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31章 不但会做诗,还会唱曲儿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张全安是铁了心的要贱卖酒坊,甚至不惜把四万多斤的存酒,白送给唐奕。

    唐奕却没占这个便宜。

    一来,再怎么说,张全安与张全福是表亲,为了百十来贯的利钱,毁了血脉之亲,未免有些太过小气了。

    二来,张全安不但是严河村土生土长的坐地户,而且还是村中里正。

    将来要是让其知道,唐奕和张全福在酒坊之中得利甚巨,却还与血亲争此小利,难免心有芥蒂。到时,不但亲戚没法做了,再寻些由头,找你酒坊的麻烦,也不是不可能。

    那时,唐奕可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最后双方协定,酒坊加上四万四午斤存酒,张全安以钱五百贯的价格,全盘兑给了唐奕。不但存酒是按市场足价来算,就连张全安最初的要价四百贯都一分没讲。

    双方定下章程,明日就可到府衙过户。要不是其他的准备还不充足,张全福想今天就去过户,今天就开工,今天就开售新酒。

    他现在是一刻都不想多等,生怕天下掉下来的这个馅饼,让别人抢了去。

    回来的路上,唐奕对张全福言道:“下期州府契发酒権,我们干脆拍下来算了。”

    张全福一怔,木然道:“干嘛要酒権?我们又不酿米酒?”

    “如今果酒利小,自然没人管。以后咱们的酒一上市,可就不一样了,说不得就有见利起意的小人惦记。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防着点,没坏处。”

    张全福偷偷看了一眼旁边撒开欢玩儿的范纯礼,心说,你都是范相公的门生了,哪个不长眼的敢找咱们麻烦?

    唐奕看出他的心意,解释道:

    “师父清白一生,我这个做学生的,不能为其争光也就算了,哪还能让这等铜臭之事污了他老人家的名声?以后酒坊的事情就交给大哥和您全权管理,我还是能不出面,就不出面的好。再说....”

    唐奕顿了一下,悠悠道:“再说,师父这个官,可能也当不了多久了。”

    从范纯礼透漏的信息来看,唐奕劝范仲淹辞官,他也不是全无想法。能与尹先生郑重谈起,说明范仲淹在慎重的考虑此事。

    只要唐奕如期挣够了办书院的银钱,到时,再劝其辞官,想来希望极大。

    张全福一想也对,宋虽不抑商,商人的地位也不似别朝那般低人一等,但仕族名门还是不粘为妙。而且,一张酒権对于新酒这么大的利润来说,也不算什么事儿。

    ....

    三人回到城中时,已经临近中午,范纯礼也玩够了,劝着唐奕跟他回范宅。

    对于父亲大人,他还是极怕的。疯了一上午已是难得,要是再不回去.,不吃一顿板子,也得被训得狗血淋头。

    唐奕看看天色,让范纯礼再等上一会儿,自己就钻进了厨房。不多时,里面传出呲拉拉地煎炒之声。

    范纯礼闻着味,抻着脖子在外面望了半天,才见唐奕出来,手里提着个食盒。

    “走吧。”

    “啧啧...”范纯礼看着食盒,直流哈拉子,“我爹不会是冲着你这手艺,才收你的吧?”

    唐奕笑骂道:“你爹才没你这么肤浅呢!快些走吧,凉了就不好了。”

    二人说笑着出了唐记,向府街行去。

    邓州城本来就不大,从西市到府街,快行不过两盏茶的工夫。

    到了范宅,范纯礼朝食厅看了一眼,见其中无人,就知道他们这算是赶上了,家里还没开餐。

    把食盒交给仆役,范纯礼就到后院去叫范仲淹了。后宅唐奕不便进入,只得等在客厅。

    不多时,范纯礼出来拿上食盒,一并带着唐奕,到偏院尹先生那里去。

    唐奕一想也是,尹先生行动不便,能少动,还是让其少动的好。

    到了偏院,只见范仲淹师仪威严,和尹先生坐在院中。

    唐奕行了礼,就与范纯礼一到把食盒里的吃食一一取出,摆满一桌。

    尹洙看着一桌的各色菜肴,对范仲淹笑道:“希文兄真是好福气,有大郎在侧,你算是有口福喽。”

    范仲淹故作姿态地道:“庖厨小道,算什么本事!?”

    说完,还不忘一本老正地看向唐奕:“听彝叟说,你上午跑到城外,去弄什么酒坊了?”

    唐奕一愣,顿时心中释然,原来师父板着个脸就因为这个啊!当下也不敢隐瞒,老老实实地承认了。

    “哼!”范仲淹一声冷哼。“还是改不了逐利的性子!”

    唐奕苦笑一声,“师父,咱们可是说好的。”

    “说好什么?”

    “说好了,小子三年给您挣下一座书院啊!小子不想办法广开财路,哪来的钱啊?”

    范仲淹一滞。

    “老夫就算办书院,也用不着你!”虽是训诫,但语气明显缓和了下来。

    他不希望唐奕过于钻营,是怕他耽误正业。可没想到,这小子竟真的为了那日的一句戏言,而有所行动,不禁心中温暖。

    “那日只是戏言,你一个未到志学(十五)的娃娃,怎么可能三年挣够一座书院?休要再想此事!”

    “怎么是戏言呢?”

    唐奕不干了,小爷可是铆足了劲,要大干一场,你告诉我是戏言?

    “师父,您老可是长辈,又是大宋的良心,可不能说话不算数,说三年,就三年。三年我挣出一座书院,您就辞官!”

    范仲淹被他气乐了,心说,这孩子看着挺聪明的,怎么净干蠢事。

    “休提此事!”

    “您...”

    “嗯?”....

    范仲淹眼睛一眯,喉咙里滚出一声威仪之声,唐奕哑火了。

    尹洙看着这两师徒在这里看似讲理,实为耍宝,心里想笑,又不好破声

    只得指着桌上酒杯之中的赤色美酒问唐奕,“你弄那个酒坊,就是为了酿这美酒?”

    “对呀,先生觉得这酒可还满意?”

    尹洙点头道:“端是好酒,必定大卖。”

    唐奕来了精神,一指尹洙,“师父,你看尹先生都说好,那必定是好。小子这事办的没错,您就等着我把书院给你挣出来吧。”

    范仲淹瞪了他一眼,“没大没小!尹先生也是你能指的吗?”

    唐奕一吐舌头,把手缩了回来,利用年龄优势,卖起了乖。

    尹洙哈哈一笑,也不让这二人再闹下去,张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