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3章 注定失败的新政(求收藏)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文生一言不合拍了桌子,把一桌子人惊的一滞。

    “几位相公着眼朝之弊端,一心图强,《条陈十事》更是条条为民请利,件件为国分忧,难倒这样的革新之举,不应该被推崇吗?而小哥不但不感激相公们为民请利的拳拳之心,反而助纣为虐,言其早点收场早好。难道良心都让狗吃了吗?此等行径,着实令我辈不齿!”

    “尧夫,不可无理!”。

    僵了半天的老者终于一声冷喝,制止文生的怒言。

    老者放下竹著,起身向唐奕抱拳道:“承蒙店家款待,但小儿意气用事,有失君子之风,扰了诸位的食兴,实属不该。”

    唐奕看着僵在这的场面,扯起一个勉强的笑容,和声道:“老丈不必在意!我等粗人,饭桌上闲聊,意见不同,争辨几句也属正常。”

    孙郎中也圆场道:“对嘛,只是饭桌上的闲聊,二位都是读书人,莫和我们这些粗使之人一般见识。”说着,就张罗起来。“大家..继续吃...继续吃....”

    老者摇头一叹,“事已至此,我父子就不再久留了,就此告辞!”说完就带着那文生转身欲走。

    看来这老者也不是全无脾气,只是碍于读书人的涵养,不与唐奕这样的少年一般见识罢了。

    那文生显然还是气不过,恨恨地睁了唐奕一眼,扔下一串铜钱,转身就走。

    “老先生留步!”唐奕急忙放下碗筷,叫住二人。

    他还真没想到,大宋的读书人脾气这么大,一言不合,摔桌子就走啊?

    “老先生,要是这么就走了,那小子这个助纣为虐的恶名,怕是就要坐实了。”

    唐奕心中不免苦笑,古人还真是可爱,面对大事大非,丝豪不逆本心。

    “还请听小子一言。”

    老者止住身形,被唐奕强拉着坐回座位,那个文生却死活不肯落座,大有唐奕不把话说清楚,马上拂袖而走的气势。

    拉不动,唐奕也就不再勉强,索性坐在了老者那桌。

    “小子虽然不通孔学孟儒,但也不是好坏不分的浑人,怎不知诸位相公的拳拳之心呢?”

    “那你还出此狂言?”文生轻蔑冷哼,显然不信唐奕的说辞。

    ”公子别和这狂妄小子一般见识。平时疯话说多了,今天变本加厉居然对范公也敢出言轻薄。确实该骂!”

    孙老头明面上是埋怨唐奕,实则想息事宁人。唐奕那句要是自己人说说也就算了,要是传了出去,少不得被人唾弃。要知道,范公在大宋的声誉,特别是邓州,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敢说范相公一句不是,真有人敢和你拼死。

    唐奕苦笑一声,摊手道:“老人家看到了吧,就连小子身边的人都误会了小子,看来今天还非得把话说清楚不可了.。”

    “小子直言越早结束越好,并不是藐视革新,相反,小子是心疼几位相公。”

    “巧言强辩!”少年文生还是不信。

    唐奕一叹,柔声道:“小子觉得,早点结束,对几位相公来说是好事。”

    “什么意思?”

    “现在结束,几位相公只是降职外放,用不了几年,又会被官家起用。但是,若新政继续实行,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那时几位相公可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此言一出,老者不禁深深看了唐奕一眼。

    唐奕诚然道:“新政初行之时,就已经寸步难行,若是等把人得罪光了,那大宋朝就再无几位相公的立锥之地了。”

    老者一摆手:“君子不惜已身,若是为百姓福祉而坠修罗,乃我辈之幸也!”

    唐奕不认同老人之言,“为了一场注定失败的革新,葬送了几位治世能臣,那才是真的不幸,真的愚蠢!”

    “注定失败?何意?”

    唐奕道:“几位相公和官家都把革新看的太简单了,低估了各个阶层的反弹之力。以宋之疾,想用雷霆手段拨乱反正,简直是痴人说梦。”

    “哼!一个市井商户也敢妄论国事!?相公们痴人说梦了,难道你这个黄口小儿比相公们还懂吗?”

    文生已经从大是大非的争论,变成了人身攻击了。

    文生的一句轻蔑之言,把唐奕的火气撩拨了起来。心说,老子重生千年,就大宋朝那点破事儿,还真没谁比他看得通透。

    缓缓把碗筷菜盘推到一边,顺手拿起桌上的几个茶碗排成一列,指着队尾的一杯道:“这是百姓。”

    又依次列指道:“这是代表富户的地主阶级,这是将门,这是士大夫。”又指着排在最前面的酒杯道:“这个代表皇权!”

    “官家也好,诸位相公也好,甚至是那些反对改革的所谓小人,他们不会比我这个无知小儿知道的少。大家都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会出问题,于是就想到要改革。但是,此事还是从开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失败!”

    “为何?”

    唐奕指着那五个杯子道:

    “改革,说白了就是统治者为了巩固皇权进行的一系列措施。”说到这里,唐奕把代表皇权的茶碗提了提。

    “统治者巩固皇权进行利益再分配,也就是把地主阶级、士大夫阶级、将门的利益拿出来一部分分给百姓,防止出乱子。”

    孙郎中暗暗乍舌,这唐大郎又开始放嘴炮了,皇家威仪启是你一个黄口小儿可以妄论的?自己人说说倒也无妨,当着两个外人,一个不好要是传出去,是要吃官司的。

    不想那老者开口了,显然没把唐奕的忤逆之言当回事儿。

    “有何不妥吗?民为国之本,只有民安乐,国家才能长治久安,这样不管是哪个阶层都能更好的享受太平盛世啊?”

    唐奕指着士大夫、将门、地主阶级的酒杯道:“当然不妥。官家和相公们把人心看的太美好了,损害多数阶级的利益,去反补一个,可能吗?”

    “官家为了皇权,可以割让自己的利益。但是,士大夫、将门,还有地主阶级呢?他们会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嘴里的肉分给平民?”

    “........”老者沉默了。

    那少年文生难辨道:“怎么不可能?家国天下,以民为本。民不安,则国不稳。这个道理,你不懂?”

    唐奕轻蔑一笑,斜眼看着那文生:“既然“民”那么重要,为什么在朝堂之上的声音却是最弱呢?”

    “.....”

    文生也哑火了。

    “无论哪个朝代,无论我们如何粉饰,百姓面对权力的角逐,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