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29章 少年风华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尹洙的事情让唐奕郁闷了一晚上,但人不胜天,连孙郎中都没有回天之力,唐奕郁闷也是白郁闷。

    第二天,张全福早早地就应约到了唐记,与唐奕用完早饭,就准备出城看酒坊去。

    二人还没出门,就见一个十几岁的青衣少年,撒着欢地的跑进店里。

    唐奕一怔,来的是范纯礼。

    “三哥怎么来了?”

    范纯礼乐道:“我来视察一下,看看小弟店面的生意如何。”

    “呃...”这位范三哥的秉性跟他二哥还真是天差地别。

    范纯礼四下扫了几眼,回身见唐奕一脸的呆愣,不由大笑着锤了唐奕一下。

    “这么严肃做甚?我可不是我二哥,整板天着一张脸。”

    “你前天送去的几坛果酒,父亲大人很喜欢,但又被他转手送人了,我就自告奋勇来找你讨酒喽。”

    “这位是?”张全福迷茫问道。他可不记得唐大郎还有什么三哥.,而且看二人的样子还挺熟。

    唐奕这才向张伯介绍道:“这位是范彝叟,恩师的三公子。”

    张全福一惊,那不就是范相公的三公子?连忙恭敬道:“小老儿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是范公子。”

    “这位是我大哥未来的岳丈,福隆杂铺的张老伯。”

    范纯礼也是一拱手,“给张老伯问安!”

    唐奕道:“果酒我这还剩七坛,一会儿我让大哥帮你送到宅子去,你自己拿不回去。”

    “那感情好!”范纯礼一乐。“父亲还说,让你今天去家里一趟,有话跟你说。”

    唐奕无奈地一摊手,“今日不行,你看我这都要出门了。”

    范纯礼下意识问道:“你要干嘛去?”

    “出城,看一家酒坊。”

    范纯礼一听唐奕要出城,不禁眼睛一亮,暗自琢磨了起来。

    “要不,明天吧?反正师父找我无非就是劝我进学,也说不出什么别的来。“

    张全福听着两人对谈,有些不淡定了。

    心说,这唐大郎怎么看不出个眉眼高低?那可是范相公召见,还不一溜小跑儿的过去,竟还敢推脱。

    “明天不行!”范纯礼凑到唐奕耳边,压低了声音道:“明日州府与城西湘营再次连手缉拿‘朱连盗’,这回父亲下了狠心,定要把这伙盗匪一网打尽。所以,明日要亲自督战。”

    “要不,咱们改期?”张伯试探着问道。“反正酒坊也跑不了,还是范相公要紧。”

    “不用不用不用!”范纯礼把手摇得快脱臼了。“你们该去干嘛,就干嘛,大不了晚点再去见父亲。”

    “不过....”范纯礼贼兮兮地奸笑道:“不过,你得带上我。要不,我自己回去了,怎么交差呀?”

    “你去干嘛?

    “天天窝在宅子里学经作赋,早就憋坏我了,好不容易出来一回,当然不能就这么回去了。”范纯礼撇着嘴抱怨着。

    他可不像他二哥那么好学,他是对做学问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没办法谁让他爹是范仲淹...不想学也得学。

    “那好吧.!”唐奕也没办法了,这位别看只见了两次面,但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

    三人出了唐记,过了西城门,就算出了城。

    张全福所说的酒坊在城西五里的严河村,背靠严陵河,离邓州城涉步用不上小半个时辰。

    三人走在田荫夹道的官道上,一路向严河村行去。

    唐奕深吸了一口带着草味儿、禾香的空气,心情也为之舒展了起来。

    这清新香甜的气息,在后世,除非跑到深山老林里头,人口密集的城镇是绝对享受不到的。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就算再强的人也有权力去疲惫,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做人何必活的那么狼狈。”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尝尝阔别以久眼泪的滋味..........”

    .....

    一时高兴,唐奕竟哼起了后世的流行歌曲。

    “这是什么曲儿?怎么没听过?”范纯礼听得入迷。这小曲儿虽不如词牌清雅,但却郎朗上口,让人着迷。

    “切~!你没听过的曲儿多了去了!”唐奕揶揄道。

    “谁的曲儿?挺好听的。”

    “刘德华。”

    “刘德华?男的?”唱曲儿吟词都是青楼小姐居多,范纯礼还没听过哪个大男人也唱曲儿。

    唐奕白了他一眼,“当然是男的,那可是我男神。”

    “男神?竟瞎说,哪有叫刘德华的神仙。”

    唐奕一个趔趄,差点没载到地上。心说,我真是贱的,和他掰扯这些干嘛?!

    “跟你没法沟通,咱俩有代沟。”

    范纯礼刚要发问....

    “别问我代沟是什么沟!”

    ......

    范纯礼到嘴边的话,让唐奕生生给堵了回去。

    不问就不问!范纯礼悻悻地想着,低头又回味起这位叫刘德华的神仙唱的曲儿。

    “曲是好曲,不过词儿不太好!”范纯礼遗憾地品评。

    “怎么不好?”

    “父亲大人常说,‘英雄无泪’。男大汉大丈夫顶天立地,只有柔弱小娘,才没事儿就哭呢。”

    “你懂个屁!”唐奕发现真的好累心啊。

    “谁说男人就不能哭了?男人就不是人了?男人也要脆弱的一面。”

    “反正大丈夫、真英雄不能哭!”范纯礼坚守原则。

    唐奕不与其争,遥望原野长叹一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范纯礼喃喃复述...良久...才一指唐奕。

    “好你个唐子浩,原来你也是个会作酸诗的腐儒。”

    “妄我还当你是同道中人,本公子算是看错你了。”

    唐奕哈哈大笑,被他勾起了童心。

    “小爷可不是什么腐儒!小爷是‘秦王扫**,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的枭雄。”

    “莫辩!”范纯礼一声怪叫,就冲了过来。

    “看打!”

    .....

    张全福一头的冷汗。早就听说,唐大郎狂放敢言,今天算是见识了。秦王扫**....诸侯尽西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