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二十六年我来自未来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一十九章 批苏整风(中)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延安的红党中央准备借着这一次苏日和解并且出卖中国的机会对内部进行思想上统一时,重庆的戴笠也得到了苏日中立条约的消息,他飞快的向蒋中介做了汇报。

    ——重庆

    “委员长,这个消息我已经多方面确认过了,现在在日本国内的高层中,这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了,据说这一次苏联和日本是一拍即合,从开始洽谈到正式签字连一个星期都不到啊!”戴笠拍着胸脯对蒋中介表示自己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蒋中介长叹一口气说道“该来的还是来了,我们一直和苏联联系。希望苏联能加大对我们的支持,甚至在满洲采取积极态度...一切都成了泡影了,邵力子难道没有得到什么消息吗?”

    邵力子此时是国民政府驻苏联的大使。

    戴笠哼道“委员长,这邵力子当年也是红党的一员啊,现在他恐怕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国内了吧!”

    蒋中介眯着眼睛,点点头,是啊,这苏日和解,谁知道延安会怎么做呢。

    其实苏日谈判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传出来了,早在苏德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的时候,路透社就表文章表示日本和苏联也在谈判互不侵犯的中立条约,当时蒋中介就派人向苏联政府询问,苏联政府当即表示,苏联和日本谈判的悬案有很多,大部分都只是开始却没有结果,如果日本愿意和苏联谈判,苏联也是愿意谈的,只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违反中国之利益及危害中国之抗战,还说,无论生什么事情,苏联支持中国抗日的决心和态度都不会生变化。

    但现在,苏联却承认了满洲国,今天能承认满洲国,明天是不是就能承认南京政府了呢?后天是不是就要和重庆政府断交了呢?至于那些援助是不是也要停止了呢?这些才是蒋中介最关心的事情。

    蒋中介立刻对侯在旁边的陈布雷说道“布雷,立刻让崔可夫来见我,另外电给邵力子,先询问是否真的有条约一事,如有,为何不汇报中央,如无,也需报!另外,如果有的话,要质问苏联政府,为何和原来的承诺不一致!”

    崔可夫是此时的苏联驻华军事总顾问,在此时的重庆政府心中,地位极高,他来到蒋中介的办公室,对蒋中介敬礼道“蒋委员长您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蒋中介看着崔可夫问道“我们得到了一个消息,希望崔可夫将军能够给我们证实一下真假,据说苏联政府和倭寇已经签署了中立条约,不知道是否有此事?”

    崔可夫耸耸肩说道“很抱歉,的确是这样,我正准备将我们这个消息转告您,这是我们《苏日中立条约》正文,但是请您理解,我们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另外我们还得到了我们政府的指示,由于中国和日本并未宣战,所以这次的中立条约不会干扰到我们之间的合作,最后我们援助的物资也会继续运来,一直到物资全部达到约定的数量为止。”

    蒋中介心里是又气又喜,气的是苏联政府果然抛下了中国,和日本签订了条约,喜的是苏联援助的物资并不会立刻中断,但是听话听音,蒋中介也听出来崔可夫的意思,这些物资是最后的一批了,也只是为了履行约定,等约定的物资全部送来后,苏联就不会再给中国什么帮助了。

    蒋中介脸上挂着笑容说道“好,这样就好,我明白贵国政府的考虑,我也相信我们两国的友谊不会因此受到影响,你辛苦了,可以回去了。”

    崔可夫对蒋中介敬礼退下,陈布雷走过来说道“委员长,消息果然是真的啊!我们该怎么办?”

    蒋中介挥挥手说道“苏联没有和我们立刻撕破脸,我们也不要做坏人,当年德国不就抛弃了我们吗?现在不过是换了个人罢了,苏联先是和德国一起攻击波兰,现在又和日本和解,我看他们是越走越近了,也好,苏联人不帮我们,我们就去找他们的敌人去,英国人自身难保靠不住,倒是美国人已经给了我们不少的援助,现在就看他们的眼光了,如果帮助我们,我们就有实力继续打下去,否则的话”

    陈布雷点点头,心中明白,国民政府没有多少军工生产能力,如果真的没有了外部援助,只要几次大战役,重庆政府就连机枪子弹都无法给前线提供了。

    苏日签订中立条约的事情立刻飞快的传遍了整个重庆,不得不说,有的时候,重庆政府的信息传递度几乎可以比肩后世的信息时代。

    当晚,蒋中介翻开自己的笔记本,带着愤怒的心情写下当天的日记“倭寇可恨!苏联不可信!抗日终究不能靠别人!自强!自勉!!”

    写完后,蒋中介长吐一口气,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精神了一下,所有的怨气都泄了出来,他睁开眼,关上日记本,拿起电话,拨通个号码说道“明天召开中常会,另外让《中央日报》准备就苏日签订中立条约一事表社论,我要过目!”

    1941年6月22日,重庆政府外交部部长王宠惠表正式声明:“苏联与日本签订中立协定时所表之共同宣言内称日本尊重所谓‘蒙古人民共和国’领土之完整与不可侵犯性,苏联尊重所谓‘满洲国’领土之完整与不可侵犯性。查东北四省及外蒙之为中华民国之一部,而为中华民国之领土,无待赘言,中国政府与人民对于第三国间所为妨害中国领土与行政完整之任何约定,决不能承认,并郑重声明,苏日两国公布之共同宣言,对于中国绝对无效。”

    当天的《中央日报》表社论说:“苏日协定,是两国间的事,我们原不必加以任何推测及解释,惟一九三七年八月所缔结的中苏互不侵犯条约,其第二条曾明白规定:‘倘两缔约国之一方,受一个或数个第三国侵略时,缔约国之他方,约定在冲突全部期间内,对于该第三国不得直接或间接予以任何援助,并不得为任何行动,或签订任何协定,致该侵略国得用以施行不利于受侵略之缔约国’。中国受暴日侵略,历四十七个月,已为举世所共知之事实,苏联政府及人民不但同情于我国抗战,且时予以精神上的鼓励与物资上的援助,按照中苏互不侵犯条约的规定,在中日战事未终了之前,苏联似不应与侵略的暴日缔结任何协定,致于中国抗战有不利的影响。乃苏日协定竟成立于中国正在抗战的途中,而且在苏联累次声明反对侵略行动之后,这不免予中国国民以奇异的感想。”

    整个重庆政府对这件事情的论调出乎意料的低调,几乎是在为苏联进行辩解,而此时大部分人都并不在乎重庆政府的动作,而是看向了延安,毕竟延安的红党可是和苏联是一个体系的,他们会怎么说这件事情呢。

    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这一次的新华社表了可以说极为强硬的文章——《中国红党对&1t;苏日中立条约>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