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32章 男人哭吧,不是罪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唐奕斜了眼范纯礼,恨不得把他拉出去枪毙五分钟。

    好吧,大宋没枪,那就砍头五分钟!

    唐奕心里暗骂,早前怎么就没看出来,这货居然长了一张八婆嘴。

    “哦?”

    “大郎还会唱曲儿?”尹洙放下酒杯,一脸的玩味。

    “哼着玩的,尹先生别听三哥乱说。”

    “我哪有乱说?本来就会,唱得还挺好呢!”

    贱纯礼哪肯轻易放过唐奕。

    “唱的是....男人哭吧哭吧,都是罪...”

    范仲淹听范纯礼有模有样儿地在那哼着,心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伟光正的范大神,又把脸板了起来,开始喝斥唐奕了。

    “整日琢磨一些无用小道,你说你现在做的事情,桩桩件件,哪有一样是君子所为?”

    唐奕这个委屈啊.,早知道范大神这么爱训人,他说什么也不拜这个师。

    趁着范仲淹不注意,唐奕拧头瞪了一眼贱纯礼。不想,这货正在那儿抿嘴偷笑,不禁更加气结。

    倒是尹洙算是个好人,帮唐奕解围道:“今日难得美酒佳肴,希文兄,何毕必这般严肃?”

    “师鲁莫放纵这小子,一身的恶习,若不好好整治整治,将来如何立身?”

    尹洙一笑,“谁无风流少年时?这世上,除了庙里的头陀,恐怕也只有希文兄,从小就不食人间烟火,一心成圣喽。”

    范仲淹老脸一红,“怎么扯到我头上来了?”

    尹洙替范仲淹满上酒,劝解道:“兄要为其立身,也要分个时候嘛!今日即有美食佐酒,又有晚辈坐陪,自当尽兴才是。”

    见范仲淹面色缓和,又着看向唐奕,笑言道:“君子当成人之美的道理,大郎可懂?”

    唐奕心说,尹先生高人也,三两句就把范大神摆平了。

    “这个道理,小子还是知道的。”

    “既然知道,那还不把你那首小曲儿,速速唱来?”尹洙指着一桌的酒菜道:“有酒有菜,就单缺一段助兴小曲儿喽!”

    “对!对!”范纯礼一听尹先生让唐奕唱曲儿,登时来了精神。

    “早上你就没唱全,这回我要听整首。”

    啊?

    唐奕扭曲着一张脸,一时不知道应说什么。

    范仲淹看唐奕的样子,也意识要这火发的有些不合时宜。

    轻咳一声,“既然尹先生要听,你且唱吧。”

    得,师父发话了,这回唐奕连推拖都不行了。

    无奈,唐奕只得清了清嗓子,把一首《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献给大宋子民了。

    .....

    在我年少的时候

    身边的人说不可以流泪

    在我成熟了以后

    对镜子说我不可以后悔

    在一个范围不停的徘徊

    心在生命线上不断的轮回

    人在日日夜夜撑著面具睡

    我心力交瘁

    .........

    起初,除了听过几句的范纯礼,不论是范仲淹,还是尹洙,包括沉默不语的范纯仁,都没把唐奕唱曲儿当回事,全当是消遣娱乐。

    唐奕初唱之下,几人也只是觉得此曲郎朗上口,还算好听罢了。范仲淹更是微微摇头,心说,这小子果然唱不出什么雅韵。歌词潜白如水,完全是市井之言。

    但是,随着唐奕略显低沉的声音,把这一首千年之后的“男人歌”娓娓唱出,范仲淹的脸色逐渐凝重了起来。

    那直白的歌词随着旋律纷蹱而至,唐奕略带哀伤的演绎,把每一个字都重重地凿在范仲淹的心里。

    这曲中唱的,似乎就是范仲淹故事。

    他何常不是,少时不肯流泪,立命之后不能流泪?

    何常不是,在权力与家国之间不停的徘徊?

    何常不是,用坚强的面具掩盖内心的哀戚?

    .......

    范仲淹幼年丧父,母亲带着尚不经事的他改嫁长山。自此之后,他走的每一步都是艰难的。

    童年寄人篱下,少年仗剑游学,青年时又忍着饥寒,日夜苦读。

    等到苦尽甘来,终于举业有成之时,那一年的范仲淹已经二十七岁了。

    殿试完毕,在京城等任职差遣的日子里,他写下两句诗:长白一寒儒,名登二纪余。

    他感觉自己迟到了.,他一刻也不敢耽误了。

    他时刻在提醒自己,不能滞怠,更不能软弱,这个国家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做,需要他去奋斗!

    凭着这股信念。

    刘娥把持朝政,他三次上本反对,被一贬再贬,差点病死在陈州之时,他没有软弱!

    吕夷简专权之时,数渡迫害于他,他没有软弱!

    经略陕西,面对西夏狼骑犯我宋土之时,他更没有软弱!

    甚至新政受阻,政治生涯几乎断送的今天,他依然在咬牙坚持。

    坎坷的经历造就了范仲淹铁一般的意志,早就不知泪为何物。就像他教导几个儿子说的那样,“英雄无泪!”

    但是,就像唐奕歌里唱的那样,苦撑了一辈子的范仲淹....

    心力憔悴!

    ....

    .......

    明明流泪的时候

    却忘了眼睛怎样去流泪

    明明后悔的时候

    却忘了心里怎样去后悔

    无形的压力压得我好累

    开始觉得呼吸有一点难为

    开始慢慢卸下防卫,慢慢后悔,慢慢流泪!

    ....

    尹洙强行收回陷在唐奕歌声中的心神,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旁的范仲淹。只见他全身僵直,脸色灰白,瞪圆的眼眸之中,血丝密布。

    尹洙不禁暗叹一声,看来,范希文也是人,也有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再回想起唐奕的那两句诗,尹洙才开始深思其中的深意。

    .....

    .....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

    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

    做人何必撑得那么狼狈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

    .....

    唐奕猛然拔高的声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