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三章 编外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伯醇顿一顿足,面上重新有些喜色,自个儿笑了一回,才道:“说来也是天意,我如今找到一位十分志同道合的朋友,正是在他的提醒下,我才想出了教习日本文化的点子。”

    “这人是谁?”

    宛春非常好奇的问道。一个李伯醇就已让她足够钦佩的了,想不到还有一个可以与伯醇比肩的人物。

    季元也是好奇不已,大哥李伯醇上罢中学之后,就赴美读的大学,遵照父母的意思,原是让他在美国读完博士再回国的。后来伯醇执意要去日本留学,家中劝说不住,也就听之任之,但是说起他在旧京的同学,也唯有中学时候相熟的几个而已。再要说到能同他谈论教育,言及教学内容的,就更该寥寥无几了,便也问道:“是我们认识的人吗?”

    伯醇看他们急于知道的神情,笑着点点头道:“或许你们没有见过他的人,但却一定听过他的名字,他就是总统府的二少爷,《京报》的总编辑和创刊人——张景祖。”

    “张景祖?”果不其然,宛春和季元听罢都极为惊讶。

    这可真是个神秘的人物,比之张家花名在外的五少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二少爷就显得沉稳庄重许多。因他是旧京报社馆的总编,旧京每日的新闻,无一不是经由他的过目而刊发出来的,他的为人亦是从《京报》的点点滴滴中可见一斑。作为总统府的少爷公子,张景祖并没有将对政府不利的消息隐瞒下去,相反地他自己就很喜欢针砭时弊,对于现如今政府的作为和不作为,常常有一己之见,虽免不了文人式的口诛笔伐,但由于他的观点公正公平。就很得旧京民心,《京报》的发刊量也因此稳坐了旧京报社的头一把交椅。

    不过,张景祖当初可是留学的英国,与日本相隔数万里,伯醇才从日本回来,怎么会与他认识的呢?

    两个人都是一肚子疑惑,便向伯醇问道:“大哥是回国之后与张二少爷结识,还是回国之前就认识的呢?”

    伯醇道:“自然是回国以后结识的,想不到总统府里也是卧虎藏龙啊,说句不夸张的话。放眼我所认识的朋友中,唯有二少爷是最得我钦佩的人。他的见地人品,简直让人难以望其项背呀。”

    这倒是想不到呀。

    宛春沉默的低着头。她对于张景祖全无印象,唯一记得张景侗曾说过,他家的二哥是旧京京报馆的总编。那时她还以为张景祖的总编是因为他出身总统府的缘故才得来的,这时听见伯醇说他是创刊人,才觉得真是了不得。与他的弟弟——游戏人间的五少爷张景侗,竟是截然不同的两样人物。

    或者,也唯其有这样的人物,才可以与志向高远的大哥走到一块儿去的吧?

    她想着就笑了起来,张家的二少爷比之李家的长孙,在教育界应该是更可以说得上话的。大哥有了他作伴,不就可以如虎添翼了吗?这是一件大好的事情,足该被庆贺了。于是便向伯醇恭喜道:“怪不得开办学校的事情变得简单了,原是有二少爷的加盟了!既如此,引入日本文化的事情,怎么不让二少爷去说说呢?我想如果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爷爷未必就会这般反对了。”

    “那可不一定呀。”伯醇笑着摇头。觉得自家这个小妹妹还是稚嫩了些,对于开办一所学校未免看的太过简单。便道,“二少爷不过是看在西式文化大行其道,虽开化了部分人的思想,却也免不了有爱慕虚荣的成分存在,就建议我可以开办一所能启发人的觉悟的学校,使人们的目光不必放在钱、权、名之上。我想来想去,若要启发觉悟,无非是要让人们认清眼下的形势,更或者,是认清敌人的形势。我那日从街上回来,看到所谓的爱国青年,为了报复日本的爆炸行为,而将日货铺子撬开,施行烧光抢光砸光的‘三光’政策。其实,他们烧坏的是日货吗?不,他们烧坏的是我们国人自己的血汗钱。固然你可以说他们不是坏人,但他们却的的确确做了一件坏事,这便是觉悟的重要。我们要真想抵制日本人,只有从根源上找到抵制的办法,他们自诩大和民族是最伟大的民族,那么我们就要研究他们的历史找出他们不伟大的所在,从而达到见血封喉的目的。当然咯,这仅仅是抵御的开始,而在将来,我们要做的还更多,发展本土的经济,强壮自己的国家与民族,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三弟,四妹,我的话你们可都明白?”

    “明白!明白!”季元笑的抚额,他这个大哥真是越来越会说大道理了,要是他敢说不明白,想必今儿夜里也崩睡了,听一夜也只怕是听不完。嘴里囫囵应了两声,季元方道:“这么说,其实二少爷也不知道大哥你要引入日本文化,是吗?”

    伯醇沉默良久,半晌才叹息道:“曲高者和寡!对于二少爷的心思,我并不能估摸的准确,但却可以保证他是赞同的,不过这赞同也分两种,一种是身体力行,一种就只有精神支持罢了。要是精神支持,那么说到底我还是要孤身奋战了。”

    这个倒是可以谅解的,季元与张景侗交情深厚,同总统府的关系也非同小可,知道他们张家的规矩不下于北岭李家,总统张作凌又标榜自己为人民的领袖,自然要做出人民领袖的样子,对于日本国的看法,也是同旧京子民、李承续一样,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张景祖要想经过他的同意,想来也不会比大哥要经过爷爷的同意容易的。

    高高架起脚闲适晃荡几回,季元还是觉得自己的生活方式要比大哥来的舒服多了,每日里除去讲武堂上课的时间,几乎就没有受限制的时候。

    倒是宛春,在上海的名流场上随同陆建豪闯荡过几回,对于上流社会的面孔看的比谁都透彻,尖酸的刻薄的虚伪的势利的,一眨眼的功夫,就可以换个变,活像四川戏场上的绝活‘变脸’,衣服里藏有千百幅面具,在你看不见的时候他已悄然覆盖上去了,让你分不清真假。难得伯醇出身豪贵,却有体恤民情之心,她在感慨之外便很佩服说道:“我见得道者多助,大哥要做的事情,正是为了解救我们的国家,爷爷不支持,总会有别人支持你的,至少我就算是一个。”

    “你算是一个?”

    她说的情真,季元却拍着沙发扶手哈哈笑道:“四妹妹,你不要拿话哄大哥了,闺阁女孩子家能有什么办法支持他呢?若说我可以出上力,倒还说得过去,你呀还是在府里老老实实的做你的四小姐吧。”

    宛春忍不住地笑,赌气道:“这又是怎么说的,难道支持大哥非要出力才行吗?我不信就没有我可以支持的法子了。”

    她和季元年岁差不离,重生后兄妹二人在一起的时间也多,就最喜在一处顽笑,季元便打趣说道:“法子有倒是有,大哥不是开办学校吗?那么,你就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