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民国春归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五章 满月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仲清生产之后调养得宜,虽是月中,已可在屋里下床走动了。闻听今日母亲和大哥妹妹要来,她简直坐不住,时不时就要到窗户那里掀开窗帘看一看,余氏她们到底来了没有。

    她的孩子已交由奶娘哺乳了,现时屋里就剩她和翠枝在,仲清就手扶着窗棂靠墙站着笑道:“那一次来,我都没能够陪母亲她们说说话,这回可要说个痛快了。”

    翠枝看她神情欢愉,自然心里头也是高兴不已,亦是笑道:“谁说不是呢?那回你几乎没把我们大家吓死,我伴你这么多年,也没见过你病的那样重。亏得太太和四小姐来,你总算是挺过来了。”

    仲清微微的笑,生产前的凶险早如同过眼云烟一般,从她记忆力散去了,倒是有段心事,怕不能如意,就问翠枝道:“那件事情你办的仔细吗?可不能露出把柄叫人抓住了。”

    她这话说的没头没脑,旁人听不出什么门道,唯有翠枝是她的心腹,一听便知是为何,就点点头小声道:“办的仔细着呢,消息也递出去了。这时候外头风声正紧,与日本人互通往来本就是大不该,她又偏偏与日军的高级将领混闹,那还不自寻死路吗?”

    “哼,可不就是自寻死路!”

    仲清笑容骤冷,低眉鄙夷一句。手指无意识的在那窗户的玻璃上轻轻滑动着,长长的指尖顺着滑动的痕迹,摩擦出些许怪异刺耳的声响,一直伸到窗棱的另一端,她才停止住,叮叮的在玻璃上敲了一敲,方道:“我就是要让她知道,不把我李仲清放在眼里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她以为怀了个孩子。就能把我从这个府里拉下去,简直是笑话!镇守使署永远只会有我一个女主人,她一个唱曲儿出身的,也配当得起这府里的姨太太?”

    翠枝笑的附和:“她当然不配,咱们北岭李家是什么样的人家——那是旧京第一的门第!人都知道你是北岭李家的二小姐,她连给你提鞋都不配呢。”

    仲清扑哧一笑,倒是又开怀起来,一只手托着下巴胲想了想,才郑重对翠枝告诫道:“这话只有你我二人知道,绝不能够有第三个人知道的了。便是我母亲那里。你也切记不能说漏了嘴。”

    翠枝咯咯笑了两声,将手在嘴巴上划拉了几下,当做是缝上的样子说道:“你还信不过我吗?从小到大。我何时把你吩咐保密的事儿告诉过别人?”

    这倒是实情,她的嘴巴一向严谨,仲清也觉吩咐的有些多余。两人说没多会儿的话,前边的花园里就已经响起了汽车的鸣笛声,像是在示意门房开门。要进院子里来了。

    仲清与翠枝的话题便到此为止,两人迎到了楼下大客厅的台阶前儿,伯醇和余氏正同谭汝临从第一辆车里出来,仲清便在那里笑着叫喊道:“妈,大哥,你们总算是来了。爸和季元宛春他们呢?”

    余氏看她的气色,着实如同谭汝临所说,比之前番已经好了许多。就笑道:“你父亲有事要去南京一趟,忙完那边的事情才好过来上海,想是明日才能到。季元要上课,请不出假的,宛春做了另一辆车子。一会儿也该来了。”

    仲清点一点头,便看向伯醇笑着叫了一声大哥。说道:“早两日就听姑姑说你回国了,我想这次满月宴你总会来的,可不是让我说中了。”

    伯醇因为有几年没见到仲清,这一回不免要仔细看一看她。或许是知道娘家人要来,仲清今日打扮得非常鲜艳,宝石蓝的旗袍料上用银丝线细细的勾勒出大朵大朵的牡丹花来,里头填充着暗紫色的花瓣,暗的几乎要与蓝底融为一体,娇小玲珑的钻石扣子就斜斜的别在偏襟上。纵然是要入冬了,可是他们枫桥官邸供暖的早,一入秋的时候就大开暖气,屋子里并不怎样冷,所以仲清的脚上穿的仍是尼龙丝袜,后头的袜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垂下了一缕,仿佛柳条枝一般,轻轻飘动着,于静态中现出一抹动态的美来。

    银灰色的大呢子外套,松松垮垮的披在肩上,因为仲清的手没有插进去,两只袖笼就空荡荡垂着,越发显得她长手长脚的。露出来的一截手腕上,亮闪闪的戴着一块上海特产的单链子手表,或许是仲清生产后还没能及时瘦下来的缘故,手表的链子总觉得不够长,耷拉在手背上,顺着手指看下去,豁然一颗鸽子蛋戴在指头上。

    光看这一身,仲清显然是个豪门贵妇了。离开了北岭李家,她的生活仍是维持在原来的水平上,伯醇想自己来时真是多心了,竟会怕个性要强又不肯服输的二妹妹会受委屈。

    他是李家的长子,仲清季元和宛春的大哥,自小就很爱护着这些弟弟妹妹,因此看到仲清现在的样子颇觉满意,就朝她笑道:“我才回国就听到了你们府上的好消息,真是恭喜呀。我的那个小外甥呢?能不能去看一看他?”

    “怎么不能呢?”仲清笑道,“他吃了奶睡下不久,我叫乳妈抱他出来给大哥看看,瞧瞧是随我呢还是随汝临。”

    于是转身让翠枝去叫人把小少爷抱出来。

    余氏便道:“不用抱了,还是我们进屋看他去吧。孩子小,经不得来回折腾。”她这样子说,仲清和伯醇也就这样附和了,便要该主意去楼上卧室看孩子。

    才走了一步,花园外笛笛几声,却是宛春她们的车子到了。

    众人就站住脚,在台阶上看宛春下了车子,仲清便笑道:“四妹妹,你们怎么来的这样迟?”不等宛春说话,一转眼,见着她身后跟来的娜琳和秀儿,更是欢喜道,“琳姐和秀儿也来了么?多年不见,琳姐还是老样子,秀儿却长成大姑娘了,真是漂亮呀。”

    秀儿腼腆的笑,仲清嫁出去的早,她同她之间远没有同季元之间那样亲近,就和娜琳一样鞠一躬说道:“二小姐好。”

    仲清抿抿唇,朝余氏她们说:“她的脾气还是老样子呀,温柔体贴,和咱们四妹妹真是相像极了。”

    宛春闻言赶紧摆一摆手笑道:“夸她就可以,二姐姐何必要带上我?”

    “傻子,夸你你还不乐意吗?”仲清掩住口,越看她们越喜欢,就在台阶上招招手道,“快过来吧,就等你们了,我们正要去看孩子呢。”

    宛春对于孩子总归是莫名的喜爱,闻言便和秀儿娜琳疾走两步,握住了仲清的手,一起往楼上去。小孩子睡在摇篮里,在襁褓之中露出个脑袋,头上的胎发浓密而乌黑,余氏怜爱的伸出手摸了一摸,道:“这个孩子生的真好,随了你和汝临的优点。”

    仲清道:“他的眼睛像我,是很好看的,不过额头随他父亲,又觉得别扭了。”她是一贯不爱在人前表扬自己的丈夫的,可以说她是性格使然,也可以说她是有意为之,总归是这样的霸道。

    诚然,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