,有明显“岩韵”特征,饮后齿颊留香,被誉为“武夷茶王”。大红袍茶树为灌木型,乃是千年古树,九龙窠陡峭绝壁上仅存四株,产量稀少,是以被当做稀世之珍。因张作凌爱喝武夷大红袍,所以在旧京这东西向来是总统府的专供之物,偶尔会有一些次等品暗里送到大茶社去,留作招待贵宾之用。周湘一日跟着她的父亲周德亮来这里喝过,所以记得,她敢说此言,也只是想告诉赵纯美,并不是只有她一人常到茶社里来而已。

    只是小堂倌却为难起来,愣在那里挠了挠头,说拿不好,说不拿也不好,毕竟总统府的张五爷就在眼面前儿坐着,他在家想必武夷大红袍早就喝惯了,万一喝到这次等品,挨一场骂可就避免不了了。

    赵纯美起先不过是思量宛春深居闺阁,暗里拿话讽刺她几句,过过嘴瘾也就罢了,不料碰上周湘这个行家,几句话就让自己下不来台,面上一阵青一阵红的,看小堂倌傻愣愣站着,不由把火气撒向他道:“你杵在那里做什么?这位小姐既是已经吩咐你要喝武夷大红袍,你只管去就是了,难道还等着我们催你,你才去吗?”

    堂倌摆一摆手,不敢说有,也不敢说没有,就干站着傻笑问宛春和慕言道:“还有这两位小姐没说呢,您二位要喝些什么?”

    宛春此时已从周湘和赵纯美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知晓赵纯美方才是在讥讽她们几人见识短浅,心头对于她的这种小把戏非常的不屑,便也对那堂倌说道:“我没什么想喝的,那位小姐想要武夷大红袍,那么我就同她一样吧。”又问,“慕言,你想喝什么?”

    晁慕言见她们都要的武夷大红袍,纵然自己对于那是什么东西都还不大清楚,但和宛春周湘相处久了,自然随了她们的口味,也说要武夷大红袍。

    这下子赵纯美再不生气可就难了,一个周湘捣乱就罢了,偏偏又添了宛春和晁慕言。诚然晁慕言是不知情的人,但在她眼中,李、周、晁三人俨然形同一伙儿,要看自己笑话,就把下巴一抬,冲着堂倌吩咐道:“你去,就给三位小姐泡一壶武夷大红袍来。”

    堂倌再为难,眼瞅着这么多人要喝,也不好推说没有了,只得屏息下楼,找到掌柜的嘀咕几句。幸而掌柜的胆大心细,叫他把武夷大红袍全都翻出来,瘸子里面选将军,总能挑出些好芽儿来泡茶。

    堂倌奉命去了,他在楼下沏茶,楼上的果盘已经送到,无非是旧京常见的栗子、红枣、花生、瓜子、蜜饯等物,或有一二特别的,比如季元爱吃桃脯,张景侗爱吃炒红果,赵国栋爱吃蜜饯海棠,柳秉钧则爱吃榛子仁儿,桌面上都摆出了碟子。一盏盏的白玉盘,底下带着寸把高的托子,立在乌木桌面上,好看又喜人。

    由于宛春和周湘慕言她们并未言明吃什么样的果子,张景侗体贴起见,就将自己爱吃的炒红果推到宛春面前笑道:“这东西是用大山里红去籽,加玫瑰、砂糖煎煮而成的,味道好又开胃,四小姐可以尝尝看。”

    那头季元看着他的举动,倒是提醒了自己,忙也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