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11章 亲成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徐婆子怀着忐忑的心情被仆从送出了张宅,此时张家客厅之中就只剩下张老板与唐奕。

    “张老板看完了?”唐奕率先打破了沉默。

    张老板一声长叹,把文书小心放到桌上。

    “我比你父还有虚长几岁,叫我伯伯就好,老板倒显生分了。”

    “莫敢不从!”唐奕飒然一笑,“张伯伯!”

    “贤侄还真是舍得啊!”张伯又看了一眼文书。

    那是一张财产文书,上面写明,唐记食铺有一半的份子是马家父子的。而且,如果日后唐记再开分号,依然有马家一半。

    “小子早就说过了,我们虽是两家姓,但也早就亲如一家人了。唐记姓唐,还是姓马,没什么区别。自家哥哥,更谈不上什么舍不舍得。”

    张老板点了点头,马老三忠厚待人,这也是他应得的福报了。

    “可是我依然不能答应....”张老板思量再三,还是不看好这门亲。

    唐奕没有说话,而是盯着张老板笑脸依旧。

    张老板被一个十四岁的娃娃盯得很是不自在。

    “伯伯....这不是生意。”唐奕一句话,让张老板脸色瞬间煞白。

    “可是,为了小女的幸福,我不得不这样做,大郎理解吗?”

    “理解!”

    “好!大郎是明白人,索性也不再藏着掖着,老夫就直说了,五成.....不够!”张老板一字一顿地道。

    似是怕唐奕误会,张老板又道:“这确实不是生意。但仅凭你一间小食铺的五成份子,是养不活我闺女的。”

    “大郎!”张老板语重心长地道:“老夫之所以支开徐婆子,并不是认了马家这门亲,而是有些话还是咱们爷俩单独说的好。”

    “伯伯但说无妨。”

    “马老三有情有义,你唐大郎知恩能报,老夫心中敬重。但你也说了,这关系到小女一生的幸福。”

    张老板拿起桌上的文书继续道:“老夫不求小女攀上钱家那样的高枝儿,但也不希望她到了婆家还要为生计操劳。你这五成份子确实让老夫意外,但也只是意外罢了,别说是五成,就算是你把唐记都给了马大伟,一间小食铺能保我家四娘一生衣食无忧吗?”

    张老板已经尽量说的委婉了。说白了,话里的意思就是,你们娶不起我闺女,就别多费神了。

    唐奕高深地一笑。

    “小子斗胆问一句,您的福隆店月入几何?”

    张老板沉吟片刻,“平均下来,月入六十贯不成问题。”

    言语之中,不无得意之色。

    以宋朝的城镇生活水平,一个三口之家,就算双职工月入两贯钱已经足够生活了。他这间铺子能月入六十,可是不小的一笔银钱。

    “六十?那您知道我那间食铺月入几何吗?”

    “多少?”张老板下意识一问。心说,你要是有我福隆的一半,我就考虑考虑这门亲。

    “百二!”唐奕轻描淡写地吐出两个字。

    “多少!?”张老板腾地一声站了起来,一脸的不可至信。

    “这还是我怕累着了马伯、马婶,要是敞开了卖,月入二百也不是问题。”

    张伯颓然地坐回椅子。他哪能想得到,小小的一家生煎食铺会有这般盈余,简直就是抢钱。

    “卖几个油煎馒头就这么挣钱?”张伯有些不信。

    唐奕也不瞒他,直言道:“一文的本钱,两文纯利,一锅四十,一日五十锅。”

    张老板随着唐奕地诉说,飞快地在心中算计起来。

    “两文纯利..一锅就是八十文,一天就是四贯!.....”

    不算不知道,一算之下,把张老板吓的不轻,还真是月入百二贯。而且唐记收档早,是城里出了名儿的。要是延长营业时间,敞开了卖,还真能达到唐奕说的那个数儿。

    “张伯是做生意的,自然最清楚什么生意最赚钱,不是妓馆赌档,放利的当铺。而是垄断。”

    唐奕目光烁烁,“不管什么生意,只要是垄断,就是躺着都来钱的买卖。小子的食铺,生煎、清水泡菜、应时凉拌,全都是邓州独一份。而且不瞒您说,要是有了大本钱,小子还有更赚钱的买卖。”

    唐奕起身一拱手,”张伯伯放心,四姐进了我唐记的门,只能享福,断没有受罪之理!您要是还不放心,觉得五成少了,六成!实在不行,七成!”

    “够了...够了...”张老板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五成份子就相当于他福隆一月的盈余了,四娘要是过门,只会比现在过得更好。

    “你且先回去,容老夫再想想。”直到此时,张老板依然十分犹豫。

    其实,不光是对唐奕,他爱女如命,不论哪家来提亲,他都是左思右量,举棋不定。至于唐奕说的,什么更赚钱的买卖,他压根就没信。

    唐奕一叹,他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那小子就先告辞了。不过,小子还是那句话,这是四姐的终身大事,还是问问四姐好些。”说完,唐奕转身欲走。

    “唐家小弟且等等。”唐奕刚一转身,一声清亮的女声叫住了他。

    唐奕一回头,就见一个秀丽的少女轻步走上厅来。

    “见过四姐姐!”唐奕看清来人,急忙问安。此女正是那位迷倒了半个邓州城的张四娘。

    “你出来做甚?”张老板嗔怪地白了女儿一眼。但言语之中的溺爱,就连唐奕这个外人也听得出来。

    张四娘先是看了唐奕一眼,微施一礼,随即就脸色红红的低下了头。

    在唐奕和张老板两人的注视之下,张四娘款款来到张老板身边,也不说话,低着头塞了一张纸条到张老板手中,就红着脸跑了。

    张老板打开纸,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张四娘离去的身影。

    只见那纸条上写个五个娟秀的蝇头小字:非马郎不嫁。

    ......

    好你个马大伟,看上去老老实实,却是个鸡鸣狗盗之徒,居然敢勾搭我宝贝闺女!

    到了这份上,张老板哪还看不出来,自家闺女肯定是和那马大伟早有勾搭。只不过,他任定了是马大伟勾搭四娘,而非什么情投意合。

    唐奕傻傻地愣在厅中,四娘把他叫住也不说事,又急匆匆地跑了,这是闹的哪般?

    “这是.....这是何意?”

    “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张老板恨恨地瞪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