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4章 眼光够高啊(求收藏)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继续死皮赖脸求收藏!作为新人,数据真的很重要....苍山不奢求读者老爷的推荐、更不奢求打赏什么的...只需要您老动动鼠标。在书架里给俺留一小块地儿就行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顿丰盛的早饭,被远在千里之外的朝堂之争搅得众人都是食不知味。

    那位入门时还是神彩烁烁的老人,更是被唐奕开了挂的一番言论轰得丢了魂儿,最后怎么被儿子扶着出了唐记食铺都不知道。

    而唐奕呢...似乎也不好受。

    送走了老人,唐奕心中也是说不出的憋闷。这是他重生半年多第一次接触大宋的读书人,也因此见识到了大宋文士的风骨。

    那种拳拳报国,一心为民的文人操守,至少在千年后的华夏是很少见到的。

    也正是这种文人风骨,激起了唐奕早就波澜无惊的心湖。

    唐奕在暗暗佩服的同时,也不由得为之心疼,为之惋惜。

    范仲淹主导的这次革新,不但没能改变什么,反而把自己推到了死地。

    唐奕知道,范仲淹的悲剧现在还只是刚刚开始....

    他会在邓州苦等四年,等待朝庭重燃革新之火。

    但是,等来的却是更为疯狂的迫害。

    他哪里想得到!他效忠的一生的官家怂了!!早就失去了革新的勇气..

    要不然也不会任由那些人变着法的折腾他...

    一从1049年范知邓州任满,到1052年老人客死异乡,这位老人从邓州到苏州,又从苏州被打发到青州,刚刚上任不久又迁任颖州。这和谋杀有什么区别!?

    短短三年的时间。拖着病体的范仲淹,辗转多地,几乎走遍了大半个宋朝,最后贫病交加,客死徐州。

    一代名臣直到最后时刻,还上书仁宗说:我病了,走不动了,在徐州养养病,晚几天再去上任..

    .....

    那番极为功利,言词不善的言论,也真实的表达了唐奕的内心,他为范仲淹感到不值。

    唐奕不是一个功利之人,但他肯为了那位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千古名臣功利一次。

    因为他值得.....

    .......

    “大郎这是怎么了?”

    马老三的儿子马大伟担着面粉、肉、菜回来的时候,唐奕还坐在店里发呆,不禁狐疑地问道。

    唐奕回过神来,“大哥回来啦?”

    马大伟抹了把汗,“嗯,回来了。你这是咋了?咋魂不守舍的?”

    “没啥....”唐奕抿嘴一笑,岔开话题。“回来的正好,把马伯、马婶叫过来,咱商量点事儿。”说完,唐奕转回柜台。

    现在离中午开餐还有些时候,店里没什么活儿,等马老三夫妇过来之后,唐奕强行平复了心神,把账本取了出来。

    “咱这食铺也开张半年多了,还算生意不错。”唐奕一边翻着帐本,一边说。

    马老三一听唐奕这是在算账,忙阻拦道:“账目大郎心中有数就好了,跟我等说来做甚?”

    唐奕道:“咱们虽是两家姓,但早就亲如一家人了。一家人,当然得让您知道,食铺挣了多少钱啊!”

    “使不得,使不得!”马老三急忙道。“大郎心中有算就好,俺是粗人,说了也听不明白。”

    唐奕无奈地合上帐本。

    “那就不说账了,反正这半年赚了不少,会账也只是顺带手,主要还是想和您老商量另一件事。”

    “何事?”

    “大哥已经二十有四,不能再拖下去了。我想,咱们一起商量商量,看看哪家姑娘待字闺中,赶紧给大哥说上一门亲,也好了了您老心里一桩心事。”

    马大伟闻言,脸色一红,微微低下了头。

    嘿.....马老三苦笑一声,“再等等吧!”

    马婶则道:“大郎有这份心就好了,但想娶门亲,没个百八十贯的彩礼家资,想都不要想,谁家也不愿意把闺女送出去受苦。”

    唐奕一笑,“咱可不是半年前的窘态,食铺的生意这么好,给大哥娶门亲的盈余还是有的。”

    马老三一愣,不确定地问道:“够娶亲?”

    “绰绰有余!”

    “那也不行。”

    马老三沉吟良久,方艰难地说道:“这铺子是大郎将来的立身之本,小有盈余也得攒下来。来年大郎就满十五了,也到了婚娶的年纪,不能为了大伟,耽误了大郎的终身大事。”

    唐奕心里暖暖的,暗道,自己得多幸运,摊上这么实诚的一家人。

    “要不怎么说让您听听账呢,咱们可是挣了不少的。”

    “挣了多少?”

    “去掉这半年咱们四口人的用度,差不多有四百多贯铜钱,不到五百吧!”

    “这么多?!”不光马老三,马婶和马大伟都被这个数儿给惊到了。

    要知道,庆历年间,物价十分平稳,宋钱那是相当值钱的。一石(120斤左右)精米不过四五百文,普通三口之家,每月用度不会超过两贯钱。

    一个中下等水平的农户,全部家产加在一起也不过百贯,这其中还包括一头耕牛,几亩田地和房舍。

    这么一个食铺,半年的时间居然能有将近五百贯的结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生煎在邓州只有咱们一家,售价较高。细算之下,每个生煎售价三文,两文钱的纯利。每锅四十,一天平均五十锅,再加上泡菜、凉拌的收入,一天的盈利就四贯多银钱。半年下来,有七百多贯的收入,去掉用度和留一些不时之需,拿出五百贯给大哥娶房媳妇,还是没问题的。”

    唐奕把账目细细地向马老三道来,马老三这才知道,这么个不起眼的小食铺,居然能挣这么多。

    以前,他还觉得唐奕花钱大手大脚,食铺生意虽然不错,但也顶不住这般挥霍,还想着怎么劝劝唐奕呢。

    唐奕笑着道:“这回您老放心了吧?赶紧想想,哪家闺女还算上眼。”

    “这么说来,倒是能给大传说上一门亲了,但也又不了那么多。”

    唐奕不以为意,“娶就娶门好的,不怕花钱!”

    古代可没有什么自由恋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夫妻直到上了一张床,还没见过对方长什么样儿的比比皆是。

    所以,衡量一门亲的好坏,最直观的反应到了彩礼的贵重与否上面。有钱娶个漂亮贤惠的,没钱也只能寻个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