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18章 大生意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感谢凡凡小魔头的8张推荐票,感谢听风、历史啥时真实的‘连续不断’的推荐票。因为只能看到投票最多的三个人,那些一票两票三票五票的客官苍山看不到,但是苍山会记得,这本书在最需要支持的时候有你们在我身边。

    ——————————————————————————————————

    甘油的沸点比水高,只要把含有甘油的甜水加热至百度,把水份蒸发掉,就能得到纯甘油。

    当然,这种土法提炼甘油,纯度肯定达不到后世的水平。但唐奕只是用它来做果酒添加剂,也并不需要太高的纯度。

    第二天一早,唐记照常营业,唐奕则带着马大伟早早了出了门,向东市而去。

    唐奕此行的目的地不是别处,正是张老板的福隆杂铺。

    肥皂、甘油等物做了出来,下一步当然是寻找销路。要让唐奕为了这几样东西再开一家杂货铺,显然不现实。马家与张家联姻在即,张老板的铺子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

    张老板本名张全福,早年间也是穷苦出身,靠着略有几分头脑和肯吃苦的劲头,在邓州打拼二十多年,才挣下这间杂货铺子,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混得个家资颇丰。

    这两天张老板也说不上心里是喜是忧,小女儿终于定了人家,算是了却了一桩心头大事。

    但是,一想到那个老实巴交的马大伟,原来早就惦记上了自家女儿,心里就跟吃了苍蝇似的难受。可能每一个父亲在临嫁女之前,都是这般心理吧?

    一大早上,张老板照旧早早地就来到铺子,支应着伙计开门迎客。张四娘似是看出爹爹这两天心有不快,也早早地就来到铺子里帮忙。

    宋人虽不似明清那般,妇女地位极低,但是祖宗规矩还是要讲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光是祖宗规矩,而且是宋之法统。

    张四娘和马大伟两情相悦,私定终身,看似是一段佳话,但怎么说都有些逾越了。

    张四娘玲珑心思,这段时间自然乖巧些,生怕触了这老汉的眉头。

    “爹爹,歇一会儿吧.!”四娘见爹爹忙里忙外的一早上,额前见汗,贴心地递上汗巾。

    张老板看了自家女儿一眼,暗叹一声,接过汗巾。

    四娘乖乖地跟在阿爹身后,等张老板擦完了汗,又连忙送上凉茶解渴。

    张老板接过茶碗道:“家去吧,这里用不着你。”

    四娘嫣然一笑,“女儿陪着爹爹。”

    张老板又叹了一口气,也明白,这两天自己脸色不好,女儿心中忐忑。

    “爹没别的意思,就是.....”

    “女儿明白。”四娘打断道:“爹爹是怕女儿将来受苦。”

    “你啊....”

    张全福就不明白了,自家闺女百里挑一,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而且极为懂事,怎么就看上马大伟那个憨小子了呢?

    四娘这般体贴,张全福心里再不愿,也被磨光了。正要说几句软话,却见两个人影晃进了铺子。

    不由得火气腾的一下子又起来了。

    正是唐奕和提着两个酒坛子的马大伟。

    “谁让你来的?给我出去!”张老板眼色不善,瞪着马大伟,不温不火的扔出一句。

    马大伟骚的满脸通红,拎着东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唐奕莞尔一笑,“张伯,这是怎么了?大家马上就是一家人了,何必这么生份?”

    “谁和他是一家人?”张老板一吹胡子。“这不还没过门呢吗?动不动就往女家跑,成何体统!”

    “我....”马大伟想说,我是跟着唐奕,帮他提东西的。但看到四娘递过来的眼神,并朝他微微摇头,又把话咽了回去。

    “张伯,误会了!大哥是跟我来的,是小子来找张伯有事儿。”

    “你?你能有啥事?”

    “好事呗,大生意!”唐奕神秘一笑。

    张老板闻言,低头沉吟了一下,“说到生意,你不来找老夫,老夫还要去找你。”

    指了指铺面的里间儿,“进去说吧。”说着,也不客气,先往里走去。

    唐奕急忙跟上,马大伟傻愣愣的拎着东西也要跟进去。

    “你进来干啥?”张老板现在瞅马大伟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外面呆着去!”

    “是。”

    “不行....”张老板转脸一想不对,他和唐奕进去了,那外面不就剩马大伟和四娘了?

    “你...该干嘛,干嘛去吧,别在我铺子里晃荡。”

    “是.。”

    马大伟这个委屈啊,心说,这成了你女婿的待遇怎么还不如以前没关系的时候呢?

    “成亲之前,不许再见四娘,否则老夫打断你的腿!”

    “是.......”

    马大伟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憋曲地看了一眼四娘,悻悻然地转身出了福隆铺。

    唐奕笑眼看着,心里明镜似的,这老头不出了这口恶气,马大伟绝在他脸上看不到好脸色。

    马大伟一走,老头儿似乎心情舒畅不少。到了里间,和唐奕分别落座。

    不等唐奕开口,老头先说话了。

    “说到生意,咱们马上就算是一家人了。以后,唐记用的油盐杂货就都到铺子里来置办吧?老夫按进价结算。”

    “谢过张伯了!”唐奕也不矫情,如果果酒和肥皂的生意谈成,那点小利没人会在乎。

    “正好小子也有....”

    唐奕话还没说完,就又被张伯打断了。

    “老夫问你,你那生煎当真每个就有两文的利?”

    “当真!”唐奕肯定地回答。

    张伯点了点头,沉吟了起来。

    “不瞒你说,这两天我一直叫伙计盯着你的食铺,销量倒是不假,一天五十锅绰绰有余。但是,老夫还是有点不太信,就那么一个油煎馒头,一个就能挣两文?”

    唐奕无奈一笑,“伯伯,还怕小子骗你不成?”

    张伯斜了他一眼,“量你也不敢!”

    随即正色道:“唐大郎,老夫和你做笔买卖如何?”

    唐奕有点蒙,心说,自己的买卖还没说出来,怎么他的买卖到先来了?

    “老夫出钱,在城东再开一家唐记,地段铺面随你挑选,所有开支都由老夫一人承担。”

    唐奕一惊,“张伯,这是何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