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 繁体版

第38章 产业效应 (求收藏、推荐) 第1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会不会醉死先不说,孙老头豪饮一碗药酒,差点没呛死倒是真的。

    只觉一股流火穿喉而过,直通胃肠,五脏六腹如同火炙。孙郎中被这股热流顶的,瞬间血气上涌,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也不知是憋的,还是酒气烧的。

    唐奕急忙上前扶着老头儿,“您没事儿吧?这酒可不是这么喝的。”

    别说是初尝烈酒之人,就算是后世喝惯了白酒的人,也不敢这么灌啊!

    一把推开唐奕,孙老头僵着身子,直挺挺地一屁股坐到石凳上,瞪圆了眼珠子,硬气道:

    “老夫没四(事)!!....让我软软(缓缓)..”

    唐奕暗自偷笑,这还叫没事儿?舌头都硬了。

    扑通!

    还没等唐奕再有动作,只见孙郎中一头载了下去,直接趴在了石桌上。晕了!

    .....

    “这般厉害?”尹洙吓了一跳,还从未见过谁醉得这么快.,不由心下好奇,也想来点试试。

    唐奕连忙阻止,“已经倒下一个了,您就别添乱了。”

    当下倒出一点药酒在碗里,再用手沾着搓热,涂于尹洙手上的关节痛处。

    唐奕的手刚一接触尹洙的关节,尹洙就是痛的一哆嗦。

    风痹痛症病到深处,尹洙的各个关节都已经肿胀变形,哪经受得起唐奕这般揉搓。那种如同锉骨撵筋一般的痛感,换了谁也受不了。

    唐奕急忙缩出手,懊恼道:“小子没轻没重的,弄痛先生了。”

    尹洙平静地一笑:“你只管弄来,老夫这点定力还是有的。”

    不管唐奕这药酒管不管用,都是他做为小辈的一份心意。尹洙谦谦君子,忍着巨痛也不想驳了唐奕的一番好意。

    无奈,唐奕只能再次上手,这回更加的小心翼翼。

    却不想,醉倒的孙郎中爬在桌上嘟囔了一句,“笨...蛋!寻..块褥(鹿)...皮,隔热布敷之...”一边说,还一边咂巴着嘴,像是回味那一大碗药酒。

    众人不禁啼笑皆非,看来,这孙郎中还是没醉彻底,心中还有一丝清明。

    不过,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唐奕连忙叫范纯礼拿来一块鹿皮帕子,置于关节之上。又把布巾用热水投过,放在皮子上,用热布的热力来助药酒快速作用患处。这样一来不用外力推拿自然也不全那般疼痛了。

    药酒还得一会儿才能看出是否有用,尹洙也借着这个工夫,和唐奕闲聊了起来。

    “你那酒坊置办的如何了?”

    “让先生操心了,洒坊一切准备妥当,只等雇够了佣工,就可出酒了。”

    尹洙点了点头,“听纯礼说,你酿的新酒需要大量的猪油?”

    “何止大量.,城里的几家屠户未来三个月的猪油膘,都让我们给订下来了。”

    单单消化酒坊现有的四万多斤存酒,就需要五千多斤猪油。

    张全福这两天跑遍了城里所有的屠户之家,连离邓州较近的几个县都拿着契约文书走到了,一一与之签订契约,大肆收购猪油。

    尹洙点了点头,脸上不免浮出凝重之色,“大郎,可曾想过,你们如此大量收购大油,会致使油价腾涨,百姓受累?”

    唐大郎所说的情况,也是他最担心的.。猪油紧俏,必然涨价,唐奕新酒利厚,自然不在意,最后受累的却是百姓。这也是历朝历代不喜商徒的原因,商人重利而伤民。

    “想过。”唐奕如实答道,“但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不是坏事?”尹洙一皱眉。

    “对你来说,自然不是坏事!”范纯仁冷哼一声。“受利的是你,而多付银钱,为高油价埋单的却是百姓。“

    唐奕无奈地摇头,心说,这范纯仁和我有仇吗?怎么动不动就甩脸子。

    ”先生知道,酒坊消耗大量猪油,自然会让油价腾高,但相比好处,这点弊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哦?”尹洙一声轻疑,“你倒说说,有何好处?”

    “且问先生,如果按洒坊现在的规模,年产五万斤左右的新酒,可卖得完?”

    尹洙想都没想,“邓州一地就可消化,依新酒的品质,五万斤太容易,十万斤都卖得完!“

    唐奕点了点头,“那如果产量再涨十倍,年产五十万,可还卖的完?”

    ”五十万斤?“

    “沿汉水一线,至长江半境可售。”尹洙沉吟一番,才给出这个答案。

    “要是年产百万呢?”

    尹洙一惊,”年产百万?“

    “全宋之境可售!”他想不明白,如果真如唐奕所说,年产百万,所需猪油之巨高达十二万斤,只会让油价更高,好处何来?

    “好!”唐奕叫道:“如今酒坊年产五万斤,看不出什么来。那我们就把规模扩大二十倍,假设年产百万斤。”

    “哼!”范纯仁不屑道:“依你之言,那全大宋的油价都要翻上几倍了!而且,你上哪儿弄那么多猪油去?”

    唐奕一声冷笑,“现在大油价格50钱,邓州一地,就算百姓不用猪油,也绝计不够酒坊百万产能的耗费。但是,如果猪油价格涨到500钱呢?”

    .....

    那时光猪油一项,就能多收一贯有余。这么大的利润,必然驱使畜户多养多售.。

    唐奕懒得和他斗嘴,看着尹洙道:“先生算一算,年产百万的洒坊,用工几何?”

    尹洙一怔,试探问道:“五百人?”

    “少了!光酒工就得最少千人,再加上分装、选果等等杂役,估计要两千人。”

    ”两千人?“

    尹洙一脸的不可置信。就算是朝堂的官办工坊,也不过几百人的规模。这个时代,还从没出现过上千人的大工坊。

    唐奕笃定道:“再问先生,百万酒坊要多少果农供应果鲜?”

    尹洙蒙了,他答不上来。

    ”万亩果园?“

    “百万酒坊用多少农户养猪炼油?”

    “百万酒坊要想发往全宋,又要多少人力运输?”

    “多少酒店销售?”

    “又能为邓州引来多少各地客商?”

    唐奕声如大吕,震得尹洙、范纯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范纯仁也收起了不喜之心,沉思了起来,“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大家只看到了眼前,却没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