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23章 三问尹洙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唐纳德???

    唐奕心说,范大神,你快别搞我了,打死我也不用这个表字,这可是要跟我一辈子的。

    在唐奕的极力反对之下,范仲淹不得不重新思量,最后把“纳德”改为了‘子浩’。

    “子”是对良才的敬称,时下很流行于为后辈取字,而“浩”为唐奕的名“奕”字同意,都是广、大之意。

    子浩?

    唐子浩?

    在唐奕看来,”子浩“虽然土了点,但也比“纳德”强上百倍,勉强也就认了。

    行完了师礼,范仲淹还有公务在身,嘱咐唐奕改日再来,到时再为其安排学业。

    唐奕很想说,老子什么都不想学啊!但是,看范仲淹一脸的严肃,再加上州府确实还有公务要处理,唐奕也只好做罢。学业的事,等改天范仲淹有时间了再与其计较。

    范仲淹出府而去,唐奕本想也一同出范宅。却不想,那病文士把他叫住了,言明想与之聊聊。无奈,唐奕只得让马伯和马大伟先回去,自己独自一人随着那病文士进了范宅偏院。

    “敢问先生,可是河南先生尹师鲁?”尹洙在院中石桌前刚坐下,就听唐奕试探地问道。

    “哦....?”尹洙对唐奕一语道破其身份十分意外。“你怎会认得我?”

    唐奕抿然笑道:“适才听三哥言,师父与河南先生续话。河南先生的大名小子还是知的,想来就是您了。”

    尹洙不解道:“听希文兄说,汝不喜孔孟之学,又何以知晓我的名号呢?”

    唐奕一滞,心说,总不能说,我精读宋史,知道你和范仲淹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了吧?

    搜肠刮肚想了半天,编出一个理由。

    “小子虽身在市井,却从小喜欢听闻一些朝堂上的趣事。景佑三年,师父不满吕相专权,被罢黜之时,先生与师父同出同进,早就被百姓传为了佳话。先生之名。也早就记在小子心里了。”

    尹洙深深地看了唐奕一眼,显然这小子没有说实话。

    他号河南先生的事情,也只在少数几个文坛旧友之间流传,显有人知晓。要是听一些京师趣事知道自己的名声,那也应该只道他是尹师鲁罢了。一个不喜文教,却知道他文号的少年,他能不觉得奇怪吗?

    但尹洙也不说破,和声道:“因为你喜观朝局,所以才对天下大势分析得那么透彻吗?”

    唐奕一囧。不知道为何,面对范仲淹,他还能忽悠几句。但是对上这尹师鲁,他总有种被其看穿的感觉。

    他哪里知道,尹洙为人极为细腻,就算范仲淹有些拿不准的事情,都要找他商量。而且,尹洙每每都能给出让范都十分信服的答案。

    “光看朝局,还是看不出什么的,毕竟小子也只是个普通人。但是,同时小子也是个商人,用商人的利论、再加上亲眼所见的大宋民情,自然而然的就会有一些思考。”

    尹洙莞尔一笑,“既然你对朝局之事如些上心,又为何对孔儒之道兴趣缺缺呢?”

    唐奕心说,上次范仲淹也问过,但是被他用辞官的事给扯过去了。看来,这回是逃不掉了。

    “在回答先生之前,小子想问您一个问题。”

    “只管问来。”

    “儒学到底是什么?”

    尹洙一滞,唐奕的这个问题不可谓不大。沉吟片刻,尹洙用八个字来回答唐奕。

    “圣人之学,治世之道。”

    “好一个圣人之学,治世之道!”

    尹洙反问:“怎么,大郎认为不对?”

    唐奕摇了摇头,“小子对儒学并无深见,不敢说对不对。”

    “但是小子觉得,诸子百家、孔孟之学,乃至佛学、道究都只是一种精神,或者说是信仰。”

    “一种精神?一种信仰?”尹洙喃喃的回味着唐奕的话,逐渐的眼前不由一亮。

    “精辟!”尹洙难掩激情,声调高了儿分。似是牵动了病处,一时之间竟细汗遍布,不禁皱眉。

    “先生,保重身体。”唐奕连忙关心。

    尹洙吃力的一摆手,“无妨。”

    唐奕这才注意到,尹洙手指关节异于常人,又红又肿。

    “精神,信仰”尹洙重复着这四字,“想不到,大郞只用四字就把天下之学通通概括!”

    说完,不禁一叹,“只可惜我已是存殁之时,不然,定和范履霜争一争你这个学生。”

    唐奕不敢居傲,连忙道:“先生缪赞了!”

    “先生只要安心静养,总有......痊愈之日....”唐奕有些艰难地说出这句安慰之言。他心里很清楚,这位心思细腻,温文尔雅的尹师鲁,已经命不久矣了。

    尹洙则不把唐奕的话放在心上,他自己的身体比谁都清楚,不是养一养就能了事的.。

    看着唐奕更加的不理解,此子之才,比范希文评价的还要高,却为何无心向学呢?

    “唐大郎!”

    “学生在!”

    “你即知学问是精神,是信仰,又为何百般不愿呢?用一种信仰既充实了内心,又可为百姓谋福,不好吗?”

    “学生还有一问,请先生解答。”

    尹洙眉头轻触,不明白唐奕为何左右言它,就是不正面回答。“你且问吧!”

    “先生认为是先有人,还是先有精神和信仰?”

    唐奕此言一出,尹洙全身具震。

    “你....你是何意?”

    唐奕一笑。“佛道之学认为,天地有灵,先有灵,而后有万物与人。那孔儒又是如何解释的呢?”

    尹洙冷汗连连,万万没想到,唐奕问出来的是这样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难吗?

    不难!

    当然是先有人,而后才有学问。不然,孔圣人是从哪来的?

    尹洙不答,是因为他摸不准,唐奕为何会问这个问题。正如唐奕所说,佛道主张先灵而物,儒家则坚信先有人,而后有治人之学。

    “看来,先生也是认为先有人,而后才有了人的精神和信仰。”

    “当是如此!”尹洙笃定道。

    唐奕道:“那学生还想再问。”

    ”还问?“尹洙现在真有点怕这小子再问出什么让人吃惊的问题。

    “请问先生,既然先有人,那到底是人本身重要?还是治人之学更为重要?”

    “人重要!”这次尹洙回答的倒也干脆,儒家也不能否认“万物人为本”的道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