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14章 劝辞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下一章十二点整发,也就是说明天有三章,求推荐,求收藏,什么都求..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从孙郎中那里回来,唐奕一夜无眠。

    嘴上说说容易,唐奕并不傻,想说服那位心里只有家国的老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唐奕告知马伯、马婶今天依旧歇业。让马大伟去菜市采购了一些新鲜的肉蛋时蔬,然后就钻到厨房里鼓捣起来。

    不管能不能说服范仲淹,唐奕都打算好好地为老人做上一桌好菜。只是,菜料备上之后,却迟迟不见老人到来。一直等到下午,才见范公从城外回来,原来老人公干出城,至此方归。

    唐奕急忙把老人迎了进来。

    范仲淹左右看看,不禁疑道:“怎么没人?”

    唐奕道:“都让我支出去了,想和您单独聊聊.。”

    说完,就转身进了厨房,片刻功夫,里面就传来呲拉拉的油火之声,还有阵阵菜香。

    范仲淹不禁苦笑,心说,到底是个开食铺的,来了三回,回回都是还没说话就先备菜。

    不多时,唐奕就把各色吃食摆满了一桌。就连范这种不逞口腹之欲的人,都有些食指大动,这回唐奕准备充分,可比前两次丰盛的多。

    唐奕给范仲淹满酒、添菜,一旁小心伺候着。

    见范仲淹吃的开心,唐奕也不由打心里高兴。

    “您吃着可还顺口儿?”

    “嗯,不错!”范仲淹满意地点头。

    “不输京城大店。”

    唐奕欣慰笑道:“您要是喜欢,以后小子天天做给您吃。”

    范仲淹高深地看了唐奕一眼,不动声色地放下竹箸道:“说吧,心里憋着何事?”

    范仲淹一进门就看出唐奕今日有些不对劲,一脸的疲倦,显然是思虑过度,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以他混迹官场几十年的眼色,怎会看不出唐奕心里有事?

    “我....”

    唐奕吞吞吐吐反倒勾起了范仲淹的兴致,“你不是挺能说,也挺敢说的吗?今日这是怎么了?”

    “小子请教范公一些问题...”

    范仲淹一摆手,“改日行了拜师之礼,就是问多少都行。”

    “有些话,小子现在就想问。”

    “.....”范仲淹盯着唐奕不语,这孩子今天怪怪的,说不上哪里不对。

    “问吧。”

    “范公为何要为官?”

    范仲淹微微一愣,随即答道:“报国、安民!”

    报国...安民....唐奕小声呢喃。“好一个报国安民!”

    “那范公觉得报国安民除了为官,可有别的路可走?”

    范仲淹眉头一皱,“看来,你还是不想当官。”

    “是.。”唐奕如实答道。

    “为什么?”范仲淹愁容满面,对唐奕的态度十分不喜。

    “难道你还放不下商人唯利是图的功利之心吗?”

    唐奕起身正对范仲淹,长揖不起。“小子虽是小民,但不敢因为位卑而忘国。虽是商徒,但也不敢因利而忘义。”

    “那你为何一直不肯为官呢?是怕考不上?你放心,老夫既然把话说出去了,就算十年之后你中不了进士,老夫也会保你恩萌入仕。”

    唐奕一叹,“您老可否先把小子的事情放一放,小子只问您一句,去岁新政受阻,如今老相公可有了新的应对之法?”

    范仲淹一怔,一时竟无言以对。

    这个问题他当然想过,而且被贬出京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几乎天天都在想这个问题。不然也不会因唐奕的几句话,就对他触动那么大,还非要收唐奕为弟子不可。

    新政无疑是对的,但为何败的如此彻底?甚至连开始都算不上,就被打入了深渊。

    夏敕导演的那出闹剧,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是构陷。但,就是这么一出低级到不能再低级的把戏,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把包括他在内的一众肱骨重臣排出了权力中枢。

    范仲淹知道,新政动了一些人的利益,但万万没想到,反弹会这么大。

    为什么?

    直到前日在这个不起眼的小食铺子遇到唐奕,范仲淹才被猛然点醒了。正如唐奕所说,以雷霆手段想打破这种利益壁障,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那确实是一场注定失败的变革。

    想明白这一点,随之而来的是另一个问题,大宋的固有形态已经成形,如何打破这种固局?朝庭的恶疾又该如何医治?

    这是范仲淹至今还无法解答的,更说不上什么应对之法了。

    “大郎有应对之计?”范仲淹凝眉看向唐奕。

    问出这话,范仲淹自己都愣了一下。连他们这些一辈子浸淫在治世之道中的老家伙都想不出答案的问题,他居然去问一个十四岁的孩子。

    唐奕摇头,“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但我知道,光靠朝堂上的口舌之争是绝对改变不了什么的。”

    “何意?”

    “人都是自私的,想让他们放弃现在的利益,只能是用新的利益去换。至于拿什么去换,却是个难题。”

    范仲淹不禁摇头,这似乎是个死结。如果朝庭手里有底牌,也就不至于推行新政了。

    正当范仲淹埋头苦思之时,唐奕突然没头没脑的问出一句:“老相公觉得,您还有回京的可能吗?”

    “....”

    范仲淹更加沉默了.,良久方道:“很渺茫.,朝庭经不起去岁那样的大震动了。”

    他又怎么会看不透呢?不管官家对新政还支不支持,都不敢把他调回京。

    唐奕又沉声问道:“那您觉得,富相公、韩相公等人还有回去的可能吗?”

    范沉吟道:“他们与老夫不同,早晚会回到中枢。”

    “什么时候呢?”唐奕意味深长地再问。

    范仲淹猛然一惊,全身一颤,瞪圆双目死死盯着唐奕,“什么意思?!”

    唐奕拿起酒壶为范仲淹斟满.“看来,老相公也想到了。”

    “是啊!”范仲淹没有动酒碗,颓然地摊坐在桌前,好像瞬间苍老了好几岁。

    长叹一声.,“只要老夫不死,他们就很难回到京师.。”

    唐奕有些心疼的看着老人,事实就是如此。按照正常的历史轨迹,直到范仲淹离世之后,富弼等人才陆续回到京师。

    暗暗地一握拳,唐奕终于说出了他思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