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2章 拍桌子(求收藏)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15号之后一天最少两更。求收藏!求关爱!

    ————————————————

    唐奕专心的扣着琴头,不禁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把琴头雕琢的已经差不多了,只要再找铁匠镶上品柱,打几个调音钮就算完工了。至于琴箱,唐奕觉得自己做着应该有点费劲,只得画出图来,找专业的木匠来做了。

    等吉他做出来,唐奕还就不信了,柳永那货靠添几句酸词,就能吃一辈子软饭,小爷肚子里的那些伤感情歌,还不把大宋的靓姐儿们迷的北都找不着?

    呵呵......

    他想多了。

    ....

    街上人潮熙攘,唐奕则沉浸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洋洋自得,完全没注意到,一个留着山羊胡子,头带纶巾的老头大喇喇地走进店来,见唐奕怀抱“半截扁担”,劈头叫道:

    “大郎,莫要不务正业,快些做饭,老夫饿了!”

    唐奕抬头一看,不禁白了老头儿一眼。

    “蹭吃蹭喝还这般理直气壮,除了您,可能全邓州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老头眼睛一立,“胡说!怎是蹭食?老夫前些天还给你提了几斤牛肉来,全当饭资!”

    唐奕有些哭笑不得地放下手中活计,抱怨道:“您老是提来二斤牛肉不假,可二斤牛肉,抵半年的饭资,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少废话!”老头儿大手一挥,“大不了,改日再提二斤来便是。”

    “......”

    这老头儿姓孙,是隔壁医馆的坐堂郎中。自从唐记在西市开门迎客,两家一墙之隔,免不得时常往来,一来二去,这孙郎中倒是与唐奕混的顶熟,时常来唐奕这里蹭饭。

    唐奕知道孙郎中膝下无儿无女,孤苦无依,倒也乐得他到这里来搭伙。

    至于那些抱怨的话,纯淬是两人闲来无事逗闷子的玩笑之语。

    要知道,与这老头儿逗嘴,可是唐奕现在唯一算得上消遣的营生了。唐奕生常拿一些后世的卫生常识为难这老头。时常弄得他云里雾里。非要和唐奕争个面红耳赤才肯罢休....

    昨天两人还就“病从口入,和个人卫生”这个问题吵得不可开交.。

    .......

    唐奕探头瞅了一眼店外,马伯新做的两锅生煎已经销售一空,正在收摊。

    觉得也是时候管管自己的肚子了,唐奕绕出柜台,对孙郎中道:“早晚让您老给吃穷了!”说着,就进了里间的厨房。

    孙老头儿满意地目送唐奕进了厨房,他来蹭吃,倒不是没钱,做为邓州最有名的郎中,孙老头家底还是很丰厚的。主要还是这唐大郎的一手好厨艺,让人吃了一次就放不下。再说这小子别看只有十四,但是能言敢讲,倒不失一个“有趣”之人。

    ....

    马伯在外面收的差不多了,回头见孙郎中坐在店中,不禁摇头轻笑。心说,这位老倌来的倒是时候。

    往灶里又添了几块木柴,揉面打馅儿,又摆上了一锅生煎,准备一会儿供几人自食。

    当众人各自忙活,孙郎中翘着二郎腿等着开饭之时,两个气质不凡的老少走进店来。

    马婶一见,急忙上前,满心歉意道:“两位原谅责个,小店刚好收档了。”

    两人一愣,“收档了?这么早?”

    这两位一老一少,都做文士打扮,一看就是有学问的大户之家出来的。

    老的那个,须发灰白,目光如炬,一步一姿都透着一股中正之气;少的,看上去十**岁的样子,布袍纶布,书卷气极浓。

    宋人爱极了读书人,只要喝过几年墨水,走到哪里都倍受尊敬,连孙郎中这等平日颇为倨傲之人,都恭敬地柔声道:“两位不巧,这唐记卯时一过就收档了,如想品尝唐记美食,可中午、晚上再来。”

    那少年人听闻,不禁一脸失落,懊恼地对那长者道:“都怪孩儿起晚了,要是早点出门就好了,要不,我们去别家寻些吃食,改日再来?”

    那老者皱眉看了一眼唐记边上那家面食铺,似是没什么味口,出声道:“算了,为父还不饿,你若是想吃,就买些带走,咱们直接出城。”

    说着,转身欲走。

    那少年不禁眉头锁得更深,迟疑了一下,对马婶施了一礼。

    “这位婶子,原谅责个!家父近来体虚病弱,胃口很差,唯对贵店的生煎生出些兴致。婶子能否行个方便,念在家父的份上,单起一锅?”

    “这.....”马婶一阵为难,要说这文生一片孝心,所请并不过份,人家大老远奔着你来了,却没吃到,必是心中失落。

    但是,规矩就是规矩,若是人人都来“求方便”,那唐记十二个时辰迎客,也忙不过来。

    正当马婶左右不是之时,唐奕端着几盘小菜从里间出来,朗声道:“外面灶上不是还坐着一锅吗?给两位客官捡上几个就是。”

    唐奕发话,马婶自然从命。笑声问道:“两位是外带,还是在小店里面享用?”

    那老者见店家肯变通,自然就折了回来。略一沉吟,便道:“多谢店家通容了,就在贵店用餐吧。”

    唐奕放下菜肴,见马婶引着那两个文士落坐,不多禁看了那老者几眼。

    这老者虽然脸色略显灰白,但却神清气定!

    灰白的须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略显陈旧的儒袍也是浆洗得十分干净平整,一双锃亮的眼眸射出坚毅而慑人心神的光芒。

    到了大宋之后,唐应接触的多是市井小民,商户行武。至于读书人,也只是在街面上见过。像老者这般风度的,更是第一次见。

    ......

    时间有限,唐奕只做了一道小炒牛肉、一道素炒时蔬,一盆蛋花汤。因主食是生煎包,为免油腻,又做了一道凉伴黄瓜,再加上现成的萝卜泡菜。

    简单的四菜一汤,色鲜味美,看着就让人食欲大涨。

    孙老头常来常往毫不见外,唐奕刚摆上桌就拿起筷子开动了。

    夹起一块牛肉满足地放到嘴里,一边闭目细品,一边含混道:“我看,大郎这手艺只卖生煎却是可惜了,开家正店,一准是邓州第一的酒家。”

    唐奕不禁莞尔,“你还想让我当一辈子的厨子不成?”

    ......

    这边孙老头与唐奕马婶有说有笑,却不想早就引起了旁桌那两个文士的注意。

    只听那青年文生向那老者道:“想不到这店家还卖炒菜?父亲大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