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20章 让人疯狂的利润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两家姓,一家人!”

    短短六个字,就把张伯心里所有对爱女未来的担忧,全都一扫而空。

    马家三口种善因,得善果,结下唐大郎这段机缘,可以说,想不发达都难了。

    而且,以唐奕和马家人的仁义品性,自己的闺女嫁过去,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张伯平复了一下心情,“说说吧.,这门生意要怎么谈?”

    唐奕既然主动找上门来,那肯定就有了定计,很可能是让福隆来代为售卖。这里面的利润可是不小,当得起唐奕所说的大生意了。

    唐奕一摆手,“张伯别急,您看看,这两坛酒如何?”

    说着,唐奕打开了两个酒坛的封口,登时,丝丝带着甜味的酒香弥散开来。

    张伯伸头一看,不禁眉头一皱,“果子酒?老夫可从不喝果酒。”

    不由暗自纳闷,这小子带着两坛劣酒来干嘛?

    唐奕也不多说,顺手拿起桌上的两个茶碗,从两个坛子中分别倒出一碗。

    这两个坛子中装的正是唐奕加过甘油的果酒,一坛是邓州最常见的李子酒,另一坛是枣酒。

    果酒这东西因地制宜,当地产什么水果时鲜,就用什么做酒。川蜀两湖盛产柑橘,就酿桔子酒;东南之地产荔枝,就做荔枝酒;邓州李、枣最为常见,出的自然就是这两种酒。

    随着枣红色的酒液倒入碗中,张伯不禁凝重了起来。

    唐奕带来的果酒好像不太一样.,并不似寻常果酒那般浑浊,反而清撤鲜亮。在碗中就好似一块荡着波纹的琥珀,别有一番韵味。

    这果酒居然不浑?张伯心中满是疑问。

    他却不知道,想去除果酒之中的杂质,对唐奕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他可以用做好的过滤器直接把果酒过滤,也可以用化学方法澄清酒液,而且方法极为简单。只要往果酒之中加入蛋清,充分搅拌,静置一段时间,待酒液之中的杂质与蛋清钙化沉淀,就可以得到清澈的酒液。

    唐奕端起一个酒碗递到张伯面前,“您尝尝!”

    张伯也不推脱,端起来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心说,闻起来好像和别的果酒没什么分别。

    唐奕不禁暗笑,闻是闻不出来什么,只有喝了,才能让你大吃一惊。

    果然,张伯小口抿了一口,随即双目猛然一亮。

    见鬼一样瞪着唐奕:“这酒是哪来的?”

    唐奕看张伯的表情就知他对这酒十分满意。

    “您老觉得,这酒如何”

    何止是满意,张伯简直就是震惊!

    张伯评价道:“不苦不涩,酸甜可口。”

    又喝了一大口,“这是李子酒?”琥珀色的酒液入口,还能清晰地分辨出李子的味道。

    只是张伯想不明白,这李子酒是怎么酿出来的?怎么不苦?要知道,就算是果酒之中的上品,岭南荔枝酒,也多多少少有一丝苦涩。

    而这明明就是李子酒,新鲜的李子都难免酸涩,可这李子酒不但不苦不涩,而且还保留了李子特有的果香。除了果子的酸甜,还能品出一丝暖甜之气,更加提升了口感,不失为一种上等好酒了。

    “您老觉得,这种酒要是拿到市面上去售卖,要价几何?”

    张伯沉吟了起来,这果酒的质量和口感,已经不输市面上很多中低档的米酒了,只比一些享誉大宋的名酒差那么一点点。而且,因为果酒特有的果香,更容易得到宋人的喜爱,要价几何,他还真不好说。

    “我看每斤200文的售价应该问题不大。”张伯沉吟良久方给出了这个价格。

    他也是多方考量之后,方给出的这个价格。市面上最次的是果酒,只要几文钱一斤;再好一点的是麦酒,十多文的售价;更好的是米酒,也就是黄酒、白酒。

    米酒的价格高低不一,低等的二三十文,中档的五六十文。而最高级的各地名酒,则是从几百文一斤,到几贯钱都不一定买得到,价格更是飘忽。

    这果酒比起那些名酒还是差上一些,却绝对不输中档的米酒。二百售价,还是比较客观的。

    唐奕一听能卖两百文每斤,心跳都漏了一拍,不禁在心里飞速的算计起来。

    果酒是从街面上买来的,一斤果酒和一个生煎同价,只要3文钱。经过过滤,甘油勾兑,就能卖到200文?这特么比抢钱来的都快。

    “真能卖到两百文?”唐奕都有点不敢相信了。

    张伯把李子酒一饮而尽,又端起枣酒笃定道:“果酒苦涩难咽,要是剔除了苦涩,反倒更适合宋人的口味,卖到百文并不是问题。殊不知,岭南的荔枝酒收到咱们邓州,要卖一贯五百钱一小坛。”

    唐奕愣住了,宋人盛酒的小坛为五斤装。一坛一贯五百钱,就是每斤三百文!

    ......

    “嘿嘿嘿....”

    唐奕边算边憋不住地闷笑,笑得张伯心里直发毛。

    “你娃笑啥?”

    唐奕难抑兴奋之情,激动道:“这才是真正的大生意啊!”

    张伯猛然意识什么,不敢相信的道:“这酒....是你酿的.....不...不是买来的?”

    唐奕哈哈大笑,“倒不是自己酿的,只不过是寻常果酒又重新加工了一番。十斤猪油能兑80斤果酒,您老算算,这里面有多大的利?”

    张伯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当真!?”

    “千真万确!”

    80斤酒,一斤售价两百文,就是整整十六贯!几文钱的原酒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十斤猪油才多少钱?

    与抢钱无异!张伯兴奋地搓着手在里间来回转悠,只要把这果酒的生意从唐奕手里拿过来,就算福隆只占一点点的利润,那也是一笔无法想像的财富。

    等等......

    张伯一下子停了下来,哭笑不得地看着唐奕。

    “怎么又是猪油?”

    他刚反应过来,唐奕说的是‘十斤猪油出80斤酒“。

    “对啊!兑酒用的甜油,就是猪油炼出来的呀”唐奕眨了眨眼睛,如实答道。

    ......

    “你是说,这肥皂、油蜡,还有果酒,都是10斤猪油炼出来的?”张伯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对啊,10斤猪油出20块肥皂、10根油蜡,外加8两甘油,正好兑出80斤果洒。”

    “你!你!!”。

    张伯指着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